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富人做保镖,除了要有真才实学能切实保护客户和客户财产,还得会说话会看脸色,能给中国客人留足面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巴黎的标签正从 “浪漫花都” 变成 “危险之城”,而在中国游客眼中,这一形象落差更是明显 —— 无论跟什么人聊天,话题总会出现中国人在法国的历险之遇。我也不例外,长期居住在巴黎的我在街头挨过打,在马赛老港附近被人抢过包。对于一个老想着打破偏见,或为了打破偏见而打破偏见的人来说,这曾是个很大的打击。 

为取悦中国游客,巴黎火车站开始出现中文标示,地铁里有时会响起中文提醒,市中心老佛爷附近,抬头便能看到中国各银行巨大的广告牌。置身诸多中国元素的表象之下,“中国人” 仿佛变成一个概念,同购物、营业额和法国经济数据直接挂钩。作为这个概念的一个组成分子,我有时觉得自己正被物化,并因此感到特别沮丧。而在法国职业或非职业盗贼眼里,黄皮肤的中国人等同于 “行走的钱袋子”,对中国人的暴力抢劫和偷窃也时有发生。

Gaël 是法国人,但他也在唱衰法国。他说前段时间,媒体老报道法国治安有问题,可现在几乎没人再提了 —— 对此,他有些愤愤不平,觉得大家低估了法国的危险系数。毕竟,治安好坏不仅关系到 Gaël 祖国的形象,更重要的是,这会影响他的生意,或是未来的生意计划。他今年43岁,是个私人保镖,因为会讲中文,所以他的客户中不乏来旅游或者谈生意,或者两者兼顾的中国人。

我和 Gaël 不认识,但在领英上相互关注,我知道他的中文名叫金博雷,试着给他发了一封站内信,希望了解一下他的 “中国生意”。他回复得还算爽快,后来我们互加微信,开始用中文联系约访时间和地点。微信上,他的个人简介是一句曼德拉的名言:“I never lose because either I win or I learn”。

1526361531586648.jpgGaël 与中国客人 本文图片全部由 Gaël 提供,已做隐私处理

刚认识他时他正有个需要陪同中国客人到欧洲各地出行的任务,三周之后,他回到巴黎,提出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咖啡馆见面,这里装修豪华,离埃菲尔铁塔很近,消费价格高昂(我买的单)。见面那天,他穿着浅色西装,打着领带,黑色的头发焗了油,光鲜铮亮。他的身材比我想象的要矮,但个性比我想象的要强势。我还没开始介绍自己,他就先做了两点 “指示”:第一,他只能留两个小时给我;第二,出于职业操守,凡是涉及到中国客户的信息,他都不能多讲。聊天中,他接了两通电话,每次都会示意我关掉录音,隐私意识非常强。

留着达利式胡须的服务生给我们送上点好的茶和咖啡后,Gaël 开始用法语讲起自己的汉语情结。从小他对武术和搏击就感兴趣,希望去中国转一圈,当时高中的好朋友说他都不会讲中文,怎么能去中国。于是高中毕业会考后,他就去了巴黎东方语言学院学汉语,那里的同学都是亚裔家庭的小孩,虽然不认汉字,但汉语听说没问题。上课的进度很快,开始他什么都不会,后来才慢慢入了门。

现在他给中国客户做事,会讲中文是优势,但有时他出差几天睡不好觉,就会出现词不达意的情况。对此,Gaël 会反省,会努力确保以后中文表现上做得更好。有的客户既会讲普通话,也会讲方言,想让他听懂时便使用普通话,如果不想让他听懂,便用方言。做私人保镖这行,谨慎和低调非常重要,中文不是他的母语,其实也是一个优势。

上完大学,服完兵役的他后来成为了一名警察。做过情报侦察,也参与过抓捕行动,他进入过内政部下属的重要人物安保办公室,负责保护来访的国外高级官员。但机制内的工作比较模式化,Gaël 和同事执行任务时,统一穿黑色西装,佩戴耳机,听从上级指挥,和电视上政客身后的保镖一个样,他们跟被保护者没有真实接触,很有距离感。而 Gaël 喜欢保护他人,喜欢和人打交道。于是2014年起,他 “下海” 到私企工作,希望充分发挥自己的安保才干,不仅能赚得更多,同时也能收获工作中和被保护对象更亲近的轻松关系。

