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照片充满了强烈的临场感,摩登女孩儿、街头匪帮以及平凡的普通人们,都因为真实的表达而显得即兴而美妙。

杜兰·莱文森(Duran Levinson)是一名来自南非的胶片摄影师,由于着迷于亚洲文化,近几年来他一直走在路上,进行他的亚洲拍摄计划。他的照片充满了强烈的临场感,摩登女孩儿、街头匪帮以及平凡的普通人们,都因为真实的表达而显得即兴而美妙。

今年早些时候,他曾接受过 VICE 的 采访。最近,从曼谷、香港和韩国拍摄归来,带着刚拍完的60卷胶卷,他继续和我们聊了聊他眼中的亚洲,以及摄影艺术。

WEB_Korea-6 (1).jpg杜兰·莱文森近照

VICE :你好,杜兰!好久不见,你最近在哪儿,都在忙些什么?

杜兰·莱文森:我花了两个月时间完成了我的亚洲拍摄计划,现在刚刚回来。这些计划从高端时尚到街头随拍不一而足,我去了泰国、香港、柬埔寨和韩国,拍掉了将近60卷胶卷。我最近还在一些出版物上发表了我的作品,也在计划着我的下一次旅行。除此之外,我在上个月回到了我的家乡开普敦,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参与了一些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

作为一名南非摄影师,你为什么会对亚洲如此着迷?是不是因为亚洲有一些南非缺乏的特质?

两年半前我第一次造访香港,感觉那里到处都是天然的取景地。亚洲非常神秘,景色迷人,这让我觉得在亚洲我能拍出一直想要的那种照片。南非也是个美丽的国家,有自己的独特气质,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我在南非拍照不多,相比而言,亚洲能带给我更多灵感吧。尤其是当我第一次看到什么的时候,那种冲击就更大了。我还很喜欢首尔的生活方式,特别适合被转化成镜头语言。

WEB_Korea-30.jpg

身为南非人,你能理解和领会到亚洲城市文化吗?会不会有什么身份的障碍导致认知的理解困难?

每座亚洲城市肯定都有它独特的文化传统,由于语言障碍,有些文化的确很难理解。但是总的来说,我在亚洲的旅行还挺轻松随性的。大部分人都很友善,而且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我去到了一些以前从没有机会去的地方,和以前从没有机会接触的人打交道。我尤其爱首尔这座城市,不考虑语言障碍的话,那里大概是我去过的最喜欢的地方了,而香港则是最适合街头摄影的城市。

可不可以具体地描述一下首尔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首尔人的生活重心基本在工作上。他们很体贴人,也很有礼貌,我觉得他们是我见过的最温馨有爱的人了。他们喜欢跳舞,还热衷于和外国人练习口语,心态开放也愿意广交好友,所以在韩国认识新朋友是一件特别轻松愉悦的事儿。

在香港和曼谷的街头,霓虹灯招牌都是特别常见的景致。你觉得这两座城市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又有什么不同呢?

曼谷有很多红灯区,还有一个超大的唐人街,里面的霓虹灯招牌也是最好看的,我喜欢在那里拍 look-book 和人物肖像,也会参加一些街头的活动。曼谷这座城市非常大,文化很有意思,但也充满了混乱,比如交通就特别差,但是这里的 party 又是最好玩儿的。

香港则是个文化的大熔炉,公共交通很方便。在香港我和不少艺术家都成为了好朋友,他们做的事儿都非常酷,所以我也总爱往香港跑。曼谷和香港都是我拍摄生涯中最喜欢的地方。

WEB_Thailand-110.jpg

你曾经拍摄过许多曼谷的面孔(faces of Bangkok), 那么你觉得什么样的面孔最能代表曼谷?

曼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亚文化,只盯着一个地方拍照就显得很无聊了。我很享受给另类的人拍照,比如朋克们,或者贫民窟里那些身上布满纹身的人和街头混混。街上老人们的穿着打扮和他们戴的佛教首饰也很有意思。

WEB_Thailand-13.jpg

你的照片很有老香港电影的感觉,你喜欢看港片吗?最喜欢哪一部?

