艺术家郭绍恒所描绘的性高潮的样子总是比较好看,我们和他聊了聊他从时尚设计师到画家的过程。

佛
2010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佛 2010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78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78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1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1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2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2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罗马)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罗马)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上海)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上海)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仰光)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仰光)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庞贝)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30年代 (庞贝) 2013 纸和圆珠笔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6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1960年代) 2006 纸和油墨 29.7 x 21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2005
纸和油墨 
28.5 x 37.5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Cum to Barber 2005 纸和油墨 28.5 x 37.5 cm 感谢伦敦Herald St Ltd与艺术家提供图片

定居于伦敦的香港艺术家郭绍恒(Cary Kwok)有一组软核情色作品——《Cum To Barber》,将英文标题中有一点贱又带小聪明的幽默感翻译过来可以理解为“撸发店” (撸管+理发店)。该作品呈现的是一系列不寻常的肖像画,画中的男人穿戴着历史上不同时代最俱代表性的服装与发型,正处于刚刚撸管射完还没有缓过来的痴迷状态。郭绍恒借着时尚和发型反映出一个个全然不同的人物与角色,而性高潮的来临,则打破了所有人之间的界限,凸显他们在最原始的需求上是如此地相似。

郭绍恒或许很容易被归类为“那个喜欢画阴茎的艺术家”,但情色只是他感兴趣的话题之一。他的创作还包括像《Desire》《旗袍》一类的比较知识性的时尚绘画作品,通常以极为细微迷人的笔触,描绘各个时代经典的时装风格与造型,有时候还会配上文字说明其风格产生于的文化背景与社会现象。

《旗袍 - 香港 》(1980年代)2012, 圆珠笔, 亚克力, 金叶, 银叶, 铜叶和纸, 48.5 x 36.2 cm   图片来源:伦敦Herald St画廊与艺术家

近期,郭绍恒又为《Cum To Barber》系列创作了新作品,从软核变硬核,他毫不避讳地将男子巨大而刚硬的阴茎树立在观众视线的中央,男人一丝不掛地躺着,只梳着不同国家在30年代的发型和胡子以作人物特征。

这些作品目前在伦敦ICA的《Keep Your Timber Limber》群展中面世,我们通过邮件与郭绍恒聊了聊他的创作背景:


VICE:在这次ICA的《Keep Your Timber Limber》展览中,包揽了许多出生在上世纪不同年代的知名艺术家,其中你是年纪最小的,是什么样的契机促成你和策展人这次的合作?

郭绍恒:这个展览是由才华横溢的策展人Sarah McCrory所带来的,她一直希望能为我和Antonio Lopez一起举办一次展览,能参与到这个展览中是我非常大的荣幸。

从小到大热爱画画的你,有没有一些主题或人物是你特别爱重复画的?

我没有什么“固定”的主题,但是有些主题是我喜欢反复回顾的,如不同时代的时尚、不同国家的发型和鞋子、和不同种族的男人的高潮瞬间。我觉得虽然人与人之间很多不同,但需求和欲望很多时候是共通的,我大多数作品想表达的就是这个。

《Desire - 日本 》 (江户时代),2009,亚克力, 油墨, 麦克笔和23 3/4克拉金叶和纸,42 x 29.7 cm  图片来自伦敦Herald St画廊与艺术家

在香港比较保守环境中长大的你,在童年时用什么方式来反抗?

对我来说,以前的香港甚至现在,是一个思想比较保守的地方。可能因为他们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所以他们不敢创新而宁愿跟随潮流。对于性和性取向这些“禁忌”话题,香港社会采取了相当虚伪的态度,这些话题都是放不上柜面的。但我认为这种鬼鬼祟祟反倒会起到反作用。

上学的时候,很多同学搞反叛,比如模仿大人抽烟装酷,但当时我就觉得那有点老套了,所以我选择跟小混混走相反的路子,用一些既能表达自己的想法又不妨碍到别人的方式来叛逆。我在时尚方面进行实验,用时装穿着打扮来跟家人作对。通过画画、设计服装和阅读时尚杂志,我进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在当时的香港。你的打扮要是不符合当下香港的潮流,就会被那些自以为“很懂时尚的人”嘲笑。我在学校受了几年的欺负,后来因为会画画,不知怎么就开始受欢迎起来。男生找我帮忙画他们喜欢的女生的画像,之后拿去讨好她们。以前欺负我的一些男生,之后就对我另眼相待了。

The Bob 》(1970年代)2010, 亚克力, 油墨, 银叶, 金叶, 铜叶, 指甲油和纸,42 x 29.7 cm   图片来自伦敦Herald St画廊与艺术家

作為一个同性恋者,你认为在香港和伦敦生活最大的感受不同是什么?