Gaël 很爱惜自己的羽翼,也很重视自己的形象。因为他深知和客户接触,有时外表比能力重要,客户会在看到你的外在时留下第一印象,至于你的能力得在接触几天通过细节才能知晓。而且中国人来法国找保镖时,一般都是通过经朋友推荐,口口相传。Gaël 知道,在中国客户圈子里,赢得信任和口碑非常重要。他的妻子就是中国人,他跟中国客户吃饭时,能够毫无违和地和他们一起喝茅台。每次去中国时,他也会拜访几个因为工作而熟悉的中国客户。

作为一名保镖,他们必须跟客户保持一定距离和空间,但同时也要让他们感受到保镖的存在,如何拿捏一个安全感和空间感的平衡是所有保镖的问题。有人说,干保镖这行,有时需要通过老板的认同获得自身价值的认同,因此可靠和忠诚显得尤其重要。Gaël 给富商做贴身保镖,也看了不少世态炎凉,比如他们身边总会围着一些人,一看就不是很真诚,老想着如何占小便宜。

1526363630158481.jpg

不过给中国人做事,也没那么容易。我问他保护中国客户之初,有没有因为经验不足犯过错。Gaël 跟我聊天,本是为了给自个儿打广告来着,听到这个问题,他面露难色,但还是比较委婉地回答说:如果你不知道中国文化,不懂中文,肯定会犯错。你不能让他们丢脸,也要注意自己讲话。我一般希望稍微提前知道行程,哪怕提前一天也好,这样我能尽早准备,做一些前期研究,但中国客人情况比较复杂,他们老改变自己的行程。

在我的想象中,保镖总是同打打杀杀、血雨腥风这类场景相关,他们人长得壮,肌肉发达,看人眼神特别凶狠。为此,我还问了 Gaël 身高体重,他无奈地笑了笑,说这个问题也太私人了,他解释说,保镖不仅需要体格,更需要脑子。遇到突发情况,他需要调节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并迅速转移客户。此外,还得会说话,得如同一条变色龙,搁哪儿都能从容自如。

其实他出身于普通家庭出身,现在跟着富商旅行,免不了去高级场所,也是在一点点适应豪华场所。他说,不管在哪里,只要保持微笑,总会错不了。说到这,他还硬挤出一个笑脸。在他看来,私人保镖这个工作有些好处,因为陪同客户,他才有机会去了这辈子永远不会去的地方,比如在瑞士表厂观看高级腕表制作。 

工作中除了这些小高潮,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预测、适应、等待,甚至是同中国司机怄气中度过。中国客人来旅行时,都喜欢通过旅行社在当地找个会讲中文的司机负责行程。Gaël 经常需要跟这些司机配合,但他老嫌弃人家不够专业,不是在车里吃东西,就是接待不及时。 

1526361531775298.jpg

私人保镖普通的工作日是怎样的?对 Gaël 来说,其实这是个不存在的问题,因为每天都不一样。但一般来说,他的一天从抵达客户酒店开始,如果约的是十点,他九点便在大厅等着,九点半给客户发短信,十点没收到回复,会再发一遍短信,如果仍没收到回复,十点一刻他会通过前台给客人打电话,还是没有回复,他得上楼查看客户是不是出了问题,可能喝多了或者不小心摔了,这都很难讲。

这是保镖工作充满了琐碎,所有进出转换,也需要倍加注意,比如坐上车要确保车窗关紧,不然红绿灯停车时,有人过来把里面的包抢走了,就是重大失误。这些都是细节,看似无关紧要,但出了问题,便是保镖的责任。 

跟他聊天的过程中,我觉得干保镖这一行得时刻戴着 “有色眼镜”,对人群的偏见是保持警惕的衍生品。这可能也是一种工作需要吧,所以他讲起话来,会让人感受到某些政治不大正确的东西。例如,他认为人以群分,他说在瑞士日内瓦火车站附近要警惕很多黑人、妓女和毒贩子晚上出没;在巴黎老佛爷对面,要当心对面的罗姆人和黑人;在德国各大城市,也要注意旁边的土耳其人。 

此外,他的佣金也不固定,这一般取决于客户是谁,是不是受到威胁,也同保护时间长短、人数多少以及转换地点有关。至于大致范围,他则拒绝回答。除了保护中国富商,他加盟的新企业还会推出中国旅行团安保服务。2014年他曾做过类似尝试,没有成功,今年会如何就要拭目以待了。

据他讲, 目前在法国,私人保镖的 “中国生意” 市场还是比较小,他希望未来会更好。而我,作为一个永远请不起保镖的人,则希望2018年世界和平,巴黎更安全。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