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依然历历在目。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十二年前的往事仿佛昨天。“当时我是第一次看到汽车,朝鲜可没有这玩意。朝鲜啥也没有。” 这是许俊的儿时经历。从那天起,他原本认识的世界一夕崩塌。那一天,他母亲找了两个中国籍蛇头,穿越图们江,把他从朝鲜带到中国。

回忆依然历历在目,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十二年前的往事仿佛昨天。“当时我是第一次看到汽车,朝鲜可没有这玩意。朝鲜啥也没有。” 这是许俊(Jun Heo,音)儿时的经历。从那天起,他原本认识的世界一夕崩塌。那一天,他母亲找了两个中国籍蛇头,穿越图们江,把他从朝鲜带到中国。

“那一天之前我以为朝鲜是世界上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见识了这般景象,我从前的认知就不复存在了。”

许俊出生在朝鲜东北海滨都市清津,2004年,他13岁,母亲自己逃到中国,一年后落脚韩国。韩国是脱北者们向往的最终目的地,只要到了韩国就可以拿到难民身份。 

许俊的逃亡路就没这么顺利,到中国一礼拜后,他与另外十几个朝鲜人来到北京,蛇头告诉他们躲在房子别出门。结果等他回来,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一批武警,不知道是警察顺藤摸瓜还是蛇头主动交代,总之警察把他们一票人移交朝鲜官方处理。

几天后他们回到朝鲜,被送到集中营管教。管理人员告诉许俊他在中国看到的都是虚假现象,不足为信,他自己都有点恍惚了。脱北失败被抓回去后果很严重,多数都会判终身监禁,不过当时他才13岁,法律对未成年人网开一面,他没有入监服刑,而是被送回老家。不过回家之后的生活状态跟以前大不相同。

漫漫逃亡路

回家后的许俊受到各种管制,其中包括不能把他在中国的见闻告诉其他人,否则就得送回监狱判无期。“啥也不能讲,有便衣监控动向,每天早晚得跟他们汇报。”

学也上不了了,跟同龄人的交流极其有限。他所在的村子没有电,每天就是晚上睡觉白天受罪,家里人伙食供应有限,常常吃不饱。每天他只能靠出门散步打发时间。“三年里每天都爬同一座山,这差不多是我唯一被允许做的事情了。” 站在山顶远眺,看着孩子们上学放学,他开始为下一次逃亡做打算。

2008年12月他再次上路,又有人带他过江。但到达中国只是第一步,他上次就是掉以轻心吃了亏。过江后他在图们江这边的延吉呆了几个月,“这里不太安全,朝鲜便衣很多。三个月后我去了上海,那里就放心多了。”

在华期间他靠给各种韩国餐厅打工维持生计,他假装自己是韩国人,反正也没什么人能分辨出来。餐厅工资很低,但也够他自食其力了。“那段时间我拼命吃东西,什么都想要。”

到了上海之后,他联系到失散多年的母亲,当年蛇头给过他妈在韩国的手机号码,所幸这么多年来没有换号。“当时总是心存恐惧,怕别人认出我是朝鲜人。我妈到那边之后也窘迫过两年,不过还是攒够了钱找新的中间人把我带到韩国。”

在这个人的帮助下,他首先偷渡到泰国,在那里申请了韩国难民身份,辗转清迈、曼谷,两个月之后,终于获得身份,坐飞机到了汉城。

难民学霸

阳光灿烂的六月天里,我见到许俊,他面带春风,剪短了头发,穿上了干净的灰衬衫。朝鲜难民教育计划(TNKR)帮安排我们咖啡小叙,TNKR 是一个旨在教朝鲜人说英语的非盈利教育机构,许俊已经在此学了一年多,拜其所赐,许俊如今已经可以用英文跟我顺畅沟通了。

1518967198229599.jpeg

许俊今年已经27岁,志向是学习政治学。他说自己已经跟六年前刚到韩国的那个状态判若两人。刚来的时候还是他母亲教他使用智能手机,回想过去他不禁笑了起来,“以前家里不通电,现在我也用上智能手机了,哈哈,就是现在我都会觉得有点不真实。在这里可以电灯电话配置齐全,简直人间天堂。”

在朝鲜不能上学,来到韩国后他立志学习,求知若渴。“过去只能眼巴巴看别人上学,失去一件东西才知道它有多宝贵啊。现在有条件学习,我一定要努力。” 

刚到汉城时,他的学力水平跟这里的同龄人相去甚远,他选择进入成人教育机构 “大成学院” 读书,凭借难民身份,他在这里可以获得助学金。很快,他的勤奋打动校方领导,领导同意他任意参加各种课程学习,无需支付额外的费用。