我爱香港和韩国电影,尤其喜欢王家卫,以及电影摄影师 Christopher Doyle,他们对我的摄影影响深远。朴赞郁导演的《老男孩》是我一直以来的最爱。我还是成龙的铁粉儿,他的大多数电影我都看过。

WEB_Thailand-93.jpg

如果把这几个亚洲城市比作不同的女孩儿,你觉得她们各自都有什么特质?你最爱哪一个?

就时尚品味和我所拍摄的人物而言,韩国是我这趟亚洲之行的最爱。在两周的拍摄过程中,我和六名模特走遍了首尔,当地的朋友们带我去了一些很酷的地方,我们还爬上了大厦楼顶去拍照。那里的街头文化很有趣,人们都带着一种酷劲儿。

你会考虑来中国拍摄吗?

我真的很想在接下来的3-4个月里再来一趟中国,去上海做一些自由职业工作,开展些新计划。我之前来过一次北京,待了一周左右,还去了 VICE 的办公室,碰到了些很酷的人。我希望下次来中国的时候能在北京多拍些作品。

HR_HongKong-94.jpg

在以前的一篇采访中你提到过,去目的地之前你会对拍摄地做一番研究,看看具体在哪里拍摄 look-book 或者人物肖像更合适,那么你会在按下快门之前预先构想出画面效果吗?还是让一切随机发生?

我的拍摄方式很简单,一般我会提前和模特打个照面,找好拍摄场地,但是也有例外,有些时候直到拍摄当天我才第一次见到模特本人。我喜欢让照片看上去是即兴的,按快门的时候也不会想太多。我会让拍摄场地尽量展现出它本来的面貌,然后结合当时的光线进行拍摄。

在你的 Instagram 上的一张照片的简介里,你引用了书籍《1Q84》中的台词。那么在你拍摄过程中,会不会经常有 “这个地方好像我读过的某本书” 的既视感?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曾四次往返香港,每次去都感觉更熟悉那里,就好像是我第二个家一样。在相同的地点,不同的人做着不同的事儿,这时候既视感会非常强烈,尤其是当我给某个人拍照的时候,会突然感觉之前也拍过这个画面。

WEB_Thailand-63.jpg

你的照片里的模特女孩儿们看上去都特别酷,她们是你的朋友吗?你最喜欢拍什么样的模特?

很多模特都是我在 Instagram 上认识的朋友,或者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喜欢拍那些真实接地气儿的人,而不是时装摄影界认同的标准美女。从我两年半前刚刚接触胶片摄影到现在,我认为我已经发展出了一套独特的肖像风格。

可不可以挑几张照片,告诉我们照片背后的故事?

这张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午后拍的。我和我的朋友 Daphne Chui 拐到弥敦道上,计划着找一家情人旅馆。在这之前我也一直在拍摄香港情人旅馆里的情侣,这些臭名昭著的旅馆一般都零星散布着,很难找到。这座城市拥挤不堪,很多人直到成年都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情人旅馆就像是沙漠里的短暂绿洲,只有在这儿人们才能呼吸到一点自由,拥有一点隐私。

HR_HongKong-58.jpg

我当时和首尔的 Baek AKA(Ins:  @melovemealot )取得了联系,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让 Baek 戴上滑雪面罩和韩国大妈们一块儿拍照。最后我们还给大妈们遛了狗,好让她们乐意跟我们合作。话说这张照片上的可比克薯片标志是不是有点儿太抢眼了?应该让可比克给我些赞助的。

WEB_Korea-18.jpg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我现在在开普敦忙一些电影项目,而且将会参与最新的《古墓丽影》拍摄。我还想再来一次中国,去台湾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继续完成我的亚洲记录计划。

我最近刚刚完成了 Backchat Boys 第二期的制作,这是一本合作性质的胶片摄影杂志,由6名摄影师共同完成,用不寻常的方式捕捉寻常的瞬间。这本杂志只印了几百份,今年年底之前就会全部售罄。你也可以关注我的 Instagram 账号 @duranite,我会及时更新这本杂志的的动态。


Instagram:@duranite 个人网站:www.duranlevinson.com

你可以在他的个人网站上购买其照片印刷品和相关杂志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摄影作品:

HR_HongKong-22.jpg

WEB_Korea-5.jpg

HR_HongKong-17.jpg

WEB_BNW-5.jpg

HR_HongKong-73.jp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