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上海的变化翻天覆地。高楼鳞次节比,派对纸醉金迷;道德沦丧,醉生梦死。及时行乐如颠似狂。


[2008年]

[上海的变化翻天覆地]

高楼鳞次节比,派对纸醉金迷]

[道德沦丧,醉生梦死

[及时行乐如颠似狂]




尼克·张(Nick Chang)是个美国华裔,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罗奥图(Palo Alto)出生长大。2008年夏天,他决心来到上海,投身房地产行业,并在极度繁荣但时尚度欠佳的浦东区租了一所公寓。他渐渐发现,周围的大多数邻居都凭借迅速聚集起来的财富过着奢华的生活。但正是由于他们富得太快,还未真正打入“上流社会”,也无处向外人炫耀自己的财富。

在尼克居住的公寓旁边,住着一个叫Jay Gao的男人,以下我们称他为“高先生”——坦白讲,没人知道他是和尼克一样的美籍华人,还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总之,他住在一幢哥特风格的高级别墅里,每周六晚上都举办盛大华丽的派对。

和他其他的浦东邻居不同,尼克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毕业于耶鲁大学,在外滩地区有着广泛的人脉。外滩是上海真正的时尚之地,居住着有丰厚历史传承的“上层阶级”。但即使是这样,也是相对而言的,因为在中国,并没有类似英国那样时代相传的上层阶级。

一天晚上,尼克开车来到外滩,和表妹Daisy与她的丈夫Tom共进晚餐,两人都是尼克在耶鲁时的同学。席间,他们介绍了Jordan给尼克认识。Jordan是个美貌却愤世嫉俗的女人,在和尼克眉来眼去后成为了情侣。通过Jordan,尼克听到了一些关于Daisy和Tom的八卦:Tom有个秘密情人,叫Myrtle,住在浦东和浦西之间一个叫“尘土谷”(Valley of Ashes)的荒芜之地。

Myrtle是安徽人,也有自己的家庭;她的丈夫叫George,来自河南。两人在上海打工时认识,并迅速结婚。然而Myrtle对婚后的贫困生活并不满意;在她看来,与Tom偷情是她“快速致富”并进入“上层阶级”的手段。很显然,George对此并不知情。

在得知这一秘密不久,尼克就背着Daisy,和Tom与Myrtle来到了上海旧法租界,参加一个俗不可耐的浮夸派对。派对在Tom的一套房子里举行,这里也是专供他和Myrtle平时幽会的场所。在派对上,Myrtle开始在Tom面前奚落嘲笑Daisy,Tom一气之下打伤了她的鼻子。

夏天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尼克最终得到了高先生的派对邀请,得以亲眼见识这位上海滩“社交红人”的风采。高先生说着一口美式英语,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还喜欢用“dude”(美式英语里“哥们儿”的意思)来称呼每个到场的宾客。期间,高先生和Jordan单独交谈了一阵。高先生告诉她,自己其实2000年就在广州认识了Daisy,且对她爱慕至今。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高先生都在幻想与Daisy在一起的场景——事实上,他之所以整日举办派对,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让Daisy参加,并让她对自己刮目相看。

Jordan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尼克,还说高先生希望她转告尼克,问能否安排他和Daisy见面。与此同时,他又很纠结,担心如果Daisy知道了自己的爱慕之情,会拒他于千里之外。

尼克最终还是决定帮他。这天,他邀请Daisy来家里作客,但并没告诉她高先生也会来。两人就这样重逢了,现场气氛有些尴尬。但渐渐的,这对老相识开始攀谈甚欢,并迅速坠入了爱河。

没过多久,Tom就开始怀疑Daisy和高先生的关系。有一天,他在家里举办午餐宴会,也邀请了高先生。席间,他注意到高先生看Daisy的眼神不对,迅速意识到自己被戴了绿帽子。虽然Tom自己也有情人,但他无法忍受妻子不忠。吃完饭后,他把所有人带到了静安公园旁的璞丽酒店,在一个奢华的套间里与高先生当面对质。他告诉高先生,说自己和Daisy之间的感情之深是外人无法理解的,并向Daisy宣称高先生的钱来得不干净——他指责高先生是靠卖假药发的家,并做过很多其他违法的事情。

Daisy开始意识到,Tom才是自己的内心所属。此时,洋洋得意的Tom又做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决定:他让Daisy和高先生先离开,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他对自己的信心,以及他根本没把高先生当成对手。

两人离去后,尼克、Jordan和Tom也开车离开。在经过“尘土谷”时,他们发现路边停着一辆被撞毁的汽车。那正是Daisy和高先生乘坐的车,但两人却没了踪影。车旁躺着一具尸体,Tom上前一看,死者正是他的情人Myrtle。

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死一般的沉寂。

大家回到了浦东,找到了高先生和Daisy。出于对Daisy的爱,高先生准备独自承担撞死Myrtle的责任。第二天,Tom找到了一直被蒙在鼓里的Myrtle的丈夫George,告诉他是高先生撞死了Myrtle。

痛苦万分的George开始胡思乱想,并认定Myrtle在背着他和高先生相恋。在Tom的指示下,他气冲冲地来到高先生的别墅,一枪打死了正在游泳池里的高先生。随后,George也开枪自尽。

......

尼克和Jordan分手了,并为高先生筹备了一个小规模葬礼。之后不久,他决定回美国,远离这给他带来无限痛苦且荒诞无比的生活。




[在他心里]

[这里充斥着空虚、沦丧、以及对财富近乎恐怖的痴狂

[虽然高先生曾把梦想变成现实]

[成为了人们交口相传的“了不起的高先生”]

[但正如他对Daisy的幻想一样]

[尼克曾经对新生活的憧憬也荡然无存]

[毕竟只是梦而已]


编译:王戈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