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小皮鞭,12年的苏格兰单麦,指尖机械 asmr,硬汉的八音盒,pick your vice.

男朋友买过一个 “xx 型号专用背面扩充埠”。快递到的时候他像喜迎一个新宠物一样把它抱进了家。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魔力让他那么喜悦?我被吸引了。

在理论层面我当然反对消费的性别属性 —— 很多所谓 “男性消费品”/“女性消费品” 只是基于性别刻板印象而已,可是在现实层面,男女的购买 G 点似乎真不太一样。当他花半小时向我讲解了 “扩充埠” 之后,我的反应也只是从 “这什么鬼”,演化到 “也就你会买这种东西” —— 还买过两个了。

不过研究了一些同事的购物车之后,我有了一个假设:衣服、化妆品和生理用品除外,我们买的很多东西的功能性(或无用性)其实是跨越男女的,但因为所谓 “性别鸿沟”,另一性别有时候会错过某些产品带来的便利、美感、乐趣(或是犯同样的错误的机会)。

1510221593411967.jpg猜猜这些是男生还是女生买的?

我决定请大家加入一件無意味の事 —— 十来位同事分成男女组,互相交换了一件新买的物品,并体验一周。不过因为各种原因(e.g., 太重了,已经用了,来不及),女同事的某些迷之物件没被包括在这次体验中,比如泰拳护腿、机车头盔、滑雪板、冰爬犁,所以千万别以为你(未来)女朋友的购物车里只有粉红色的可爱小物。

总之我们想看看,除了 “这是什么鬼” 跟 “也就你们男生/女生会买这种东西” 的感叹之外,会不会有人在另一性别的日常消费中,在各种无用的玩具和多余的工具的体验中,发现点新奇美好的意外。


女生组


宫姐:

1510119173658112.jpeg

我得到的是一个死沉死沉的 cherry 键盘。这个键盘跟我的苹果键盘差别不大,都是白的,只不过打起字来特别响,噼里啪啦的,在我们这个开放办公的办公室里显得特别闹,也让我在打字的时候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存在感。我为了不扰民,特地找了一个小屋办公,然而键盘霹雳的响声还是吸引了不少男同事过来观摩。他们告诉我,这是一个机械键盘,德国货,复古,纯粹,是每个男孩手指的春梦。

我在这种纯粹的机械环境里写了一份提案,为了全身心地体会,我甚至关掉了音乐,让键盘敲击的声音充满整个空间。 这是关于器械,关于精准操作的声音,是某种关于动作的蒸汽朋克。相比之下,一切追求安静的分子合成制品,硅胶,塑料,曲线,都是更亲密而冷淡的结果。在打字这件事上,我过去几乎只看见字,却没有关注过打的动作。机械键盘,时刻提醒你,字是你亲手打的。

张三楼:

1510119905337272.jpeg

收到一瓶十二年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我非常感激,一整天都没心思工作,只想赶紧下班回家,尝尝它是什么滋味。当我取出酒瓶,撕去包裹瓶盖的铝箔纸,复而小心地拧开瓶塞,酸梅汤一般的味道扑面而来。因为是单一麦芽(single malt),编辑部酒龄资深的前辈建议我至少尝试一下纯饮。瓶体很重,我几乎是用双手托起来,向杯中倒入一两厘米深的威士忌。灯光、玻璃、酒精相映成趣,呈现出多层次的、流动的棕黄色,让这个时刻充满了浪漫的气氛。我瞬间觉得自己长大了,成熟有内涵 —— 这酒的主人肯定也是这样的人,嗯。我轻轻地抿一口 “酸梅汤”,四十度的浓度真没开玩笑:两三秒钟内,我的嘴唇麻了,鼻腔冲起一束音乐喷泉,口腔则有些撕裂感。不像闻起来那样酸甜,这款威士忌(和其他所有的威士忌),喝起来就和人生一样,非常苦。

