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奥和伊娜是希腊国内最炙手可热的男女双打色情明星,我想知道他们俩的爱情故事是不是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无聊乏趣,于是就试着联系二人。幸运的是,两人刚从拉斯维加斯拍片归来,而且还很大方地安排了一整天的时间跟我对聊。

“干我们这行啊,最难的就是说服家里人接受这个职业。我们俩就比较幸运,他们从一开始就理解并支持我们。我们不是在伤害别人,就是为了挣钱糊口。放眼全国,不少同龄人还在家啃老呢。我俩彼此都是对方为亲人,选择做色情片明星这件事并没有影响我们彼此之间的感情。” 这话是西奥(Theo)对我说的。西奥其人来头不小,是希腊国内最炙手可热的男女双打明星成员,之一。成员之二则是伊娜(Ina),两人在台前幕后都是伴侣关系。听闻西奥如此讲述,她连忙点头称是。

西奥和伊娜两人在六年前入行,在希腊国内最负盛名的色情片制作公司 Sirina Entertainment 拍片。两人在生活中是情侣关系,这让他们跟其他人相比显得非常与众不同。除拍片之外,他们也在希腊国内的脱衣舞俱乐部里面表演真人秀(这可是 “个人品牌推广” 中的重要一环)。

最近,二人大部分的影片都在国外拍摄,与一些国际一线艳星(如 Kendra Lust)合作拍片。我想知道,他们俩的爱情故事是不是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无聊乏趣,于是就试着联系二人 。幸运的是,两人刚从拉斯维加斯拍片归来,而且还很大方地安排了一整天的时间,跟我对聊。

他们邀请我来到了西奥的姨妈家做客,地点是在雅典的尼斯米尼地区(Nea Smirni)。这对鸳鸯在帕蒂西亚(Patissia)附近的房子正在翻修,不便待客,于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里。两人已经做了十年的情侣了,也就是说,这段关系早在他们入行前很久就开始了。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家咖啡馆,当时伊娜年方十八,在馆子里做服务生;西奥当时则是在一家加油站上班。

“她很羞涩,我很喜欢她,” 西奥说,“后来十几天我天天回去光顾,我表现好态度恭维她,试着说点漂亮话,给她多付小费……但是都没啥用,她不理我。有一天我当面跟她说,‘帮我个忙吧,我要杯咖啡,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我就不再烦你了。’ 我猜她可能有点心生愧疚,就给了我这个机会,然后我们就在一起啦。”

伊娜确实不擅言谈。话基本都让西奥说了,她只是坐在一边听着,抽抽烟 —— 直到我问他们有没有结婚打算的时候她才插话进来,“最近在维加斯的时候想过在那儿把事儿办了,但是那边给人的感觉太假了,像被人强迫似的,所以最后就没办成。”

“我们已经订婚好几年了,所以结婚这事肯定早有考虑。但我们见过周围许多情侣,在一起好多年,一结婚就玩完。我觉得婚姻会伤害感情,就像衣领卡住了喉咙一样。” 西奥补充道。

“有了孩子之后就会奉子成婚,因为这样是最合适的选择。” 伊娜说这句话的时候斩钉截铁毫不怀疑,让我觉得这个话题没有再往下继续的必要了。

他们俩生活中每时每刻都在一起。他们一块健身、“工作”、娱乐,甚至钓鱼也在一块 —— 这是两人的共同爱好。“我们形同一支队伍,甚至接单拍片的时候也会争取把我们俩打包在一块。” 西奥说。“不是非要有意如此,真的是顺其自然。现在这 ‘夫妻档’ 已经成了我俩的商标了。” 现在,他俩把不少业余时间都花在了阅读里克·瑞奥丹(Rick Riordan)的系列小说《混血营英雄》(Heroes of Olympus)上面。

两人的日常大致如下:上午9点起床,干点杂物,去健身房,吃饭、午睡,晚上8点去脱衣舞俱乐部 —— 两人每天晚上都在那儿表演性爱真人秀。当然,这说的都是不拍片的时候。拍片则意味着有很多出境旅行。每到周日,他们俩会找个地方喝两杯。

虽然在许许多多的事情上难分你我,但家务活可并不是两人分担的 —— 都归伊娜处理。“家里的事儿我俩内外分明,男主外女主内,向出门购物、支付账单这类事情,都归西奥处理。” 伊娜说。

“录过私人性爱录影带吗?” 我问。“录过啊,那是入行之前好久的事情。效果很棒,但是这东西没有保存下来,真是遗憾呀。” 伊娜回忆道。“我觉得每个人对自己性爱过程中的样子都会很好奇吧。那时候还没有做 ‘色情明星’ 的念头呢,” 西奥说,“自打入行以后就没这么玩过了。现在如果拍出来肯定会拿出去卖钱。”

不知不觉,到了西奥每周的例行超市购物时间,我跟他一道出行,伊娜则留在家里打电话。

“拍片子的时候心理感觉如何?跟私密的男欢女爱一样吗?” 我问。

“不好说,有时候就进不去状态。这得看合作演员、角色、导演、场景……变量太多了。不过确实有几次感觉就跟在家里一样自在。” 他回答说。

他接着说,爱上伊娜就因为她实在是 “甜蜜可人”,“有她在我就不会觊觎别的女人,她待我也确实很好 —— 更别提她还允许我上别的妞(虽说是工作原因吧),够意思了吧,夫复何求啊。” 他打趣道,“但有的时候她也会烦我,比如说刚打扫完我就满地乱扔东西什么的。哎,这种时候确实会有点不爽啊。”

“哈,是有这事。” 不久后我在健身房遇到伊娜时,她这么说。“但一码归一码,他为人确实体贴周到,给我所有我想要的 —— 我说的可不是物质上的东西。让我困扰的问题就是他很容易生气,然后会把气撒在我身上,哎,谁叫我俩一直在一块。”

眼见他们开始锻炼,我就退了出来。健身之后两人会稍事休息,好养精蓄锐准备晚上的真人秀。他们与雅典城内最老牌的脱衣舞俱乐部之一,“皇后俱乐部”(Athens Queens)签有合约,在那儿演出。

于是,在午夜时分,我在皇后俱乐部见到了他们俩。在更衣室里,我们一起聊了聊未来的打算。他们想要一两个孩子,买一栋带游泳池的大宅,还想每年去他们心目中的旅行圣地泰国玩一趟。他们都承认,自己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必须早做打算,做一家自己的色情片事务所或者片商公司。

俱乐部主持人介绍二人时,使用了 “世界知名艳星” 这类词语,搞得我一脸懵逼。我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发现我确实土鳖了:在 DDF 2016颁奖典礼上,伊娜可是入围了 “新人性感女神” 组别最终决选回合的四个人之一呢。

演出结束后,到了喝最后一杯告别酒的时间了。我坐在吧台凳子上,周围被美艳的半裸女子环环围绕,听西奥讲述以前发生过的糗事(比如从椅子上摔下来伤到鸡鸡什么的)。这时我一个朋友发短信给我:“嘿!帮我个忙,问问他们,办事儿的时候鸡鸡尺寸重要不?”

“完全不重要。” 伊娜冲我眨眨眼,“要是活儿不行,就算有个马屌也没什么屌用。”

Photographer: 艾玛·昆兰(Emma Quinla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