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与国的角度出发,人们也许会看见永恒的利益;而如果把目光集中在个体,两片遥远的土地之间就会产生更生动的联系。

能一口说出肯尼亚首都叫什么的中国人并不多。尽管爱冒险的旅游者可能会去大草原看野生动物大迁徙,吃苦耐劳的年轻人也许会选择签一个两年的合同、在非洲大陆挣得一笔不菲的收入,但“肯尼亚”这个名字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挺平面——更像是一个地理名词或者外交名词。然而,与普通中国人对这个国家的陌生感相反,中国政府和企业与肯尼亚的经济发展有着密切联系。从建筑项目到通讯工程,高效的中国团队是肯尼亚人民最喜欢的合作者。 

随着接通的电缆一起注入这片非洲国土的,还有汉语和中国文化。越来越多的肯尼亚年轻人正在努力学习汉语,并把它和自己的个人前途联系到一起。从国与国的角度出发,人们也许会看见永恒的利益;而如果把目光集中在个体,两片遥远的土地之间就会产生更生动的联系。

1507635845137743.jpegJidi(右)和 Philip(左)与当地企业家,本文图片来自 Jidi 和 Philip 

在荷兰长大、在上海生活的 Jidi 和 Philip 受到一篇文章的启发,动身前往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想亲眼看看中国在当地经济发展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以及中国文化到底是如何影响到具体的人的;同时,他们也想打破刻板印象,让更多人看见这个国家的真实面貌。在同当地人和定居当地的中国人直接接触的过程中,他们也看到了一些我们没想过、他们也没料到的问题:中国建筑公司盖的房子到底好不好卖?非洲文化有没有反过来影响中国人?除了企业家、汉语老师和志愿者之外,还有哪些中国人长期待在肯尼亚?两人在内罗毕拍摄了大量素材,最后整理制作成了一部纪录片,名叫《Behind The Belt》。

我们将在 VICE 爱看 播出这部纪录片,在这之前,我们先跟 Jidi 和 Philip 聊了聊他们的拍摄经历。

1507635845274605.jpegJidi 和 Philip 与当地孔子学院的学生们

VICE:Hi,Jidi、Philip!能先介绍一下你们的背景和成长经历吗?

Jidi:我出生在中国东北城市长春,四岁时跟家人一起搬到了荷兰。在荷兰的成长经历和在阿姆斯特丹学习的体验都很棒,但是毕业之后,我还是想要去节奏更快、更大也更刺激的地方。所以我找了一份在上海的创意工作,收拾行李来到上海,现在已经五年了。

Philip:我家来自香港,我出生在荷兰。年轻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拍各种傻乎乎的视频和短片,但是从没拍过什么正式严肃的东西。五年前我来到上海,现在有一份数字领域的专职工作,但只要一有空,我还是会拍点东西。

Jidi:我和 Philip 可能从高中就认识了,不过一直到我们一起读新媒体专业研究生的时候,才成为了朋友。我们之前也一起合作过,但这是第一个我们两人的独立项目。

你们最早是怎么想到要拍这部片子的?

Jidi:去年 11 月下旬,我读到了一篇讲中国志愿者在肯尼亚贫民区教小孩子汉语的文章。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但是文章很短,给我留下了很多问题:为什么肯尼亚贫困儿童要学汉语?这些中国志愿者背后有什么故事?中国的国际形象现在有没有发生变化?等等。

我平时经常读关于中非之间的经济、投资类的文章,同时对它背后的社会和文化影响也很感兴趣。不过,大多数国际上关于这方面的报道都带有强烈的西方视角偏见。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去拓宽一下这种论调呢?在这之前,我从未参与过拍摄项目,但是对肯尼亚这个项目来说,拍纪录片可能是最恰当的方法,所以我就联系了 Philip。

1507637839884973.jpeg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你们原本熟悉肯尼亚这个国家吗?为了拍这部纪录片,你们总共在那儿待了多久?

Jidi:实话实说,我之前对肯尼亚毫不了解,所以这次做了很多调研。有意思的是,联系片中的人倒是几乎没有费劲儿,只有一个朋友介绍,其余都是通过领英(LinkedIn)和邮件解决的。实际拍摄时间非常短,一共只在那儿待了 10 天。

Philip:跟上海的朋友聊天的时候我发现,提起肯尼亚,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狮子、大象、打猎,这可能都是旅游业的宣传导致的。我们和肯尼亚当地人也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中国联系非常紧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打破这种认识。招募中国学生作为志愿者去肯尼亚体验当地生活就是一个办法,他们到了当地,自然会发现在肯尼亚并不需要跟狮子和大象打交道,而是要克服每一个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问题。展现这片大陆、这个国家的真实面貌是很重要的。 

而说到拍摄过程,我们联系上的每个人都特别友好,很让人吃惊。我们成功采访到了计划中的所有人,甚至还有更多人临时加了进来。所有联系都是行前通过电话和信息进行的。

1507637839108109.jpeg内罗毕街头

肯尼亚给你们留下的初步印象如何?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地方吗?

Philip:我以前没去过肯尼亚,虽然我知道那儿不是一片草原,但还是被当地的活力和生气震惊到了。你可以感觉到经济在发展、各种各样的新事物层出不穷,当地人很有创业思维,我很喜欢。而我不那么喜欢的一点可能是,当地很多地方大门紧闭、守卫森严。要是想进入商场或者大一点的建筑,就得过安检被搜身。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正好去到了管控比较严格的区域。

Jidi:尤其是因为几年前肯尼亚西门商场(Westgate)发生了武装袭击事件。内罗毕之旅是一次非常奇妙的体验,我在城市里感觉很舒服,当地人也很热心。因为行程排得很满,我们没时间去探索别的地方,但是我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去一次,并且能去一下海边。

1507637986179431.jpegThe Alchemist Bar,炼金术士酒吧

去内罗毕旅游会好玩吗?