虽然我觉得喝酒是一件幸福的事,前提是喝的是清酒、梅酒、米酒这些较为温润的品种。威士忌可能真不是我的菜,也不是我的酒。好在我早有准备,查到了纯饮之外的几种喝法。我掏出马克杯,将刚才喝不下去的威士忌倒入,再加上一杯的热水,切了半片柠檬,扔进两颗冰糖(蜂蜜会更地道),制成了一款据说可以治感冒的苏格兰传统热饮 hot toddy。半分钟后,冰糖融化,柠檬片平躺在表面,吐出细小的气泡,我期待地喝了一口:还是很苦啊。

第二天前辈听了我的喝法目瞪口呆,然后就把我的酒抢走了。

1510120004697646.jpeg为了不浪费好酒我到此为止吧

艾伍德:

1510140784946997.jpeg

我收到的是褪黑素。听说这个玩意很久了,但我一直很不屑 —— 不熬夜怎么创作!但是最近公司开始抓考勤了,而且交换的同事告诉我,他吃了这个睡眠质量有提高,这句话说服了我。我经常做一些山崩地裂的大梦,醒来后心累地像看了一晚上末日大片。

现在吃了五天。如果说有什么显著效果,就是我做的梦记得更清楚了。以下是一夜的量:

1,我的姥爷已经很老很老了,每天晚上睡下去都可能第二天醒不来,所以他睡前会给自己化好妆,这样第二天如果没醒过来,记者来了拍照的话比较好看 —— 他原来是个有名的演员。

其实上他就是美国前总统里根。

2,一架宇宙飞船上,杨贵妃想造反,我是她随从。我其实也看不清她长什么样,这个有一点 lucid dream (清醒梦)的意思了 —— 我在梦里也在思考她应该长什么样,我想让她长什么样,“肯定不是李玉刚那样的”,我跟自己说。结果就是杨贵妃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武则天(潘迎紫版),所有人神情紧张的走来走去,像所有太空科幻片里那样。我到最后也没干什么,醒来前好像和敌人讨论的焦点是要不要整容。

嗯,也可能是因为睡前喝了张三楼那抢来的 whiskey。

大月半:

我换出去的是一个蛋形电子产品,得到的是一个硬硬的皮质柱状物,不长不粗,中空的,酒红色,中间由缝线连接,看起来异常结实。我拿在手中摩挲把玩,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它是一个扳指,那高度过于夸张,戴上之后手指根本无法活动;如果它是一个顶针,那直径过于宽大,哪个做针线活的手指能有这么肥硕?如果它只是纯粹用来没事儿瞎盘……那这位主人也太变态了吧!见识短浅的我眉头深锁,想起了X宝的图片识别功能,于是以如图角度拍摄并上传,得到了如下结果:

1510123457958818.jpg

我并未放弃,换个角度再次尝试:

1510123478538545.jpg

Very interesting!我不禁发出天问:X宝搜图怎么这么垃圾?以及这到底是个他妈的啥?我求知若渴,(在三天后终于)决定向活动主理人进行咨询,原来这么用:

1510123625603275.jpg

啊 hà!原来如此!但茅塞顿开之余我还是觉得不太理解,首先它的材质与尺寸并不适宜轻薄丝柔的女性向颈巾(不过比我想象中紧,不易滑落),而对于男性来说它的使用方式和束胸衣鱼骨状的缝线又稍显违和,我找不到理由要用它来箍住我的颈巾。

我还是决定继续当一个原教旨主义颈巾佩戴者 —— 在每一个忙乱的早晨手动打出一个糟糕的死结。

小九九:

我收到两样东西,一样是马油,一打开油膏罐子我就认出来了,因为我每天都在用纯马油抹脸(北京实在太干了)。至于另一样,打开盒子时,我呆滞了三秒:这是骨殖吗?是那位同事挖坟弄出来的玩意儿要吓我吗?人骨?炖汤吃剩的骨头?哪位同事的狗玩具? 

1510121960103134.jpg惊了!

