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墨西哥和很多其他的美洲国家,新年庆典都少不了皮纳塔。人们把糖果和彩纸塞进这个五彩斑斓的罐子,然后再敲碎,左右人都沐浴在甜蜜的糖果雨里。感谢住在墨西哥小镇阿克曼的一家人,让手工制作皮纳塔的传统技艺不断获得传承创新。

1999年,罗马娜·扎卡里亚斯·卡玛秋(Romana Zacarías Camacho)的丈夫尼古拉斯·奥提兹·瓦伦西亚(Nicolás Ortiz Valencia)突然去世,一个艰难的现实随即摆在了她面前:这个墨西哥女人不仅失去了自己的挚爱,还失去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卡玛秋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养活四个孩子,于是她干起了老家阿克曼最有名的生意 —— 制作皮纳塔。

卡玛秋27岁的女儿安娜·莉莉娅·奥提兹·扎卡里亚斯(Ana Lilia Ortiz Zacarías)回忆说,“我妈妈报了一个皮纳塔制作班,第二年,她就做了50个皮纳塔卖钱,同年,她还收了53个女学徒。她的皮纳塔越做越多,到后来,我们在圣诞季已经能做10000到15000个皮纳塔。” 

2016年5月,卡玛秋因糖尿病去世。但在2010年,她被国家授予 “皮纳塔女王” 的荣誉称号,而她的皮纳塔制作技术也没有失传,如今,她的孩子依然在阿克曼镇 —— 也就是这项墨西哥传统诞生的地方 —— 继续做皮纳塔生意。

1518450443481526.jpeg位于阿克曼镇入口处的迪亚哥·德·索里亚修士雕像。

虽然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各种不同版本的皮纳塔,但在墨西哥,敲碎皮纳塔的传统要追溯至16世纪西班牙征服阿兹特克帝国时期,而且这项习俗还把阿兹特克和基督教传统融合在了一起。

阿兹特克人每年都会祭拜威齐洛波契特里(Huitzilopochtli),也就是他们的太阳神和战神。威齐洛波契特里的出生与冬至有关,所以阿兹特克人在12月份的所有庆祝活动都是为了这位神明而举办。在节日伊始,祭拜者们会在一个陶罐里装满羽毛和宝石,然后把陶罐挂在神庙上,用一根棍子敲破陶壶,以这种方式供奉神明。 

为了对抗这一传统,阿克曼修道院的一位传教士迪亚哥·德·索拉里亚修士(Friar  Diego de Soria)发明了一种名为 “Las Posadas” 的圣诞节预热活动,这个节日从12月16日一直持续到24日,专门用来庆祝圣母玛丽怀孕。在 Las Posadas 期间,这些修士也会像阿兹特克人一样敲陶罐,但他们会在陶罐上涂上鲜艳的颜料,并给陶罐装上七个尖角,代表七宗罪。另外,修士们还用糖果替代了羽毛和宝石。鲜艳的色彩和诱人的糖果都是为了诱使阿兹特克人背离他们的传统神明。

今天,阿克曼依旧保留着这项传统。阿克曼坐落于墨西哥城以北,镇上有一座殖民时期修建的修道院,当年这座修道院的作用就是帮助西班牙在墨西哥传教。阿克曼的美食非常有名,特别是 Mixiote(墨西哥式辣肉)和可口的龙舌兰酒,但小镇最受关注的的时候,还是每年的冬季节假日,也就是人们争相敲打皮纳塔的时期。

1518450453396518.jpeg

卡玛秋把自己家改造成了一间皮纳塔作坊,并让他们一家成为了阿克曼皮纳塔传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走进他们的作坊,我能闻到一股新鲜的染色纸巾和浆糊味,到处可见红黄蓝紫、色彩鲜艳的皱纹纸。天花板和墙壁上也挂满了数以百计、大小各异的皮纳塔,其他的皮纳塔则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地板上。作坊里共有八个人(包括卡玛秋的家人和雇来的员工)装点这些皮纳塔,为上架销售做准备。每只皮纳塔的价格在20比索(1美元)至3500比索(170美元)不等。

卡玛秋的皮纳塔之所以能在阿克曼的诸多皮纳塔中脱颖而出,靠的是她别出心裁的设计。她把纸片剪成叶子状,然后在皮纳塔的中心贴上一朵一品红,让它看上去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卡玛秋的女儿安娜·莉莉娅·奥提兹·扎卡里亚斯跟随母亲的脚步,研究出属于自己的全新设计。她把纸折成半开的甜筒状,然后凑在一起做成一朵花,扎卡里亚斯把这个设计叫做 “调情”(The Flirt)。