“来到韩国我发现多数朝鲜难民日子都不好过,基本都是住小破屋子干脏活累活,我不想再过那种苦日子,不愿整天没有目标地奔波。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干这些事的。”

于是他定下目标:考大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学,是顶级学府汉城大学。“韩国高考” —— 大学修学能力测验并不轻松,韩文、英文、数学以及地理历史经济政治等等科目都在考察范围之列。“但是我得先拿到高中同等学力才行。”  测验结果分为八级,一级为最顶尖水平。许俊在大成学院学习多年后,终于达到了二级的水准。汉城大学招生委员会得知他的情况,为他安排了一次面试,机会可谓相当难得。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面试,就要决定我未来的生活。我带着朝鲜口音完成了面试,讲述了我人生的经历,跟他们说 ‘我真的尽力了’。”

面试顺利通过,现在他已经在大学学习多年,即将拿到政治学学位。“我很幸运,每天想到这些事情都会浮现微笑,但这一路走来真是非常艰辛。”

他与同学们的关系大有改善,“我与同学们的人生轨迹有所不同,但这并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我为我的出身感到骄傲,我有我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 

可惜他不想跟同学们一块爬山郊游。登山远足是韩国国民运动,但许俊不想加入其中,“我讨厌爬山。”

故土之觞

很多人对朝鲜人有强烈的偏见,许俊在他的 YouTube 账号上发过一个视频,站在汉城街头蒙上双眼张开双臂,下面放了个牌子,用笔写着,“我是脱北者,有人说我是共产主义者、间谍、叛徒,你相信我吗?给我一个拥抱吧。”

朝韩分裂70年,很多人都把金家王朝跟朝鲜老百姓混为一谈。保守派韩国人始终拒绝接收难民,认为此举是养虎为患。 

“韩国政府给我这样的人提供帮助,很多人感到气愤,我觉得是他们没搞明白。”

金正恩大搞核武,全世界担忧不已,但许俊认为朝鲜平民百姓才是真正受害者,“每天都能在新闻中看到金正恩的消息,可是普通百姓的人权遭到践踏却无人过问。” 当然,在朝鲜的外国媒体受到严格控制,出平壤采访的机会少之又少,看到的都是官方精心营造的景象。许俊认为脱北者有义务发声,“我们不一样,我们是那些事件的亲历者。” 

“很多人都不信,但现实状况就是这么残酷。粮食短缺,每天都有人饿死,还有人在火车站露宿,这都是那里的真实状况。世界各地的政治人物都想着如何让金正恩放下核按钮,他们也应该关注关注朝鲜人民的生活状况。”

他还曾跟联合国的人传达过这些想法,但也承认,联合国管不了什么事。“他们无能为力,没办法逼政府做体恤百姓的事。总得做点什么才行,虽说可能很难吧,不能指望奇迹出现。

半岛统一梦 

过去这一年,川普在推特上威胁攻击朝鲜,金正恩毫不退让,朝鲜半岛阴云密布。脱北者们不免担心那些仍在故土的亲友们。自从离开朝鲜,许俊就没联系过家人。联系很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还是得找中间人牵线搭桥。问题是这种 “服务” 要价不菲,而且一旦败露就会给对方带来麻烦,许俊就放弃了联系家人的念头。 

他也不担心美军攻打朝鲜,因为他觉得即便兵戎相见也不会比现在的生活更糟糕。“打仗可能被打死,但是现在他们食不果腹,每天劳动15小时,怎么着不是个死呢?反正不会比现在更惨了。”

战争能实现朝韩统一吗?他不这么认为。金家王朝改朝换代势必需要中国点头。“中国对朝鲜有极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想改变现状,那就会改变。这应该是让朝鲜人获得自由的唯一方式了。”

金家倒掉还不够,“估计会有一个别的什么人上来,然后一切照旧。” 朝鲜精英集团享有极高特权,万一金正恩遭遇不测,肯定会推举一个新人上来维持政治生态,“他们肯定想要维持现状”。 

但他认为统一是迟早的事情,他也正为此付诸行动,于是才选择学习政治学。他还想去美国或者澳大利亚再读个硕士,最好是专攻社会福利的方面。“朝鲜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国家,也是最美好的国家,我始终想回到那里,回到家乡做地方官,带领百姓脱贫致富;如果统一没能实现,我就在韩国开始政治生涯。为此我还得继续深造十年,我要做好准备,有朝一日要回到家乡。我的爸爸和朋友们都还在那里,我得帮助他们。半岛统一将是实现目标的第一步,而朝鲜人自己也要做出改变,否则是不会有实质性变化的。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