我抽了一张纸巾垫着手把它拿了起来闻了闻 —— 嗯,味道怪怪的 —— 不会真是挖坟弄出来的吧!猜测失败以后,我等到了一些原主人的提示 —— 这是鹿腿骨,打磨佳品,是配合着马油一起上油用的。想象到拥有众多皮衣皮鞋皮包的男同事周末在家上油打磨的样子,我决定拿出十足的诚意和耐心,体会一下他的生活。

回到家中翻箱倒柜后我摆出了所有我认为含皮能上油的物品:一个钢笔套(已经用了三年,又软又糯)、一个零钱包(皮具店里买的肯定是皮吧!)、一个像方便面一样的小皮鞭(从来没用过,一直压箱底,是该拿出来打磨打磨了),和一支纪梵希小羊皮口红(我想这也算吧) 。

1510122068558116.jpg

举着骨头沾上一些油后,我先往钢笔套上抹了一点,它的颜色立刻变深了,看起来很奇怪,总之就像是我亲手毁了它,弃之。接下来是小皮鞭,用骨头在穗上搅来搅去的感觉就像在拌面,抹不匀,没法弄,弃之。

接下来是全桌最贵 —— 纪梵希小羊皮口红,有了前面的失败经验后,我小心翼翼地往这个外壳上沾上了一点,发现出现了光泽感,另外骨头和口红两个圆柱形物体似乎意外的合拍,我抹足了一大块马油,像使擀面杖一样把它们和在一起,竟然完美的融合了!

1510124267775695.jpg

几分钟后,我的口红油光发亮,焕然一新,我重新爱上了它 —— 用马油先润泽一下干燥的双唇,再抹上一管艳红,是个好搭配!同时,我也明白了这支口红的昂贵价格是多么值当,这玩意是真皮壳,我会好好珍惜它的。

最后是零钱包,我抹了一半就没耐心了,最后直接上手给抹了抹匀,却发现手抹的效果比骨头好多了,而且似乎还感受到一丝润滑。也就是说,物用马油也可以用在人皮上。我往手背上抹了一些,代替了护手霜,关灯躺下。希望今晚没有鹿、马或者羊来我梦里索命。

行一翻跟头

1510141436255487.jpg“扩阴器” 是用来打孔的

比起隔壁桌盯着一根油乎乎的腿骨发呆的同事,我宛如一个提前看了考卷的作弊学生,因为我拿到的是一个我早就知道是什么怎么用并且很想要但是因为懒一直没有买的东西。从外观上看是一坨带手柄的铁,加一根貌似五线谱的纸带,以及一个真实用途难以捉摸的铁质 “扩阴器”,但我知道它是一个手摇八音盒。

你可以通过在纸带上打孔来创作属于自己的曲目,然后把纸带插进铁坨转动手柄,簧片便会被孔洞拨动而发出声音。这样麻烦而坚硬的乐器真的是硬汉的浪漫!虽然我不认为会有很多人愿意自己写个曲子并且费劲转换成八音盒的谱子,但这个过程确实很适合用来杀时间,也会产生一些自我感动,因为,打孔实在是太麻烦太累了!

总之,我找了一个现成的谱子很快地完成了……并且邀请大家一起来听,因为解谜速度太快所以大家的新鲜感去得也很快(包括我自己),演奏了几次录了像之后就继续工作了。

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并在上班的时间快手创作出一个小曲子?毕竟我给出去的是一根卡祖笛,知道这种知识是理所当然的吧!


男生组

阿文:

1510120346582118.jpg

交出去一个前两天鬼使神差买的机械键盘,收到一个看起来跟电动剃须刀一样的小东西,只不过略显扁平,有点俏皮。粉不拉几的颜色再加上机身上特意强调的 “女用脱毛器” 让我觉得它的设计师应该读读异视异色旗下为爱肆意(VICE)中国上的性别文章 —— 干嘛 “女用” 就得粉红呢。

我再看这前面会转的这部分,不太懂……先插上电试试?

