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接触《Back To Mine》系列的CD大概是在2000年,我在一堆塑料袋装的打口碟中,被那柠檬黄底色的封套吸引了





宋麒与学生时代买的CD们


第一次接触《Back To Mine》系列的CD大概是在2000年,我在一堆塑料袋装的打口碟中,被那柠檬黄底色的封套吸引了:画面中间像是一笔画成的男人懒散地坐在沙发一角,透视夸张,线条松散,人物纯白的填色又极具张力,很对我这个封面党的胃口,遂收入囊中。


再次见到另一张《Back To Mine》的专辑时,才知道它是一个系列,封套一样的鲜明色彩,天蓝的底色上一DJ盘腿坐在貌似唱盘机和非洲鼓的结合体前打碟,身边围绕着唱片,曼陀铃,手鼓,老式双镜头相机等,颤抖的线条勾出复杂的机械再次征服了我。


说到这里我就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系列,虽然听过不少电音合集,如《Buddha-Bar》列,《I Love Disco Diamonds Collection》系列,都是同类型的音乐不同的音乐人的作品合集,在封套的设计上往往平淡无奇,大多是同一个画面换换颜色而已,而《Back To Mine》开辟了一条新的领域,在收录歌曲上,它每张专辑由一个音乐人或乐队主理,专门收录他们平时在家中在卧室最常听的音乐并亲手重做混音,让我们能听到他们返璞归真的私人领域。不得不佩服DMC唱片,作为英国第一间倡导DJ文化的唱片公司的想象力和窥私欲,让我能在盗版和打口碟的世界中找到了这朵奇葩,视觉听觉的品味同时升级!


 

宋麒的9张《Back To Mine》专辑收藏


一直到07年,期间断断续续一共买了9《Back To Mine》的专辑,也了解到《Back To Mine》的封面出自一个英国艺术家Tommy Penton之手,我买的9张无一例外都是由他创作的封套,他根据不同音乐人的风格描绘着不同的画面,比如氛围科技舞曲乐队Orbital的封套在画面上以电路板的纹路铺底,冷静的深蓝色为主色,两位音乐人以冷峻睿智的姿势围坐在未来感十足的沙发上;而酸性Techno大师CarlCox的封套画面中其本人伸张五指,硕大的指甲变成一个个唱盘机俨然电音的魔术师。


《Back To Mine》之Orbital篇 


我最喜欢的一张是我的第四张《Back To Mine》,音乐人是Richard X,也是从这张开始,封套画面更加迷幻复杂,色彩也更丰富,西装革履的Mr.插头脑袋玩着膝盖上的键盘合成器,身边长着巨大人手的鸭子,兔子,奶牛,杜宾犬等好奇的朝向他,粉色背景下暧昧又诡异,Richard X的选曲和混音充斥着780年代太空感和颓废劲。(推荐曲目Discomanic  


《Back To Mine》之Richard X篇


对于艺术家Tommy Penton的作品,国内能看到的不多,或许称他跨界艺术家更贴切,因其作品多涉及商业和公益领域,主题性目的性十分明确,也不乏装置和雕塑作品,个人比较佩服的是其一幅68页的长卷,描绘了从旧金山到纽约的一路见闻,十分可观。然而在题材和技法上,我还是最喜欢BTM封面,圆滑松散的简单线条,霸道而精炼的概括,使复杂机械和老式英国建筑,街景,汽车,人物的面孔,宇宙飞船,滑板鞋等等的一切像按了弹簧般雀跃,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Tommy Penton绘制的都市景象


Tommy Penton系列让我联想到的作品和艺术家:最初的感觉像漫画大师荒木飞吕彦在《JOJO奇妙冒险》中画OingoBoingo兄弟时用的线条风格,还能发现前卫波普艺术大师Peter Max的《黄色潜水艇》和日本前卫波普大师田名网敬一的影子,而其笔下的大透视街区楼景和机械像是日本漫画家松本大洋和井上三太的融合体。



Peter Max的画



田名网敬一的画



荒木飞吕彦绘制的塔罗牌


井上三太的漫画


更多封面艺术:

几乎所有 Black Flag 乐队的海报都是他设计的

麟还有很多爱好:

情色画作夫妻档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