Jidi:绝对会的。我觉得肯尼亚的文化遗产非常丰富,自然环境和野生动物也很震撼。而且那边的现场音乐也很棒!有一天晚上我们去了当地一家叫做 The Alchemist Bar 的地方,绝对是拍摄项目之外的全程亮点。这几年,内罗毕的创业景象也很繁荣,可以说朝气蓬勃。

Philip:去“炼金术士酒吧”那天晚上,是我们连拍了九天之后第一次出门消遣,简直是久旱逢甘雨。我很想再去一次,也看看非洲其他地方,拜访更多国家,不管是更发达的还是不那么发达的。

1507635845940171.jpegJidi 正在采访当地房产经纪人

纪录片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部分,分别展现了中国的教育者、企业家和年轻的志愿者们。你们是怎么整理众多素材、组织片子结构的?

Jidi:我可能更熟悉新闻调研的一套方法。我们的出发点跟人有很大的关系,先去找一批我们认为应该很有趣的人,他们答应被拍之后,我们再开始想结构该怎么弄。

Philip:哈哈没错,设计片子的结构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开始,我们只有一个大的主题,就是关于中国对肯尼亚经济发展的参与,及其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出发之前,我们大概能想到,教育和贸易肯定会是一个重要部分。我觉得拍这样的纪录片有两种方法,要么是你脑子里已经有了故事,然后找人去拍;要么是脑中只有一个主题,从这儿出发去尝试,遇见什么就讲什么故事。我们用了第二种方法,让人们随便表达,给出他们的观点,而不是引导他们去说出特定的话语。然而之后面临的问题就是一大堆素材、各种各样的话题,虽然观点都是真实的。

回上海以后,我和 Jidi 花了大量时间看素材,故事构建从这时候才正式开始。最终的片子里呈现的都是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内容。我们希望能摆脱对中国参与肯尼亚经济发展的评价,因为这是西方媒体讨论的东西;而重点着眼在展望未来,探讨这些投资对肯尼亚和中国两方面的影响。

Jidi:大概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在中西方文化的共同影响下长大,没什么私心,所以我们更多地是受到好奇心驱使,抓住这个机会,讲述更细腻的故事。

1507635845216956.jpegJidi 和 Philip 与当地希望小学的学生

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留下什么遗憾?

Jidi:作为我个人第一个纪录片项目,我觉得整体上推进得还比较顺利。就像Philip说的,难的部分在于找到故事结构。因为我们两个都不是专业的电影行业从业者,而且是利用业余时间来做这个项目,所以真的花了很长时间。

Philip:另外一个拍摄的挑战是,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不能在公共场合随便拍,比如街道、马路、广场这一类的地方。我们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试过一次,不断遭到骚扰,之后我们就放弃了这么拍了。 

1507635845850250.jpeg“造梦公益”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在希望小学

在内罗毕的中国人群体状况如何?

Jidi:大部分在那儿的中国人都是在做生意。有的人跟建筑或者通讯行业公司签了短期合同,有的在那儿经营自己的生意,两者有所不同,后者更有可能长期留在当地。据我们观察,大家的中国身份认同感都很强。我们去了当地几家中国餐馆、赌场和商店,发现中国人群体联系非常紧密。

Philip:我觉得可以把当地中国人大致分成两类,在那儿做生意的,和为了当地人和这个国家而过去的。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一代的中国人都专注于提高当地人的生活水平和中肯关系,但是也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冲着这个主题去找的。片中三个中国年轻人 Liu、Hong xiang 和 Arting 都是长期在肯尼亚居住,其中 Arting 还想去其他非洲国家。

日常生活中,中国人与当地人的相处如何?彼此之间的互动和交流多吗?

Philip:就像片中所展现的那样,我们的体验就是如此。要我说,经商的人们还是有不少“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的观念,而年轻一代中国人和当地人有更多社交互动。内罗毕也有一些类似于“中国中心”之类的区域,很多中国人集中在那儿,这跟世界上的其他城市没什么区别。

1507635845238604.jpeg采访内罗毕孔子学院理事

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对肯尼亚方方面面的影响,而就你们观察,西方文化在当地的影响力如何?当地年轻人是不是也爱美剧和西方流行文化?经济发展和文化影响力之间是不是有可见的联系? 

Jidi:这个问题很有趣,我和 Philip 也反复讨论过。在舶来娱乐和流行文化方面,当地人更多地还是跟随西方脚步的,例如好莱坞、百老汇。奇怪的是韩剧在当地也很有市场,国家电视台还专门为此留出了一个时间档。至于中国娱乐,人们的认识还是局限于中国功夫和李小龙,没有什么更当代的东西。中国流行文化好像不是很容易出口,不过这也许会改变。 

Philip:我觉得可以很确定地说,中国文化还没有像中国经济那样在肯尼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还是西方文化在当地占主导地位,虽然贫民区的小孩会唱中国流行歌曲,哈哈!要展望未来,就需要问问我们自己,十年、二十年之后,中国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肯尼亚商人说,汉语永远不会取代英语成为国际通用语,而在我看来,十年之内他们将会不可避免地开始消费中国流行文化,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得通过媒体学好语言,另一个方面是因为他们会逐渐感觉乐在其中。

Jidi 和 Philip 与朋友们

Philip 正在课堂上拍摄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