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放空,并且信任你的伴侣,另外你得使用大量的润滑剂。”

本文来自 #十个为什么 专栏。那些《十万个为什么》丛书里(故意)忘记提到的、你想问却又一直不敢问、不能问的问题,我们将替你找到答案。

一开始的时候,芭缇娜·汉比格(Bettina Habig)只是兼职拍色情电影,她同时还是西德小镇明斯特的一个牙医助理。到了2013年,一切都变了,那年她由于在电影《一夜风流》(One Night in Bang Cock)里的卓越表现而获得了维纳斯奖,那可是德国性行业最有含金量的奖项。她的牙医老板发现了她做兼职的事,把她解雇了。从那时起,芭缇娜全心全意地投入了色情职业生涯。现在她已经拍了超过一百部电影,而且是德国最成功的色情影星之一。

她的艺名是 Texas Patti,其中 Texas 代表她用美国国旗做道具的一套独家表演,而 Patti 则取了她本名 Betti 的后半部分,外加她丈夫 Patrick 名字的首字母。她和 Patrick 八年前头一次一起拍片,他同时也是她的经纪人。他们在身上明显的地方纹有相同的纹身,“只为你”(Nur für dich)。

显然 Texas Patti 事业有成,我试图打探她作为当红色情明星的生活水平,可她就是不告诉我她的具体收入,“反正我现在挣得比当牙医助理多” 是她对我透露的全部。不过,她倒是跟我解释了她对非法下载和阴部漂白的看法,还叮嘱我使用润滑剂。

 

VICE:你有没有过迫不得已拍一些你不想拍的场景?

Texas Patti:从来没有过。开拍之前,制片人会告诉我他们想要什么,我可以选择同意或者不同意,比如 BDSM 的片我肯定不接,我个人就是不好这个。拍片过程中如果我有任何不满,我有权利随时离开片场,但目前我还没那么做过。你在拍片时必须自己很舒服,这点非常重要,你必须有投入其中的情绪。而如果你拍片只是为了挣钱,你是走不了很远的。

有没有什么是你在片里做过,却从没跟你丈夫做过的事?

还真没有,有些体位拍出来很好看,但在现实家里做起来太费劲了,或者你得换个方法做。比如说,你在镜头前表演后入式的时候,你得吸着肚子,不然你肚皮挂那儿不好看;而在家我丈夫后入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可以放松了,我的丈夫了解我的身体,而且说实话,反正他从后面也看不见我的肚皮。

你怎么确保肛交的时候不疼?

你必须放空,并且信任你的伴侣,另外你得使用大量的润滑剂。但是,如果你觉得疼,你应该停下来,或者你根本就不该开始。我刚做这行的时候,我都没有拍肛交的镜头,因为我在家也没试过,缺乏经验。不过现在我超爱这个姿势的。

你会不会做阴部或者肛部的漂白?

绝对不会。我觉得这件事很蠢,对你身体也不好。你的阴唇和肛门天生颜色就比较深,漂白霜那种东西你根本就不该想。如果我不喜欢我天然的长相,我就不会让我的身体出镜了。

你对 “玫瑰花蕾” 怎么看?就是你的直肠内壁破裂,从你的肛门冒出来,这不仅是个生理现象,也是很多肛交色情片爱好者的癖好。

我有些同行是会这么做,但我个人不喜欢。这很危险,而且我根本不觉得它很撩人,相反,它让我扫兴。

你怎么看待人们在网上非法下载你的片?

我靠拍片挣钱为生,显然我希望人们都能付费看片。而且,非法下载正在破坏色情产业。我在成人电影大会上见粉丝,他们有人会吹嘘说看过我所有的电影,我有时候问他们从哪儿弄来的,其中一些人就说,“朋友发给我的。” 我通常就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继续免费看我的电影,可能有一天我就不再出席这种见面会了。

你在工作的时候会担心感染 HIV 吗?

这种风险和你签约的制片公司有关。在我的专业拍摄现场,戴安全套不是必须的,但所有演员每四周做一次体检。而在业余公司就不是这个情况了,演员们很少做体检,有的甚至没做过体检。 

你会出演打着 “女性向” 或者 “女权主义” 标签的色情片吗?

不会,因为我不认为主流色情片是歧视女性的。我个人非常喜欢在性爱中表现得顺从,也喜欢在镜头前表现这一点 —— 我不会因为某些女权主义者说这样不好就去压抑自己的欲望。 

你能教我怎么潮射吗?

如果你乐意的话,我可以把我的丈夫借给你。十一年前,我甚至不知道还存在潮射这种事。我们第一次的时候,Patrick 给我指交,然后忽然我的身体就开始喷水了。我非常尴尬,因为我的整张床都湿透了。我问他的时候,他解释说,我潮射了。但我自己不会把自己弄到潮射,所以也没法教你。

你觉得上帝认同你的职业吗?

上帝说我们应该彼此关爱。考虑到这一点,我认为我的职业没有任何错误。性与裸体是完全正常的,而不是什么我们应该掩饰的东西。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父母会带我去裸体海滩。现在他们也知道我是做哪行的,不过显然,他们不看我的片。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山川柽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