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服装的美学体现出某种强烈的主张,在那个太空竞赛、服装设计突飞猛进的年代里引爆了一股乐观主义的时尚潮流。

坐飞机这件事儿我一直不觉得有什么可兴奋的。我爸来自加拿大落基山区阿尔伯塔,母亲是美国人,这意味着我从小就是个空中飞人。我跟其他飞人们一样,有好多时间在飞机上百无聊赖,坐在狭窄的机舱里,穿着大号背心,吃着塑料盒中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玩意的飞机餐。

坐飞机真叫人讨厌。真的,国际航空旅行本应该是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奇迹,为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半个世纪不到,坐飞机就从 “伟大的探险之旅” 变成日常的苦劳役。

我爸出生在二战后,我爷爷奶奶那一辈人都是在飞机上抽雪茄喝鸡尾酒的。当时飞机乘客个个西装革履,空乘人员的衣装则能省则省,这种 “云端男孩俱乐部” 的氛围真是现代厌女者的梦想啊。

当年那种空中花瓶的空姐形象,实际上映衬出了女性求职遭遇普遍性歧视的事实。六七十年代,适合女性的工作并不多,她们的穿着打扮也要迁就男性的普遍审美。难怪第一批 “职场芭比” 娃娃里面就有空姐的角色。

When-Sex-Ruled-the-Skies-1-of-1.jpg1965年,布兰尼夫国际航空乘务员身穿埃米利奥·普奇设计的制服。照片提供: Courtesy of Fiell Archive

不过,抛开这些性别歧视的因素,六七十年代的空姐制服的设计并不是单纯的 “满足男性审美” 。那个时代的空姐形象深入人心,集优雅、自由与性解放等诸多文化元素于一身,也从思想上激励了很多年轻女孩。

如今,我一个出生在世纪之交的女孩,都会忍不住被那个黄金年代的空姐制服所深深吸引。这些服装的美学体现出某种强烈的主张,在那个太空竞赛、服装设计突飞猛进的年代里引爆了一股乐观主义的时尚潮流。

所以我精选了一批六七十年代的航空制服,以此入手,感受它们背后的时代气息。

布兰尼夫国际航空1965年款 “太空服” ,埃米利奥·普奇设计When-Sex-Ruled-the-Skies-5-of-6.jpg左图: via Alamy / 右图: Courtesy of Fiell Archive

1965年,布兰尼夫国际航空(现已倒闭)聘请风格激进的意大利时尚设计师埃米利奥·普奇打造空乘制服。普奇交出的作品充满未来主义风格,鲜艳的颜色体现在套装的各个层次之上。这套衣服遵循模块化设计理念,层层搭配,从热带地区飞到北极圈都不成问题。在飞机走廊里脱掉外层衣服也算是这套设计的卖点之一。

最大的亮点则是透明的 “防雨球” 泡泡,明显借镜当年的宇航员头盔。这个设计不但炫酷,而且还颇为实用,可以让空姐们保护自己的精致发型。

布兰尼夫国际航空1967年款乘务制服,埃米利奥·普奇(Emilio Pucci)设计When-Sex-Ruled-the-Skies-1-of-6.jpgPhoto: 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太空服” 大获成功,促使布兰尼夫和普奇再度合作,对制服进行改良,以顺应当时的设计潮流。1967版的太空服造型更加浮夸,可说是反映了当时流行的设计精神。

这款制服融入了迷幻文化元素,在多层搭配的现代主义造型之下,是明晃晃的 “迷幻艺术” 风格图纹。透明泡泡的设计仍然保留,不过这里就不只是宇航员头盔这么简单,它还有 “从里面看,视野扭曲而迷幻” 这样的寓意吧。

希腊奥林匹克航空1969年款制服,皮尔·卡丹设计When-Sex-Ruled-the-Skies-2-of-6.jpgPhoto: Courtesy of Getty Images

1969年,人类登上月球,希腊这个国家虽然没有宇航研究机构,但还是跃跃欲试想借机搞一把太空营销。于是,希腊国内的高级航空公司奥林匹克找到了时装泰斗皮尔·卡丹操刀设计制服。

奥林匹克公司主打奢华航空体验,头能舱内居然备有一架小型钢琴,有专人演奏希腊民谣,取悦高级乘客;经济舱也毫不含糊,乘客餐具都是镀金制品,即便在浮夸的六十年代也算得上顶级豪华。

但这套衣服却毫无庸俗的金钱质感。这件连体斗篷以 PVC 材料制作,风格极简造型前卫,令人惊叹。衣服似乎与《2001太空漫游》的美学一脉相承,同时又极其实用,连体防水设计让空姐们在大雨中都不至于花容凌乱。白蓝色搭配的帽子有一种未来机器人的感觉,但另一方面,又让人想到希腊神话中的赫尔墨斯 —— 他可是长有翅膀的众神使者。

太平洋西南航空(PSA)1972-1976款 “票面模特夹克”When-Sex-Ruled-the-Skies-4-of-6.jpgPhoto: 旧金山机场博物馆

上世纪中叶美国有一大票航空公司,其中太平洋西南航空(PSA)无疑把厌女思想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在1972年投放了一批电视广告,充满双关暗喻色彩,讲的是空姐们参加选美比赛,还邀请观众一道参加。这种广告,放在今天简直想都不敢想。 PSA 售卖中间座位时的口号是那里的座位离空姐更近, “风光” (不难想象说的是什么)更胜一筹。微笑的空姐形象和这一套 “票面模特夹克” 一道,出现在 PSA 的各种宣传物料上面。

PSA 这套制服的设计思路与他们的企业形象如出一辙,颜色火辣,还搭配高筒靴。艳粉、亮橙色的聚酯材料极其惹人眼球,但也有一个问题:空姐们经常发现这套行头会被烟头烫出窟窿。

尽管美国全国女性联合会从1974年开始就抵制 PSA 使用这套服装, PSA 仍旧不为所动,直到80年代还在用这套制服。

德州西南航空1973款超短裤制服When-Sex-Ruled-the-Skies-6-of-6.jpgPhoto: Courtesy of ‘Airline Style’ by Keith Lovegrove, published by Laurence King

德州西南航空是根正苗红的美国南方企业,他们自然对 “卖票靠色相” 的道理了然于胸。从制服设计就可见一斑。这套衣服搭配了超高筒 go-go 靴,短裤裤底更是高上了天,另外还搭配了一条又厚又宽的超土气70年代风格白色牛仔皮带,可想而知,航空公司挑选的空乘人员都是年轻女孩。

CEO 赫伯·凯勒认为公司的目标客户群都是酗酒、性欲旺盛、 “100%正统美国人” 的男性乘客,难怪飞机上的酒水名字都是 “激情潘趣” “爱情药剂” 这样下三路名字。由此也可看出,所谓的 “美国爱国者形象” 跟 “父权思想” 确实是勾结在一起的啊。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小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