吓得差点扔地上—— 卧槽这玩意儿也太。可。怕。了。吧。

伴随着轰鸣的声音,崎岖的转子上面每一个小钢夹都好像要一口一口嚼掉伴随你多年走南闯北不离不弃的各种毛……这还他妈只是第一档,那第二档得什么样啊。我知道了:粉红色就是个心理战术,用一个温柔的假象掩盖粗暴的本质。

行了对不住了,送我这玩意儿的可爱同事以及乐于使用这种器械的女性也好男性也好或者其他性别的人们也好。你们牛逼,我爱我的体毛,我就不拿自己开刀了。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敬意。

(拔毛机主人对此表示:“拔毛机也是特别机械的东西,我没有选择激光除毛,而是选择了机械除毛,就像他没有选择投影键盘,而选择了机械键盘一样的逻辑。我们的心情其实是相通的。”)

麻小:

1510121035250163.jpg一位 “成熟有内涵” 的人

我知道公司这个活动的时候还是挺兴奋的,公司女同事们都那么会玩儿,他们购物车里的玩意儿肯定巨有意思。但我收到的是一个可爱的便当盒。

“你做饭吗?” 负责的编辑前两天问我。

“怎么可能。” 我回答。

“那就好。” 

现在我明白了。

看到这个便当盒我很绝望。我一个家里没有锅碗瓢盆,每天顿顿吃外卖,炒番茄鸡蛋都都能糊的人,就别指望我带饭上班了呗。正好洗澡的时候缺个香皂盒,刮胡刀直接放洗手台上也容易进水,就当 “生活美学级多功能香皂盒” 使吧!不管这位女同事是谁,也没法指望她能和颜悦色地看我的照片了。

没森:

1510121091886943.jpeg

同事送给我一块板,并很神秘地让我自己研究是用来干什么的,说可以先试试往上洒点水看会发生什么,说吸水能力非常魔幻。以这个提示为线索我猜这是一个厨卫用品,于是第一个晚上我在把它用作切菜板和搓衣板之间举棋不定。直到第二天同事让我搜索硅藻泥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吸水脚垫。

我浴室门前恰好是猫砂盆,猫砂常被刨出来,而棉织脚垫一旦弄湿就会粘满粉末状猫砂和猫毛混合物,我已经很久没有光脚踩上去过了。硅藻泥板不但不吸附猫毛而且不嵌入猫砂,于是我终于又可以感受久违的光脚踩在脚垫上的美妙触......呃嗯?这个抬脚时的触觉怎么有点......恶心但又似曾相识地愉悦?因为吸水力过强,湿润的皮肤都吸上去了,所以抬脚时有一种剥脚皮的酥麻感。啊,是小时候把胶水糊在手上干了之后撕手皮的那种享受!一周之后的今天我已经有点期待每日一次的撕脚皮一刻了。

同事听了我的脚皮故事,说板子我就不用还了。

1510286752823036.gif而且看这个很治愈

柳佳:

1510121639456767.jpg

当这玩意儿交换到手里的时候,我坐在剪辑室采用 “望闻问切” 的方式端详了它足足五分钟:从内衣洗涤网到英式葬礼上女宾面纱,我甚至怀疑这会不会是射电望远镜某个复杂光学构件的保护网。直到用某购物 app 的拍照识别功能发现这其实是个 “洗脸起泡网”,我才意识到我用这五分钟的时间跨越的是一道性别的鸿沟。

作为一个男性资深暴力洗脸犯,洗脸在我的认知里从来都是在一早一晚绝对不清醒的情况下使用前爪暴虐面部的行为,而洗剂的起泡从来都是由体毛完成,不然体毛为何在进化过程中被选择固定在几个每日必洗的器官附近(编者:那么女人为什么要除毛对你应该又是一道性别鸿沟)。然而,自从认知到了世上有洗脸起泡网这种物件,我突然明白了在许多生活场景中,善用各种工具是都市女性比同类男性进化更为完整的标志。相比之下,凡事都倾向用手解决的男性简直就跟他们的体毛一样,仅仅是在肆意地生长着而已。

潇潇哥哥:

1510216249489465.jpg肆意生长本人

我只想说:(1)谢谢这位女同事,我们家三个人都是长头发,而没有人知道还有这种工具存在。(2)在使用扫图发现这个东西的用途之前,我把它当 choker 在脖子上戴了好久。现在想起来情绪很复杂。