老实说,伦敦和香港,对我来说都没差别。我不介意别人知道我同志的身份。对我来说性取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只是碰巧喜欢男人罢了。我不会到处嚷嚷我是同志,也不会刻意隐藏。但不知道我性取向的人也通常不会是我的好朋友。

在伦敦,人们对待性取向比较坦然。而在香港,尽管年轻人的思想开放多了,还是会有人问我诸如“你喜欢男人,是因为曾经被女孩伤透了心吗” 这样的鬼问题。当然,不管什么地方都有那种对别人的性取向看不顺眼的人,尽管这跟他们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显然这些人是自己过得不痛快,所以费尽心思的去找别人的茬。

90年代初,香港有个很成规模的年度国际同志电影节。那时我大概十几岁,它在香港的同志圈子里已经很有名了。我每年都会去这个电影节,心情很激动。这些不是你平常能在香港电视上看到的。那时的主流文化还相当的保守。能在那个年代的香港举办同志电影节的人都是相当有胆识的,我十分佩服。通常电影放映结束,人们就会迅速离开电影院,生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空气中都是一股鬼鬼祟祟的气息。幸好今天的人们比以前开放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了。

你所学的专业是时装和鞋子设计,最后怎麼成一位艺术家了?

我一直想学习服装设计,可是当时年纪小不怎么懂。我非常热爱设计鞋子,所以毕后就开始在香港学制鞋。

从那时起,我开始对The Smiths乐队、街头时装以及一切英国(主要是伦敦)的事情非常著迷。我会把零花钱全部花在买《i-D》、《The Face》和《Vogue》这些外文杂志上,只为了捕捉一些伦敦和西方的时尚气息。碰巧(英国的)圣马丁学院(St.Martins)来香港招生,他们喜欢我的绘画作品,我就被录取了,从此开始了伦敦的生活。

《好莱坞 - 黄柳霜》  (1930年代),2008,油墨和纸, 29.7 x 21 cm  图片来自伦敦Herald St画廊与艺术家

从圣马丁毕业后,我在意大利设计师Sergio Rossi实习。这是我人生中最棒的经历之一,学得了不少东西,还游览了意大利的风光。回到伦敦后,我开始在Jimmy Choo的时装定制店工作。之后我成了一名时装插画师,并且教授时装插画。但我找不到服装设计的工作,想进这行很难,因为这和你有没有才华无太大关係,关键在于你必须得会推销自己。当然亦有很多有成就有才华的设计师。我非常幸运,有个在香港当服装设计师的朋友 Joseph Li 邀请我当他的设计顾问。现在我们很多时候仍旧一起创作。

二十多岁时的我很喜欢party。我常去的是Eletric Showroom,当时的DJ是我有点暗恋的人。我朋友Jamie说那个DJ是他的好朋友,他可以给我介绍。那名DJ叫Nicky,后来成为了我的画廊主之一。而我则成为了Nicky的发型师。那时Nicky在给Sadie Coles画廊工作。他打算和朋友Ash合开画廊。 Ash是我的另一名画廊主。我为他们办的首个艺术展设计请柬。结果我为请柬画的那张作品成交了。这就是我们合作关系的开始。从此之后,Herald St 就成為了代理我的画廊。

来聊聊音乐吧!你喜欢The Smiths!曾经哪些The Smiths的歌打动过你?

有一阵子特别爱听The Smiths和Morrissey。 《Half a Person》、 《Last Night I Dreamt That Somebody Loved Me》和《There'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都很打动我。 Morrissey的歌词很优美很忧伤。我总是在伤感的歌词中体会到浪漫。这可能是华人或者双鱼座的特质吧!

Barber,2005,油墨和纸, 29.7 x 42 cm  图片来自伦敦Herald St画廊与艺术家

你也特别会替人做造型,平时搞一些从化妆、造型设计到摄影都自己操刀的主题性拍摄;而且我听说你还会剪头发。你从什麼时候开始替人剪发的?如何自学成才?

替朋友家人玩形像大改造真的太好了!我尤其喜欢看到被改造完的他们,将他们打扮成不同时代时尚的人然后拍,后来在Photoshop里修成当时老照片的样子,特别有意思。从14、15岁开始,我就给我表兄妹们剪头,我脑子中有发型的样子,可没有剪发的技巧,所以经常搞砸,成功之前我失败了无数次。我很擅长给头发做造型,所以每次如果剪坏了就会用造型给糊弄过去。有一次真是剪得惨不忍睹。当时我想给表妹剪个20年代的bob头,可两边头发的长短总是不一样,于是我就越剪越短……终於我实在没辙了,再剪她就秃了。我只好花自己的零用钱带我表妹去发廊补救。之后我开始观察别人怎么理发,观察我的理发师怎么给我剪发。头发上的创意非常让我著迷,换个发型就能给人带来全新的面貌。

采访到现在我都没有提到阴茎,有点忍不住想问:你心目中完美的JJ是长什麼样子?

哈哈!你是说我幻想中的还是现实中的?就和我喜欢人一样,我喜欢各种顏色、形状、大小的JJ。微微翘起的那种特别好看,尤其是对于作画来说。在我的幻想中,我肯定是喜欢大一点的。现实生活中的不需要太大,就看你懂不懂用咯!


伦敦ICA的《Kepp Your Timber Lumber》展览时间从今持续到2013年9月8日。

访问 carykwok.com 了解更多关于郭绍恒的信息。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