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是同性恋,对此我没意见,我支持同性恋权利,但是我的小孩绝对不能是同性恋。”

本文原载于 VICE 印度。

每次在台上表演脱口秀,我都会问台下的观众一个问题:如果他们的小孩出柜,他们会是什么感觉。大部分时候,台下都是一阵冷场,有时也会有人赏脸捧场,回一句 “那还用说?”,然后尴尬地干笑几声。在这些为人父母的观众当中,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我知道你是同性恋,对此我没意见,我支持同性恋权利,但是我的小孩绝对不能是同性恋。” 他们坚信自己的小孩没有出现同性恋的 “症状”,所以他们很安全。我们接受你有同性恋的症状,但我们的小孩不能被你们传染。绝对不能。 

今晚我坐在这里写这篇文章,明天就是我的27岁生日。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走遍了这个国家的三座城市,不仅只是以一名喜剧演员的身份做脱口秀表演,更是以一个同性恋的身份,试图去了解外界对于印度 LGBTQ+ 群体的认识和态度。几天前,印度最高法院裁定同性性行为无罪,意味着377条款终于要成为历史,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的变化。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作为酷儿人士,我们似乎争取到了巨大的进步,但公众对于我们的认识依然极其有限。好几次和外人交流,都让我心生凄楚,因为我发现虽然我在这个国家生活了27年,但我的存在依然不合法。 

解读377条款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印度刑事法典》第377条由来已久。很多时候,它只是被不法分子用来作为骚扰同性恋伴侣、敲诈勒索的工具。377条款其实是我们伟大的英国殖民主效仿《1533年暴徒行为法》(Buggery Act of 1533)制定出来的。如果你去 google 搜索这项法律,你将会看到一张男人操羊的恶心图,光是这张图就能迫使让你赶紧关闭浏览器,以免被同事或者家人发现你在看这种图片,并且怀疑你意图不轨。因此,你可能永远不会花时间去了解这项法律。没问题。 

简单来说,这项法律就是禁止民众肛交。你的阴茎只能老老实实待在阴道里。 

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印度社会的同性恋,我究竟享有哪些权利?对于这些信息,我基本都是通过二手渠道获得。在印度,我们很少有相关的网络活动,所以我只能经常在报纸上不起眼的角落,苦苦寻找带 “同性” 字样的文章。而在印度,“377条款” 俨然已经成为同性恋的同义词。而自从这项条款遭到法院质疑后,我才得以通过 Facebook 和 Twitter 了解到更多相关信息。

2009年,当德里高等法院宣布废除《377条款》时,我和大部分印度 LGBTQ+ 人士一样喜极而泣。结果2013年印度最高法院将判决推翻,又重新将同性性行为列为犯罪。这时,我已经对377条款有了足够的了解,明白它见不惯我在卧室里做的事情,更别说在公共场合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当年废除这项法律,一度让我们以为作为同性恋,我们已经获得了自由。 

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向支持同性恋。因为流行文化的传播,曾经被视作鸡奸的行为正在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但是在印度出柜带来的麻烦,远远超过这些支持者的想象,哪怕377条款已经在昨天被推翻,也难以迅速改变现状。首当其冲的挑战,就是要说服我们尊敬的宗教团体顺应时代潮流。但因为377条款总是被宣传为用来打击恋童癖者的法律,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如何就此展开讨论。这个问题只能留给那些能够平心气和解决这个问题的社运人士。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宗教团体都不反对对这项法律进行修改,但只有三个基督教组织除外。大家自行理解吧。 

我们的现状


通过和印度街头民众的对话,让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个人都知道同性恋者的存在。在他们看来,身为同性恋并没有错,仅仅因为他们的存在而排斥他们、甚至在肉体上伤害他们是没有道理的。不管是孟买班德拉的大学生,还是浦那的人力车司机,还是班加罗尔科拉曼加拉的小巷里卖烟的小贩 —— 所有人都同意我们并没有及时倾听同性恋者的声音,而且盲目地将同性恋群体视作过街老鼠。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幸的是,他们的同情到此就结束了。如果你是能够轻易混入这个非男即女的社会的同性恋人士,那么恭喜你,你不用像那些 “太娘” 或者 “太爷” 的同性恋者一样饱受冷眼和歧视。最惨的是印度的跨性别群体。虽然国家法律服务局已经在2014年做出一项历史性决定 —— 承认跨性别者为第三性,但在印度,跨性别者依然很难作为第三性别被接受。

在最近的一次节目中,我问另一位喜剧同行,知不知道跨性别是什么意思,结果他只是把手拍得啪啪响,我就知道他脑子里装的都是屎。跨性别女性一直被视作一小撮异类,在人们眼中与乞丐无异。但自古以来,跨性别女性又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许多人都渴望得到她们的祝福。我们就是生存在这样一个可悲而矛盾的社会之中。 

我听过很多惨绝人寰的故事,讲述跨性别者如何被追捕、殴打、折磨、强奸,甚至被杀害并弃尸大海。就算他们生病去医院,医院里也不会有人给他们看病,要么就是直接叫他们排到最后。我们的司法部门对不起这个印度最受崇敬的群体,不管我们怎么做,都无法弥补我们对这个国家的跨性别群体带来的伤害。关于跨性别如厕的争论依然在继续,他们的就业率依然很低,更别说他们的住房问题。 

年轻的时候,我幻想着能和我的另一半一起住进一座漂亮的花园公寓,养只宠物,带个孩子。长大后,我意识到377条款只是冰山一角,要找到一家愿意给我这种出柜人士租房的房屋协会简直比登天还难。更要命的是,2016年的代孕法案更是给同性恋夫妻浇了一头冷水。感觉同性恋的人生就像一款难度越来越高的游戏,还没等你见到 boss,就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 

我们的未来

印度酷儿群体权利运动的不断发展,终于让我们迎来了377法案被彻底废除的这一天。奇怪的是,这项曾经给无数酷儿人士造成严重伤害的法律,在一些非同性恋人士眼中,却是一件可以轻松翻篇的事情。我反复强调这项法案影响的不只是同性恋,而是每一个人。我们知道它很快就会被废除,但是这么多年来它给酷儿群体带来的污名,又要如何去除? 

那么问题来了:印度酷儿群体争取自由的斗争究竟有没有希望? 

希望还是有的,现在已经有很多位高权重的人支持我们的事业,我们甚至有了有公开出柜的 CEO 和王子。在同志骄傲大游行期间,很多父母和他们的孩子一起走上了街头。很多医生也在想办法弥补他们的过错。每年都有很多医生参加骄傲大游行,让公众知道他们这个群体曾经伤害了这个国家最受打击的一群人。就连我们的律师也变得越来越聪明,他们不再只是从性别的角度为我们辩护,还指出仅仅因为爱另一个人就被判为犯罪的不合理性。他们也许曾经发表过一些奇怪的言论,但是只要同心协力,我们就可以改变现状。 

下一个问题是,获得自由后我们应该怎么做?

同性性行为被裁定无罪后,很多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但是同时这也将打开闸口,让更多的问题汹涌而来。印度的酷儿群体应该减少内部混战,准备好迎接全面的挑战,而获得合法结婚证只是其中之一。377条款被废除并不意味着我们的苦难到此结束,还有多相类似的法律需要修改。我们需要质问这类法律的本质,而不是让它们继续用所谓的 “自然法则” 来约束我们。 

封面图来自普利安卡·简恩(Prianka Jain)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