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知道 “这地方有宝”?有没有想过私吞打捞出来的财物?有没有人诱惑你从事非法打捞?

本文来自 #十个为什么 专栏。那些《十万个为什么》丛书里(故意)忘记提到的、你想问却又一直不敢问、不能问的问题,我们将替你找到答案。

印度尼西亚周遭海域有大量金银财宝,只不过都躺在茫茫大洋的深处。时光倒流,历史上印尼是中国向西方世界输出货物的海上交通要道,千百万贸易货轮来来往往这片水域。不过这里也不太平,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调查,大约有两万艘货轮在马六甲海峡因为各种原因不幸沉没。

其中,印尼领海至少还有400艘沉船,每一艘船都堪称是深埋海底的“大宝箱”(前提是你得能搞到它们的确切位置)。据估算,海底宝藏的总价值大约是127亿美元。

戈戈·卡马戈(Gogo Kamargo)就是这么一位职业深海寻宝人,这家伙就是带着潜水装备的印尼版印第安纳琼斯。卡马戈为印尼老字号海洋寻宝公司 Cosmix Asia 效力,已有过几百次潜水寻宝的经历。

这份差事绝不轻松,卡马戈不但要面对汹涌的水下洋流、狂暴的海面风浪、随处可见的食腐动物,还要对付踢皮球的政府机关 —— 政府认为卡马戈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和窃贼无异。

印尼中央政府2011年签署决议,暂停深海寻宝活动,但这项政策防君子不防小人,各种海上窃宝贼层出不穷,让这些海底财富不断流失;与此同时,卡马戈这样的合法寻宝者却陷在政府部门的泥淖之中,难以正常开展工作。都说寻宝这活计不好干,可谁又曾想到,难点是在跟政府打交道上面呢?

我们跟卡马戈聊了聊,请他讲讲干这一行的感受。

VICE:你是如何知道 “这地方有宝” 的呢?

卡马戈:首先得做点功课,了解古时候印尼海路运输的相关知识,比如得知道中国到三佛齐(Sriwijaya)或者满者伯夷(Majapahit)古国的海上通道。精确锚定寻宝地域之前,我们会探寻可能有传播残骸存在的海域,随后递交调查申请。如果加上调查和打捞残骸的时间,整个流程大概得花两年时间才能跑下来。

印尼周边海域大概埋藏有多少财宝?

多了去了,假如没有盗贼光顾,每一处残骸遗址大概就能有一万亿印尼盾(约合7500万美元)的财产。我估算全国大概有360处,这么一算就是360万亿印尼盾(大概2700亿美元)。

你去过的地方里,价值最高的是哪一处?

我只去过林加群岛和民丹岛附近海域,在我去过的100多个遗址里,价值最高的大概能有几十亿印尼盾,但随着暂停寻宝政策出炉,产生了很多问题:假如2012年提出申请,批下来就得2014年,这两年时间里肯定有盗贼光顾了。

总的来说价值最高的遗址应该是在井里汶,但这种好事我基本遇不到,总会有窃贼捷足先登,我们下去打捞都不能把财宝完整带出来。我们试过找人帮忙看护我们的财宝,结果这帮人自己就私吞了。

所以你们合法寻宝人和窃贼之间是存在直接竞争关系啰?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损失了500亿印尼盾(370万美元)的财宝,这真是耻辱啊,政府根本无力保护这些财产。按照目前的协议,政府和私人寻宝公司会平分打捞财宝的价值,即便有这么高的收成,政府还是不上心。政府机构对那些窃贼反倒是另一副嘴脸,他们总是替窃贼说话,说他们不过是 “淳朴渔民”,跟这帮人打交道真是绝望。

有没有想过私吞打捞出来的财物?

说没有肯定是假的啦。虽然不揩油是我们行当的底线,但有时候确实想自己留点什么东西。每次下水都会老出好多东西,我们总想问问能不能自己留点东西留作纪念。毕竟不是每样东西都有历史价值,搞点卖不上价的东西自己留着,无伤大雅嘛。

至于打捞商船就是另一回事了,古代中国商船里的东西都有极高的历史价值,都是无价之宝。

一般都从哪里打探沉船的消息?

消息源很多,从渔夫和政府公务员那里都能打探。渔夫出海打渔时经常能从网子里找到 “意外收获”,一旦上报,他们会得到政府发来的一封 “感谢信”,别的就没了。这玩意对渔民屁用没有,他们想要点实在的,所以有发现的时候他们就会联系我们这样的专业私人寻宝公司。

有没有人诱惑你从事非法打捞?

有的是啊。一般都是国内富豪找上我,这帮人铤而走险纯粹是不想跟政府打交道,政府处处使绊。但假如政府发现有人拿打捞文物去克里斯蒂拍卖行拍卖,那就不一样了,如果成交,政府就指责我们成了窃贼,真是荒唐。要是按照流程办事,那我们得自掏腰包费事打捞,官老爷躺着就能收入50%的分成 —— 搞毛啊。

这份工作很危险吧?毕竟出海不会一直一帆风顺。

远离陆地的时候总是非常危险。在林加和民丹岛活动时我就被卷到洋流了。我们一向是人命第一,所以配备了大船和小船(以便搜救)。此外我们也接受过搜救潜水员的训练,发现我被卷走以后,船员们立即开始搜救,同时也追踪洋流的走向。这事儿是发生在2012年,当时我在那片海域做调研。不下水的时候也不太平,还要应付台风呢。

常年出海在外,最难过哪一关?

惦记岸上各种吃的,比如馄饨和丹贝,出海的时候只能吃鱼;在岸上的时候可以四处游玩、见见人,在船上只能靠数螺丝钉打发时光;岸上有WiFi,能用WhatsApp,能上网看电影,在船上只有海事卫星电话还不能经常用,就是与世隔绝;如果有另一半的话那尤其难熬,我就总是惦记我女朋友在岸上都在干嘛,想死我了,现在我俩已经结婚啦。

干这一行最大的危险是什么?会有海盗出没吗?

干这行得跟海军合作,我们会向军方通报落锚的位置。不过他们也不是随时都能保有人力可供调遣。窃贼行动非常猖狂,特别是那种100米深的浅海遗址,简直防不胜防;好在我最近的一次打捞是在距离岸边8英里的地方,那里情况好多了。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