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负超过100项罪名,在监狱里待了13年的山姆·沃克因为在塞拉利昂做慈善成了网红。

山姆·沃克(Sam Walker)现年34岁,来自利物浦,是一个身上背负着超过一百项罪名的男人。上个月,山姆·克上传了一支名为 “如何在被警方通缉的情况下离开英国”(How to get out the UK when you're wanted by police)的视频。在视频中,他说法院因为一项交通肇事罪传唤他出庭受审,但他没有出庭,目前梅西赛德郡警方正在抓他。因为担心会在机场被捕,他搭乘一架私人飞机飞往比利时,再转飞巴塞罗那,随后又坐了14小时的船辗转摩洛哥,接着开了三天的车。这么折腾是为了什么?就为了把一个救援集装箱送去塞拉利昂的贫民窟。

抵达这个西非国家之后,沃克陆续上传了不少视频,并迅速在网上吸粉无数。在这些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向民众提供净水,采访前儿童兵,甚至还见了塞拉利昂副总统。谈及这位新网红,梅西赛德警方在接受《 独立报 》采访时表示,其实真正通缉他的是柴郡警方,而不是梅西赛德郡警方。而且就算他要离境,也不会有警察去阻拦。但沃克坚称他一回英国就会被立即逮捕。

山姆·沃克接受了 VICE 的电话采访。

VICE: 作为一个来自利物浦的毒犯,你为什么要跑去塞拉利昂的贫民窟?

山姆·沃克:我爷爷就是弗里敦人,我太爷爷是第一批在那里获得人身自由的奴隶,所以那座城市叫弗里敦(Freetown)。在贫民窟里,人们一无所有,他们真的是靠捡来的垃圾和废料搭建住房。到处都可以看到断手断脚的残疾人。在内战期间。反叛军会袭击平民,他们的标志性做法就是斩断平民的手脚,用来警告其他人。贫民窟有不少女性曾遭到轮奸。我认识了一个名叫 Streets 的前童兵,他告诉我,在他七岁的时候,他的村子遭到了袭击,反叛军将一把枪塞进他手里,告诉他:“要么杀了你妈和你妹妹,要么我们杀了你。”  于是他开枪了。因为贫穷,这些受害者现在只能跟曾经加害他们的人生活在一起。Streets 说:“我原谅他们对我做过的事情,但是我要如何原谅自己?”

能不能描述一下在你决定要对他们伸出援手的那一刻,你是怎么想的?

我在那里见过一个生病的女婴,她的名字叫艾丽娅(Alia)。她的眼珠在眼眶里不停地飞速打转,太可怕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病。她妈妈说医院有三十英里远,她连车费都付不起。于是我主动送他们过去。我记得一路上,那个孩子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指,那时我就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帮助这些人。” 到达医院后,一个医生出来就和我们要治疗费。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当他发现我是英国人时,又坐地起价。于是我把我的劳力士也给了他。

后来呢?

后来艾丽娅死了。第二天我回来,坐在走廊里听着那个母亲哭得撕心裂肺。我暗自发誓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救援物资帮助这些人。

这些救援物资花费了多少钱?

我不想透露具体的数字。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 —— 给两百户人家送去衣物、玩具、糖果、食物和水。我买了2000瓶矿泉水。我要确保每个见到我的人都能从我这里拿到点东西。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红十字会,他们都奋战在最前线,除此之外,我没有看到任何名人慈善基金,那里没有他们的身影。

社交媒体上很多人说你是在用救援集装箱走私毒品,还有人说你在这里洗黑钱。

我有我自己的正经工作,专门提供私人保安服务,待遇还不错。除了这次交通肇事罪之外,我已经为此前所有的罪名接受了应有的惩罚。很多人评论说我是在走私毒品、钻石或者洗黑钱。这都是扯淡。在我的努力下,数以千计在苦难中挣扎多年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希望,我的长远目标是打造一个完全透明的慈善基金,把所有的捐赠都公布在网上,再拍视频让你看到这些难民确实收到了援助物资。

你的推特上有一则视频是你威胁要开枪打一名港口保安,具体怎么回事?

我已经提前支付了港口费,可是视频里的那个人要加价,我按他的要求付了钱。第二天,他又来和我要钱。我告诉他这是犯法,他说,“法律管不了我。” 我怒了,对他说:“子弹管得了你吗?” 我不该这么说,但是我实在没办法。藐视法律是一码事,为了赚黑心钱扣留贫民窟救援物资是另一码事。在我见到塞拉利昂副总统时,他也对我说:“我在港口没有说话的权利,我可以宣布减免政府税收,但是港口是他们的地盘,我管不了。”

你见到了塞拉利昂的副总统?

我来到总统官邸,到处都是持枪守卫。我和他们说救援集装箱的事情,告诉他们我想重建贫民窟。听上去很疯狂,但是还是有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和我交谈。最后副总统得知了这件事情,就安排和我见了一次面。

然后你在贫民窟安装了一根自来水管。能形容一下当时的感觉吗?

在过去,贫民窟的人要步行四英里才能获得洁净水。他们大部分人都是在混杂着猪粪便的脏水里面洗漱。所以当自然水管打开时,那些人脸上的兴奋与惊喜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那是除了我儿子出生之外,我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你发布那支 “如何逃避英国警方” 的视频后,英国警方声称他们绝对不会应为交通肇事罪在边境拘捕你,这是真的吗?

假的。去年我想要离开英国时,他们就派了武装警察来逮捕我。这次怎么就不一样了?

1533638876634689.png山姆·沃克和塞拉利昂残疾足球队球员。照片来源:@samwalker0151

塞拉利昂警方和英国警方比起来有什么区别?

在塞拉利昂,警察索贿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把你的车拦下来就是要和你索贿。腐败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在我看来,只要他们不敲普通人的竹杠,我就可以接受。如果支付1000英镑可以让我往监狱里带手机或者洗清交通肇事罪罪名,那何乐而不为?

你身负超过一百项罪名,包括制假钞、参与涉案金额达1200万英镑的贩毒团伙、持械抢劫。你的犯罪生涯是如何开始的?

我在监狱里渡过了13年的光阴。有时候一想到这个就觉得难受。我的家境很好,但是我从七岁起就开始给我的朋友抢糖果。然后我又开始抢车,十几岁的时候就抢劫运钞车。很快我又发现贩毒更赚钱,所以投身毒品事业。后来我贩毒被捕,但因为检方的一个错误,只判了我五年。我知道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现在你已经彻底金盆洗手了吗?

这种事情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完成,你要慢慢戒掉各种不良习惯。但是在非洲的经历加速了这个过程。活了这么多年,我妈和我儿子第一次对我说他们为我感到骄傲,这让我更加坚定信念,我决定要做出改变,做一些积极有益的事情。

你说等你回国时,英国警方会在机场等你。如果他们没有出现,你会不会很失望?

不会,我也很希望能安安全全走出机场,回到家里。但是我已经没有按时出庭,再加上之前那次贩毒只判了我五年,我相信每个法官现在都巴不得把我往死里判。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怀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