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吹是女性在性爱中得到快感时最直接的表现形式。

你可能多少听说过 前段时间英国针对成人视频点播法律作出的修改,很多类型的成人视频被政府禁止播放,但重点是:女性又一次被忽视了。最新的条例规定,女方给男方口交的镜头是可以的,但反过来就不行。颜射镜头 OK,但不允许有女性潮吹的镜头。

事实上,女性的高潮只能通过短短的几个镜头展现,绝不能 “沾到任何人的身上”,也不能 “进入人体消化系统”。但说真的,如果身上连那点液体都不能有,拍女方潮吹的意义何在?男的就不一样,他可以射在女方身体上的任意部位,而且镜头还会不遗余力地展现这一点。

正如所有与女性相关的性话题一样,人们对潮吹的看法也有一段漫长而充满政治批判的历史。在学习性知识时,无论是看成人片,还是读医学期刊或文学作品,其实都会令你产生困惑。对直男来说,性很简单;但对女人来说,一些图像会令人不快:这些东西会让人联想到精神疾病,还有一些体现出了魔鬼般的占有欲 —— 总之,女人被压缩成了单一的形象,变成了外表性感的容器。

潮吹这件事,也许看起来只是单纯的肌肉收缩,实际却体现出了几世纪以来对女性肮脏的偏见。

成人片女星 “潮吹女神萨琪娅”(Saskia Squirts)人如其名,是个潮吹专家。“大概三年前,我发现自己有潮吹的本事,” 萨琪娅告诉我。“我不用刻意练习,天生就会。很难用语言描述这事儿,在高潮来临之前,你就能觉察到一些东西。就像堵住的喷泉口,在喷发之前会渗出水滴。潮吹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天然无害,男人们都很喜欢。如果你问我想喷在谁身上的话,我会选 杰森·斯坦森(Jason Statham)。”

在统计能潮吹的女性比例之前,首先得定义什么是潮吹,因为不同的定义,结果也会不同。虽然潮吹这个名字的历史还不是很长,但这一生理现象早在数千年前就有记录了,比如 公元4世纪的中国道教典籍中就有

在西方,最先提到潮吹的是公元前300年的亚里士多德,之后是公元2世纪的希腊哲学家盖伦。16世纪,荷兰医生格拉夫指出,尿道腺是女人的前列腺,也是潮吹液体的来源。进入19世纪,对女性的压抑达到顶峰。

而在如今在英国法律看来,潮吹的女人已被正式视为危险动物。

 

§

 

“19世纪,被认为是近现代首位性学医生的理查德·克拉夫特·埃宾(Richard von Krafft-Ebing)曾说过,会潮吹的女性属于同性恋,” 英国艾吉希尔大学犯罪学和刑事司法讲师兼性学历史研究者阿历克斯·戴莫克(Alex Dymock)说道。“这种观点源于对堕落,对性向扭曲的恐惧。在克拉夫特·埃宾的那个年代,充斥着对堕落的恐惧,人性永远在欲望和道德之中挣扎。潮吹被视为女性纵欲或性欲扭曲的象征,与女人在性当中的被动姿态和生育功能相悖。”

随着英国针对成人片的新法规的出台,很难说我们进步了多少。尽管有几个世纪的文献记载,成人网站上也都是些实打实的画面,但人们对于潮吹这件事仍然持有两个相对的观点:一部分人觉得女性是真的可以潮吹,一部分人觉得那只是尿而已。

例如,英国电影审查委员会(BBFC)就辩解称,他们是根据《淫秽出版物法》(Obscene Publication Act)制定的规则。该法案不允许在性爱场面中出现排泄物;因此,委员会禁止有尿液沾到身上,或者吞食尿液的镜头出现。所以,与此相似的潮吹镜头也必须剪掉。

“除非有证据证明,画面中展示的确实是潮吹而不是喷尿,只要有可能是后者,委员会就必须删去这些镜头,” 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们。“我们聘请的医学专家认为,一些声称是潮吹的镜头中,那些液体实际上是尿液。”

迈尔斯·杰克曼

迈尔斯·杰克曼(Myles Jackman)是一位专门从事淫秽信息法律工作的律师,他认为这种模棱两可的规定已经与现实脱节。“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完全没道理,” 他告诉我。“在历史上,审查者通常会反对歧视女性潮吹的人,但如今他们不仅默许这种歧视,还拒绝面对现实。”

在1981年的电影《深入安妮‧史普林科》(Deep Inside Annie Sprinkle)中,安妮‧史普林科(Annie Sprinkle)是第一个向观众展示自己潮吹过程的成人女星。20世纪80年代,女性主义者对于潮吹表达了不同意见。对一些人来说,潮吹是男性幻想出来的产物;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2001年,本·多佛(Ben Dover)的电影《英国潮喷女王》(British Cum Queens)送审,BBFC 要求删去其中潮吹的情节,遭到女性主义者的强烈反对。反对者提供了医学上的证据,证明女性 “射精” 的确存在,且排出的液体并非尿液。

关于潮吹镜头的去留,最引人注目的一场论战发生在2009年,由成人片制片人安娜·斯潘(Anna Span)发起。当时,委员会要求斯潘删去《女人之爱》(Women Love Porn)中他们称之为 “尿色情”(urolagnia)的镜头。而斯潘坚持,那是潮吹。她将大量医学资料寄给委员会,以证明潮吹画面是完全合法的。她还附信道:“各位审查官都看到了,女性射精的速度、排放量、粘稠度、气味和外观都和尿液不同。老实说,连我们自己都感到吃惊,包括片中被 ‘口爆’ 的男演员 Dean。”

斯潘最后赢了。但即使她获得了胜利,其他含有潮吹镜头的成人片仍然无法逃脱删减的命运。委员会似乎还是认为,《女人之爱》中的镜头属于 “尿色情”。当时,一位发言人说道:“在这部作品中,几乎没有特别针对 ‘尿色情’ 的描写。委员会根据法律建议,将作品视作一个整体,根据《淫秽出版物法》,该作品中不存在起诉可能,因此委员会通过该作品。”

无论如何,这场胜利有其重大意义;因为尽管不情愿,委员会还是做出了让步。“安娜的胜利影响不小,” Television X 的领导克里斯·拉特克里夫(Chris Ratcliffe)说。“委员会一开始持完全禁止的态度,现在,在单独的几个镜头里出现潮吹,是可以接受的。”

如今,性教育工作者和专家们已经对潮吹一事十分热衷,还提出了五花八门的建议,教你如何潮吹,并鼓励女性大胆释放自己,不必在意弄湿床单。伦敦 “Sh!” 性用品店的人说:“在女性极其性奋,激情达到顶点,还有强烈的 G 点刺激之下,很有可能发生潮吹。根据临床分析,潮吹时的排液绝非小便,就跟男人射精一样,是 ‘没有精子的精液’。干嘛对潮吹这事表现得那么紧张?如果潮吹能给自己和爱人带来野性的快感,为什么要阻止它呢?”

问题是,就算成人片中一些女性排出的是尿液,那又如何呢?女性排精的确存在,她们只是想展现一下而已,很正常嘛。用法律约束人们的看片习惯,这不仅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还脱离了现实,而且展现出厌女倾向。把女人的性欲视作疯狂与混乱的深渊,这是一种陈旧落后的偏见。

潮吹是女性在性爱中得到快感时最直接的表现形式,如果成人片中女演员假意逢迎的笑容和机械的呻吟能因此改变,又何乐而不为呢?女士们,继续潮吹吧。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