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艾琳·欧姆斯比深入暗网中的毒品市场和杀人网站,并迅速接触到了其中的关键人员。

上个月,29岁的剑桥大学毕业生马修·法尔德 (Matthew Falder) 被判32年有期徒刑,他遭受的指控包括敲诈、窥阴、制作儿童色情照片和教唆强奸儿童。法尔德的许多犯罪活动都是通过 暗网 完成的,他是其中一个虚拟社区的成员,而这个社区里的人基本都是可怕的施虐狂。他的累累罪行提醒着我们,在暗网的匿名掩护和毒品交易与隐私自由之下,是骇人听闻的恐怖故事。

关于这个危险地带有各种传言,比如政府的秘密调查,角斗士式的血腥死斗。为了了解其中的真相,新闻记者兼博主 艾琳·欧姆斯比 (Eileen Ormsby) 深入暗网展开调查。艾琳来自澳大利亚,曾经是一个企业律师,后来转职成为作家。她的新书 《至暗之网》 (The Darkest Web) 就是讲述这段探索之旅。从毒品市场到买凶杀人网站,再到互联网最肮脏的坑洞,全都囊括在本书之中。但这本书中最令人称奇的,是她和暗网中一些关键人物的对峙。 

我和艾琳聊了聊她的暗网之旅,听她讲述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世界反映出了怎样的人性。

VICE:隐秘性对于暗网社区来说有多重要?

艾琳: 在暗网,匿名身份神圣不可侵犯,公开他人信息被视作罪大恶极。在暗网中,网民可以获得一个全新的姓名和身份,他们不用担心会在现实生活中被认出来,也不用担心聚集地会被关闭。他们有很强的集体感。暗网让志趣相投的人可以为了不良目的聚集在一起,而且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追踪。这是一件好事,但也可以用来做坏事。

暗网社区是否与现实世界互不相干?

我们的生活已经和网络密不可分了,网络世界已经变成了现实世界,两者之间并没有界限。暗网的特征就是它的隐秘性,还有它赋予人们的自由。从某些角度讲,暗网也有它的好处,因为它让那些通常不能发声的人 —— 比如举报人,或者生活在专制国家的网民 —— 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它也会让人们做出各种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会做、或者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打过架的电脑宅,在暗网里可能就是一个犯罪主脑。暗网中的人并不像黑社会的人那样相貌可怖,但如果一个人只凭一个按键便可以下达杀人指令,那么相貌是否可怖就已经不重要了。 

你采访了 “Lux”,也就是马修·格拉汉姆 (Matthew Graham),这个墨尔本年轻人在自家卧室经营着暗网中性质最恶劣的儿童色情网站和 “痛核” (hurtcore) 网站。2016年的量刑听证会你也在场,当时法官称他是一个 “纯粹的恶魔”。你是怎么看他这个人的?

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是一个可悲可怜、没有朋友的男孩子。他社交能力很差,也存在很多问题,而经营色情网站是他获得自我价值的方法。实际上,他只是个可悲的失败者。他很可怜,但做的事情简直又无耻至极,你根本不会同情他。没有证据表明他的父母对他的所作所为知情。我在法庭上看到他的父亲,听到儿子在自己眼皮底下干的这些好事,他整个人都崩溃了。那场面看着实在让人揪心。

这些 “痛核” 社区都是哪些人组成的?

你永远不知道人可以坏到什么程度,但真正可怕的是他们在现实中看上无比正常。你可能以为他们身上会有一些特征暴露他们的邪恶,但其实他们看上去非常理智、聪明,毫不缺乏社交技巧,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活跃在暗网上的网民是否有什么共性?

要上暗网,首先你得具备一定的网络技术能力。所以这些网民更多是白领人士,男性占绝大多数,基本来自西方英语国家,主要是美国和欧洲。暗网里使用的绝大部分语言都是英语,但最近也出现了很多的俄语论坛。

在调查过程中,你联系上了一些特别有名的买凶杀人网站。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你是否要给他们提供一个杀人目标?

为了测试其中一个网站,我假装要买凶杀我的一个前夫。但实际上我的前夫已经去世了,所以我完全可以放心把他的照片和资料发过去。我只想知道他们的操作流程是怎样的,但我并不相信他们是来真的。

你钻进了暗网中最大的买凶杀人网站 Besa Mafia 的后门,你是怎么做到的?

Besa Mafia 就是个骗子网站,但很多暗网里的人都相信它是真的。我的英国朋友克里斯在网上找到的一些破解文件,在他的帮助下,我们进入了 Besa Mafia 的数据库和收件箱。后来 Besa Mafia 的主人开始用暴力威胁我,让我感到有点害怕。他好像有点精神错乱。 

网站的数据库显示有不少人都愿意花钱买凶,后来你是怎么做的?

