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吓到周边居民,刚抵达时他们还穿着衣服,而到了农场中央的谷仓一带,你就会看到很多人在赤身裸体地做爱。

两个三十上下的裸男在一片帐篷前互相追赶,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扬……另一个裸男躺在地中央的床垫上,身上趴着一个裸女……一对五十出头的夫妇坐在公园里的秋千上轻声交谈,天气挺热,可他们穿了很多衣服 —— 裤子、袜子、鞋子、T恤、开衫……

过去九天里,将近150人来到德国南部的一个农场参加 “爱之艺术节”(Art of Love Festival)。为了不吓到周边居民,刚抵达时他们还穿着衣服,而到了农场中央的谷仓一带,你就会看到很多人在赤身裸体地做爱。

“爱之艺术节” 的主办方还设立了更衣间,鼓励大家换装 —— 主要是在晚上;白天大家比较喜欢做人体绘画,很多男人都把身体涂成蓝色,鸡鸡涂成红色。

wir-waren-auf-einem-10-taegigen-sex-kunst-festival-in-berlin-body-image-1473259329-size_1000.jpg

这个为期十天的活动中有很多场工作坊,仅需600欧元就可以参加 “高潮呼吸”、“前列腺按摩”、“嗅觉感官” 等工作坊,还有一个名为 “淫乱派对”(Le Partouze)的群 P 大会。

康士坦丁·斯塔夫里(Konstantin Stavridis)和妻子三年前买下这个农场时,萌生了举办 “爱之艺术节” 的念头。他们与其他三位创办者一致认为,这个概念可以取代大都市中流行的一夜情以及一夫一妻制。康士坦丁自称是社区带头人,他说:“这里的关键词是自由。只要不伤害到别人,在这儿干什么都可以。”

wir-waren-auf-einem-10-taegigen-sex-kunst-festival-in-berlin-body-image-1473260186-size_1000.jpg

干什么都可以,但不是谁都可以参加。主办者会筛选申请,事先打电话问申请者一系列问题,看他们是否适合参加这个活动。参加者中半数都来自主办者所在的社区,是他们认识的人,其中不少人是从事两性健康工作的,比如密宗瑜伽老师、心理治疗师、演员、按摩技师 —— 当然也有网上申请过来的。这些人是想借此对社会陈规竖中指吗?来跟我一探究竟吧。

26岁的芬恩(Finn)是其中最年轻的参与者。他扎着马尾辫,指甲涂成红色。我看到他坐在地上画画,就过去问他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活动。他说:“我跟女友讨论多偶制来着,然后就看到了他们的网站,网站上去年的活动照片看起来很有趣,我们想来感受下一夫一妻制以外的世界,而不是鬼鬼祟祟地背叛自己的伴侣。”

我指出其他人都比他年纪大,他问我:“你对年纪大的人有意见?昨天我跟一位57岁的女士度过了一段美好性感的时光,这有什么吗?”

wir-waren-auf-einem-10-taegigen-sex-kunst-festival-in-berlin-body-image-1473261450-size_1000.jpg

芬恩一开始觉得这次的讲座和课程都太先锋了 —— 每天早上都会有一百来个人裸身在一个白色帐篷里坐成一圈,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如何解决 3P 过程中的吃醋心理,身体的标准,还有越界问题等 —— 但到了第九天,芬恩完全适应了这些活动。

芬恩告诉我,他在这里的体验使得他对性癖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他说:“有天晚上我穿上了一条黑色皮裙,我坐在肖尼·洛夫(Seani Love),一个体毛很重的人的旁边。他问谁愿意被他鞭打,我想都没想就趴到他腿上让他打了,那是我当时唯一想做的事。” 躺在我们身旁的芬恩女友说,芬恩的这些表现让她有点紧张。

wir-waren-auf-einem-10-taegigen-sex-kunst-festival-in-berlin-body-image-1473261603.jpg

我还遇到了一个叫妮娜(Nina)的女人,她说:“刚开始的时候,周围的呻吟声让我欲火焚身,不过现在我已经无感了。” “妮娜” 不是她的真名,因为她怕自己的领导发现她来 “爱之艺术节” 了。第一天搭帐篷时,妮娜遇到了身体被涂成绿色的丹尼尔(Daniel),那之后他们就只跟彼此睡了。丹尼尔成天跟其他身体涂了颜色的人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妮娜觉得这次经历让她成了更坚强的女人。她参观了一个阴道展 —— 女人们躺在地上,张开两腿展示自己的阴道。每个观众都得在她们面前坐五分钟,观察她们的阴道。妮娜说:“来这里之后我觉得更自信了,不过我得跟同事说,我跟丹尼尔是在柏林一个音乐节认识的。”

我决定亲身体验一下这里的工作坊。我走进了一个 “下流话” 工作坊的帐篷,人们正在里面走来走去,对彼此讲下流话。帐篷外,两男一女站在一个花洒下,那个女人在打其中一个男人屁股。

wir-waren-auf-einem-10-taegigen-sex-kunst-festival-in-berlin-body-image-1473261097-size_1000.jpg

今夜是 “爱之艺术节” 的最后一晚,大家都想好好疯狂一下,据说闭幕派对上会有色情明星表演。刚提到的花洒下的两个男人之一说:“这个活动结束后,我都不知道该干嘛了,我真想一辈子待在这里。”

康士坦丁似乎也这么想,他说:“我梦到有20个参加者永远留下了,不过农场的日常生活会平静很多,这次活动是为了让人们释放繁忙生活的压力,它不一定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这是一个关于自由之爱的调研项目,每个来的人都愿意开放自己,不过这已经是第九天了,我也有点累了。”

Photographer: 乔亚奇姆·埃特尔(Joachym Ettel)

Translated by: 陈思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