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常被问道的问题是:这些出版物不会被禁吗?在中国的 zine 圈有多大?在中国印制成本比较底吗?这些艺术家会使用网络吗?当今中国的年轻艺术家都是怎么过的?我能吃这个桔子吗?


第二届洛杉矶艺术书展(LA Art Book Fair)于上个月展开。展览期间,洛杉矶市区的一家博物馆因此变成了艺术出版物爱好者的天堂(或是噩梦)。在为期四天的活动中,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的 Geffen 附馆被书册、杂志、独立杂志、漫画、海报、限量版图册、环保帆布包塞得满满的,现场还有演出和广播电台,外加一个花枝招展的 “酷儿聚会”。可惜的是,这些我都没能亲自参与太多,因为我一直呆在 zine(独立手工杂志)展区照顾自己以 “马年” 为主题的摊位,展示一系列来自中国的独立出版图书。

从小我就喜欢自己动手做 zine,也喜欢收藏它们。随着近年独立出版和 zine 文化风气卷土重来,我开始关注到中国丰富多元的独立出版者。于是,我展开了一个长期研究项目,并在2012年有机会协助策划北京设计周的 “Paper Instinct” 展。今年洛杉矶艺术书展的活动时间正好与农历新年同时,我就觉得一定要在那里摆一桌介绍中国独立出版的摊位。

初次参加预算有限,自然地我挑选了几个自己最喜欢的国内独立出版作品;另外,我也考虑到了如何呈现当下中国独立出版的多样性:我展出的出版物包括了追求完美精致印刷的 假杂志出版社,有具挑衅性的独立出版人 编号223,也有来自 奶粉Zhou 的手绘 zine,来自 Cheeri Wang 的彩色贴纸,有用独特视角剖析城市生活的 流泥,还有采用无文字设计的 risograph 工艺印刷技术的 Shen Shen Books;最后,当然不能少了漫画类,我选了来自知名漫画家 烟囱温凌 的作品。我准备了一些自己收藏的绝版的中国独立出版 zine 和图册,来充分表现这个领域的多样。


我以一种实验的心态来策划展示内容,想知道它们是否会激发人的好奇心,来讨论国际 zine 的制作,或者看它们是否能连带撞击出更多合作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洛杉矶艺术书展的观众会这些出版物感兴趣吗?

答案结果是肯定的。除夕夜当天展览开幕,我将第一本书摆放在摊位上,旁边还放了一只红色跳跳马和一盆桔子;到活动结束当天下午,警卫开始强迫流连忘返的人们离开。有无数的人在我的摊位上停留、翻看、问问题,也有不少人购买这些书籍。4天中,有2万5千访客来到洛杉矶艺术书展,其中有艺术家、学生、朋克、带小孩的父母、文艺青年等等。我的摊位所在的区域名叫 “(XE) ROX & PAPER + SCISSORS”,类似一个厂房,是全场最为热闹的地方。可能是因为这里的 zine 跟其他艺术家的书册和限量版比起来实在便宜,都在2到10块美金价为不等;相比之下,像 Laura Owen 的书册就要卖到2500美金。


川流不息的访客每天走过我的摊位,有许多向我所展示的内容瞄了一眼(其中有很多人的眼光都会被申佩玉的 “女体” 封面所吸引而多停留几秒),但也有同样多人会真停下来翻看,然后和我聊天。大多数人看到来自中国的 zine 都非常吃惊,好奇地想了解更多。

仅管这个展览有超过260多个摊位参展,但大部分都来自美国或是欧洲,一小部分是来自墨西哥和智利,然后一小撮人来自非西方的出版人。我最常被问道的问题是:这些出版物不会被禁吗?在中国的 zine 圈有多大?在中国印制成本比较底吗?这些艺术家会使用网络吗?当今中国的年轻艺术家都是怎么过的?我能吃这个桔子吗?通常问题都很难回答,但听到最后一个我都会很高兴的说:当然可以!新年快乐!

一个买了烟囱漫画的小子

最令人感动的,是看到访客突然跟一个艺术家的书册产生共鸣。比如有一个长发的嬉皮士,不断回来我的摊位,用极爱慕的神情小心翼翼地翻着由假杂志为塔可出版的手编摄影册《尘芥集》;或是一群朋克墨西哥少年,一直不断讨论烟囱用粗黑线条创作的猪脸人角色;还有那些在海外读书的中国学生,在看到奶粉 Zhou 起名的《丢哪 zine》书册,不停地咯咯笑。在这里的许多艺术家们会被自己熟悉的领域书册所吸引,摄影师们对假杂志精致手感的图册爱不释手,对 Risograph 淡色印刷风格情有独钟的出版爱好者就喜欢看申佩玉的摄影集,漫画家们总是着迷地盯着温凌萤光色的漫画本,还有文艺青年都特别爱买的贴纸。

每一刻,我都不断地在跟别人聊天和介绍,只能在中途忙里偷闲地溜去厕所,或跑去门口买个墨西哥卷饼回来吃。到了最后一天下午,我才发现除了在我左右的摊位以外,我一个其他展位都没看!


请一位朋友先帮我看着摊子,我去到处晃了一圈,先看了具有历史性的 “酷儿zine大展”,又从《艺术论坛》看到其他小的艺术 zine,还有用五颜六色细心布置的 BOOKSTAND 摊位,又拿了来自 COP DAD 超级酷的环保包,还有一区的书册完全是由 Kickstarter 众筹成功而出版的。

我开始什么都想买了!好在这时候有 KChung 广播电台的空间,让我进去喘一口气。这个只有在洛杉矶中国城附近才搜得到的AM广播电台,用二手沙发和扑天盖地的恶趣味海报布置了一个舒适的空间;在里面,人们可以一边休息一边听 DJ 打碟,或是看他们现场进行艺术家采访;等到休息完了,再转身回到人潮汹涌的书展中。

回到自己的摊位上,正好碰见一位女孩。她非常迫切地想买我个人收藏的 “南京漫画特集4”,这是我用来装饰摊位的,并不想卖的。但与这位女孩聊天中,我发现她是一位华裔漫画艺术家,一直梦想能将南京漫画特集收藏齐全。可能是因为沾染了春节的喜庆心情,我最终高兴地将这本漫画集给了她。

回到上海后,我真的累坏了。洛杉矶艺术大展的信息量非常庞大,我带着许多关于独立出版工作的灵感满载而归,还获得了一些未来跨界合作的宝贵机会!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2015年的展览了!另外 ...... 有没有人想要在中国搞一个艺术书展?


高文雅(Samantha Culp)是新界工作室的创始者,更多关于 “马年” 在洛杉矶艺术书展的消息可以在 这里看到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