大概有二十几个人用比特币向 Besa Mafia 支付了数千美元,要求他们提供杀人服务。大部分都是出于婚姻问题或者感情问题,买凶者有男有女,来自世界各地。克里斯和我报了警,并且把数据库的链接发给了警方。

警方的反应非常慢。他们总是对我们说:“谁管呐?这本来就是诈骗。” 但问题是确实有这么多人在花钱雇凶实施暴力和谋杀。有意思的是,克里斯那边倒是得到了英国警方的迅速回应,他们家的大门被国家犯罪调查局的人一脚踹开。他被关押了48个小时,警方才弄明白他们抓错了人。

在本书中,你深入探索了丝路 (Silk Road) 的故事。你是怎么看待罗斯·乌布里希 (Ross Ulbricht) 买凶杀人一事的?

得知这一切都是真的时,我备受打击。很多年来我都信了他的邪。我真的相信他的那套说辞,相信他的丝路 (Silk Road) 无比美好。所以在他被警方逮捕说买凶杀人时,虽然我们知道杀人计划并没有实施,但我还是不相信。我觉得这只是政府一贯的抹黑手段,目的就是引起公愤,因为他有一帮忠实的追随者。你告诉自己他是被诬陷的,结果他只是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追寻和平的自由主义者,说要为毒品提供一个没有暴力的交易环境,但实际上,为了保护他的帝国,他依然不惜动用暴力,我对他非常失望。

对于第一次上暗网的人你有什么建议?

在非正规的交易市场 (有时甚至是在正规的交易市场),凡是要你支付虚拟货币的网站,基本上都是拿了你的钱就不管事了。暗网市场用户一定要随时保持警惕,钓鱼网站多如牛毛,千万不要随便登陆,否则的话,你的比特币账号会被他们清空。

要上暗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做调查。在你进去之前,仔细查阅你能查到的所有资料。你可以在 Reddit 上好好了解一下暗网市场,知道哪些东西能信,那些不能信,以及暗网上有哪些常见骗局。如果你进入暗网,点开你看到的第一个 Dream Market 链接,那肯定是个钓鱼链接。千万不要乱点陌生链接,因为它可能把你带到任何地方去,看到你不想看到的东西,或者看过之后一辈子都别想忘记的东西。 

在线购买毒品被抓的可能性有多高?

如果你只是买个人需要的毒品,那被抓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如果你是和本国的毒贩买,那就更没风险。他们会把毒品装在普通的包裹里面寄给你,和其它的包裹毫无区别,毒品会被封在一个防潮袋里,这样一来缉毒犬也闻不出猫腻。但如果你的毒品是从荷兰这种高危国家寄过来的,那就很有可能被抓。 

听说过去这几年来暗网的毒品市场已经特别乱了,这是真的吗? 

我觉得丝路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暗网市场现在乱作一团。跟风丝路出现的暗网市场要比丝路大得多,但是他们对自己买的东西根本不关心。半数的店主只要拿够了钱就拍屁股走人,而且有很多已经被执法部门关闭了。

现在的暗网市场比以前规模更小,也更零散,现在已经没人敢把那么多的比特币寄存在第三方了。丝路那一套完美运作的体系现在已经不管用了,他们没有丝路的信誉,也没有丝路的稳定性。不管罗斯·乌布里希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至少他会想办法诚信经营,而且他很关心他的客户还有商家。

当然,丝路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带动了比特币的发展。丝路刚开始起步时,一个比特币连一美元都不值。丝路让我们看到了去中心化虚拟货币的用途。现在,比特币的价值已经不再依赖于暗网市场了,实际上,比特币也已经不再是暗网市场的货币选择了,但是没有丝路,比特币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吃香。

你觉得在线毒品市场会萎缩吗?

如果人们经常因为在线购买毒品而被骗,或者发现在线购买毒品很麻烦,那么他们就会重回以前的老路。所以在线毒品市场很可能会失宠。但我觉得还是会有一小部分核心卖家,尤其是那些卖大麻、摇头丸和迷幻药之类软性毒品的人,他们的在线生意不会受影响。 

暗网的支持者认为这是一个保护在线自由和隐私的重要空间。你觉得这只是个借口吗?

我倒不觉得这是言过其实。你每点一次鼠标,算法就开始分析,你就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给泄露了出去,而且你的信息是被当做商品在买卖。我觉得我们已经拱手交出了太多隐私,而且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这么做。但现在封印已经解开了,你没法再把精灵塞回瓶子里。现在的小孩子已经没有隐私意识了,他们什么东西都往网上放,这对他们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我们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信息被收集了,也不知道将来这些信息会被用在哪些地方。

你怎么看暗网的未来?


我认为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个后隐私时代。为了更轻松便捷的生活,越来越多人会心甘情愿交出自己的隐私。但我也相信会出现更加激进的运动重新夺回我们的个人信息,因为还是有人不愿意把自己全部的信息交给商家。暗网里的隐私保护工具将会更多的融入科技当中,要透露多少隐私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

暗网上最好的网站是哪一个?

我不能告诉你名字,但我喜欢称之为暗网角落中的彩虹,那是一个灵游者 (psychonaut) 的聚集地,是专门让人们畅谈迷幻体验的地方。那是一群很好的人,聊的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艾琳·欧姆斯比的 《至暗之网》 (The Darkest Web) 已于3月14日由 Allen & Unwin 正式出版。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Rick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