1518450459782036.jpeg

在我参观作坊时,卡玛秋的外孙从一扇门后走了出来。他看上去大概七岁,双手捧着一个皮纳塔。这是他亲手制作的第一个皮纳塔,所以他满脸都是掩藏不住的自豪。这个男孩捧着他的作品在作坊里炫耀了一圈,告诉大家自己只用九分钟就装点好了这个皮纳塔。

这类皮纳塔做起来很简单,但很花时间。首先,你要准备一个吹好的气球,然后用一层又一层的报纸粘在气球上,作成一个罐状。这可能是整个制作流程中最耗时的一道工序,因为胶水多久能变干取决于天气状况。扎卡里亚斯告诉我们,如果天气晴好、气温够高,这个皮纳塔基底能在一起天之内完成;但如果是阴天,可能要一周时间才能完全变干。装饰尖角通常需要30分钟,而装饰基底则需要大约45分钟。

1518450463282603.jpeg

我发现作坊里的所有皮纳塔都是用报纸做的,但根据传统,皮纳塔应该是用陶土制作。扎卡里亚斯告诉我:“以前我们都是在一个陶罐上粘满报纸,然后用硬纸板和纸巾做成尖角粘在上面 —— 当然我们的作坊是用电光纸和皱纹纸做尖角。如今,大部分的皮纳塔都是用纸壳做的,因为陶罐容易伤到小孩子,现在基本没人愿意买陶罐皮纳塔。”

1518450468291060.jpeg阿克曼皮纳塔女王。

1518450473448116.jpeg胡利安·麦康奈金·兰吉尔·索萨,Pomposa 作坊的创始人。

卡玛秋的作坊对现代皮纳塔制作工艺产生了巨大影响,并在阿克曼催生了其他皮纳塔生意人,胡利安·麦康奈金·兰吉尔·索萨(Julián   Meconetzin Rangel Sosa )便是其中一员。索萨从13岁就开始在卡玛秋的家庭作坊里制作皮纳塔,今天他已经开了一家自己的作坊 —— Pomposa。每年节假日期间,索萨的作坊能生产2500到3000个皮纳塔。他的产品价格同样千差万别,装饰性的皮纳塔只需23比索(1.25美元),而高达10英尺的巨型皮纳塔售价超过3500比索(188美元)。作为一个年轻的创业者,他的主要销售渠道是社交媒体,在网络的帮助下,他把很多皮纳塔卖到了墨西哥城。

索萨并非阿克曼本地人。15年前,受大城市生活压力所迫,他的家人带着他从墨西哥城移居阿克曼。在阿克曼定居下来后,索萨被这里的皮纳塔深深吸引。他还特地在自己的右臂上文了一只皮纳塔。他告诉我,他之所以这么热爱皮纳塔,因为皮纳塔能够传递制作者的心意。 

“打从我开始制作皮纳塔起,我对颜色的调度、编排,就一直在反映我作为一个工匠的情感,”

1518450476136182.jpeg

索萨的公司是在国家创业研究院的资助下成立的,他自己设计了一个企业 logo,并将 “Pomposa” 注册为商标。不同于其他本地工匠,索萨天天都把一件印着公司标志的衣服穿在身上。他还为学校和女性团体开设教学课,这些女性往往会建立自己的作坊,并接受 Pomposa 的外包任务。 

“刚起步的时候,我只在一间学校开课,能卖出20个皮纳塔就要谢天谢地了。一年前,我收了22个女学生,幸运的是,这些人当中,有六个人现在已经开设了自己的作坊。她们产量不高,但我会支持她们。我会向她们订购皮纳塔,或者让她们帮助我接单。对自己的学生没必要太冷漠,单独一家作坊是没法生产足够的皮纳塔,这些东西做起来很花时间。”

1518450481924077.jpeg

除了合作生产和利用社交媒体销售之外,索萨在装饰皮纳塔的过程中也不断创新,他用一台切纸机代替了剪刀,提高了剪纸效率。他还设计了一根简易的桅杆,专门放置正在装饰中的皮纳塔,这让他可以充分利用狭小的空间。他的作坊能够制作高达10英尺的巨型皮纳塔,里面能装超过33磅的水果和糖果。但索萨告诉我,制作皮纳塔最困难的部分不是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而是对这项传统工艺投入热情。

“我们都热爱皮纳塔,” 索萨告诉我,“如果对皮纳塔没有爱,那这项工作就会变得很辛苦。如果对颜色没有感觉,对它代表的含义没有理解,你是没法做好皮纳塔的,因为每一个皮纳塔都能反映出制作者的心意。”

1518450485861213.jpeg

编辑: 邢逸帆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