耗子:

1510216794810846.jpg

听说有人指定要跟我换,于是我收到这样一个东西。

我反复把玩这个银色的物件,心想这个东西长得实在有点色情,不会是那什么吧。拿给邻座的制片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于是我们本着求真好学的生活态度,打开某 app 识图扫描,叮叮一下,嘿,原来是个瘦脸器,居然还价格不菲。 

几天里,我偶会操作这瘦脸器在我的大脸上滑行一番。除了一阵冰凉,其实没有什么实感。偶尔有别的同事好奇问这是什么,我也只是回答,你试试就知道了。

我从小就胖,一直被家人朋友叮嘱注意体重。没想到上班后,还有同事会为我的脸部大小操心,想到这里,我觉得很感动,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啊。

古时候有愚公移山的故事,但是没说明白愚公到底搬了多少块石头,但我猜想,至少有几亿颗吧。所以同理,要是我能用这个瘦脸器在我脸上均运动几亿下,也许我就能瘦下来,脸变得比高晓松小一点。可惜这只是个假设了,这银色的瘦脸器我只能保留几天,就要物归原主。

我会想念你的,瘦脸器。

STH:

可能因为我是妇女之友,我收到好几样交换物品。不过说老实话,我参加这个活动有很大的装傻嫌疑:几乎我收到的每一样商品,我都清楚地知道是干嘛的。这并不是因为我不直男,只是比一般直男更聪明并且善解人意、会从女孩的角度思考事情而已。毕竟媳妇们吵架时常说让我跟她们换位思考,对此我一直牢记于心。然而为了节目效果,我还是决定尽我所能地给她们开发出一些新用途:

1510062476419209.jpg

比如这个,我知道这玩意是干吗用的,虽然我叫不上来它的确切名字,当然也不想知道 —— 反正就是插各种刷子的呗,刷脸的刷子,或许还有别的棍状物。然而对于我而言呢,我的生活中当然不需要刷子,于是我拉开抽屉,看见了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的两千个打火机。

打火机这东西,有多少你就能丢多少,掉地上还会爆炸吓着狗,于是我把它们安全地插在了里面,刚好还保护住烟灰缸不会侧翻,小一点的孔里可以插上抽烟过滤嘴(这东西很有用,下文也会有提及)和没点燃的香烟。看起来虽然有点事儿逼,但也挺和谐统一的,简直就是为此而设计 —— 不过就像其他很多女人会买的东西一样,除了给你的生活添个麻烦的工序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意义。

1510062476361617.jpg

我收到的第二件东西叫卡祖笛,南方沿海城市的电话诈骗团伙最喜欢的一种乐器,放嘴里说话时会通过薄膜的共振影响你的声音发生变化,可以想象一下玩性窒息时套着塑料袋聊天的场景 —— 总之吧,另一样没什么用的玩意,买回家估计玩7分钟,发条朋友圈就扔一边了。

1510062476368019.jpg

不过这东西对我来说还真有点用:我把它的出声口插上香烟,密封效果良好的卡祖笛就变成了超长的过滤嘴,而且避免了用透明过滤嘴时看到恶心的焦油所给我心灵带来的冲击感,眼不见为净呗。

1510062476534001.jpg

还有这个,看起来像个粉色跳蛋,长按还会闪灯。这玩意我确实第一时间没想到是干嘛用的,但是我家狗很感兴趣,于是我把它套在手机上,刚好悬挂在摄像头前方,逗狗拍照的功能就很完美了。但我觉得应该也不会这么简单,女人买这么蠢的东西就为了招猫逗狗?于是我使用搜图功能,找到了它的真正用处:自拍跳蛋。

1510062476802606.jpg

说白了,这东西也不是什么跳蛋(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做成这么暧昧的外观),这是一个蓝牙自拍器,打开闪灯后,iPhone 会搜索到一个所谓的 keyboard,然后就可以自拍了。至于为什么要把手机放那么远自拍,主要还是因为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然后这么一想,这个外观倒也能理解了。


编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