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但这哥儿们现在还躺在我的朋友圈里。每天除了雷打不动地背单词打卡,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交上了新朋友,但免费游了一次泳总不是件坏事儿。而且我相信如果邀请他再游一次,他肯定会慷慨赴约。

我真当过救生员

早上十点接到健身房的推销电话是什么体验?反正我觉得真是屎淋到头了。

“谢谢您,我不接受电话推销。” 礼貌地拒绝后,电话那头传来 “不办卡你早放屁”,就只剩下忙音了。我有点叫上几个人去把丫抄了的冲动,但又想到自己独身一人在外流浪,人手实在吃紧,只得作罢。不过这事儿给我的感触是,不仅得换个远点儿的健身房办卡,还需要交几个新朋友。

所以,使用支付宝最近上线的功能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这功能叫做 “到位”,你可以在此贩卖任何技能,陪聊、帮遛狗、教编程、做便当……不仅能以教学的借口免费健身,还有机会交上俩新朋友,何乐而不为呢?

来来回回刷了一遍,我发现附近的技能服务里还有个空缺 —— 教游泳。虽说做过救生员,但我的水平也真不怎么样。工作内容无非是在岸上来回走动,确保自己别睡着。现在还存在大脑里的记忆只有差点被狠毒的太阳晒晕,和看见火辣美女后拿救生衣遮挡住膨胀的下体。

我考虑了挺久,还是没写上 “曾经救过三名落水儿童” 这一光辉壮举。一来,这三名落水儿童都应是不及同龄人的智力发育水平,才会在还没自己高的泳池里溺水;二是毕竟久未沾水,给人太高的预估也不见得是好事儿。到时候非要我展示个十米跳台扎猛子,怎么下的了台?

1480904480954013.jpg

教学之前

填好资料发出,第二天就被人拍下了。我们互加了微信,商量好晚上七点在游泳馆碰面。他会给我刷卡,而我高风亮节,不收任何费用就教他踩水。

踩水就是仅凭双腿浮立水中,下颌也高过水面。这东西说难也不难,因为水性好的小孩儿看一遍就能自己靠着感觉完成;但肯定一点也不简单 —— 据这哥们儿所言,他已经连续好几年冬泳了,还没学会。

打开他的朋友圈探寻敌情,里面除了连续一百四十天的背单词打卡记录,啥玩意儿都没有。这种人最是可怕,当一个人可以坚持背半年单词,还有啥事儿做不出来?我感觉此人读书之时定是一代学神,专门趁着数学老师讲大题时提出第五种解法,然后冷笑一声去背马克思主义的主。

我赶紧在网上查了查资料,琢磨着就算没有教会,也算苦劳了。到时候大家面子上都好过。

1480895442994437.jpg

骑着自行车绕过周杰伦 《梯田》 MV 里面的小巷子,我提前到了游泳馆。微信上知会了一声,这哥们儿也到了。他从游泳馆窜出来,理的发型帅气得很,一点也不像微信上的极客样子。我们尴尬地打了声招呼,毕竟一会儿得赤裸相见。他说,我先下换衣服,就又跑进去了。

这游泳馆不大,看上去和 《阳光灿烂的日子》 差不多,完全是90年代的风格。再把教学内容在大脑里面过了一下,心情异常紧张。上一次教人游泳,带有不太纯洁的目的,整个教学过程只有打情骂俏和悄悄把手搭在学习者腰上。这次可是玩儿真的了,先不说教得不好在服务评价那儿得个1星差评,当面被骂也不是没有可能。

1480900924108068.jpg

我唯一一次当老师,是在大二。那时候不仅穷,还有数不尽的时间浪费。不知道是喝了什么狗血鸡汤,我竟然跑到一个皮包家教中心去申请了英语家教职位。整个家教生涯用朴树的 《生如夏花》 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在两次教学后,我收到了家长的电话,“小刘,这次孩子的期中考试成绩,非常之差。” 剩下的半句都根本不用听了,我赶紧道歉挂断了电话,然后自动消失在了教育界。

这次得重振雄风,我握着做好的笔记走入泳池。这哥们儿已经在里面游了好几个来回了,他从水里探出脑袋,泳帽、泳镜,甚至还有专业的泳裤,看起来跟孙杨没啥区别。

我本来打算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潜个10米,然后出水摸摸脑袋告诉他,“如果不是小时候拒绝了教练的邀请,我就跑去练跳水了。说不定风头还能盖过宁泽涛。” 可是站在水池边,一股遥远的恐惧袭来,那是人抗拒呛水的本能。得了,两三年没游泳,都退化干净了。

还是老老实实从扶杆那儿下吧。

1480897922544890.jpg

失败的教学

我把整个教学分为了三块。一是理论,把正规动作拆解后,一点点的核对他是否理解到位;二是练习,让他把正规动作连贯起来,形成肌肉记忆;三是纠错,在水里练习,然后看看哪里做错了需要纠正。

我们靠在泳池壁聊了聊动作流程和各个动作的意义 (感谢百度总能查到点东西),然后决定先看看他是怎么踩水的。

正确的踩水应该在身体基本直立的同时,双腿有节奏地向内下蹬夹。但这哥们儿似乎心态不太好,头两次蹬夹虽是有模有样,但第三次开始就会驼背下沉,然后双腿动作变形,跟微博里被放在水上的小狗一样。

我们回到岸上,把动作拆解开一个个地核对了一遍。我一只手握着他的脚掌,一只手扶着他的膝盖,带着他的肌肉适应踩水动作。但这哥们儿似乎由于长期摆腿打水,有些僵硬。而强劲的小腿肌肉让他无法将腿收高 —— 这是踩水较为重要的一点。

二十来个回合后把手松开,他自己也能完成这个动作了。我们再次入水,想看看效果如何。这哥们儿绝对是个特努力的人,每次试验动作都用最大的力气去完成。但是力气大不见得有作用,我们的理论和肌肉记忆步骤均宣告了失败。

1480906861138120.jpeg图片来源

我坐在岸上,看着他不停地踩水,懊悔不已 :下次再卖技能服务,真不能选这种自己也没把握的了。要是真学不会,该咋收场?他从水里钻出,一行鼻涕挂在鼻孔下,“现在咱干嘛?”

如果我们是熟到会一起游泳的朋友,我肯定直接说,“傻逼你鼻子上挂的是啥?” 但因为社交软件将我们俩凑在了一起,自然不好意思将陌生人陷于尴尬境地。于是我说:“你也累了,咱休息一会儿吧。”

我的视线完全无法从那串鼻涕移开,它慢慢的从鼻孔往下流,就快跑到嘴唇上去了。

“咱再练一次?” 我想让他再进进水,把鼻涕冲走。他扎进水里,再次窜出时鼻涕的确没了 —— 跑到下巴去了。我靠在泳池壁,假装思索下一步,考虑这鼻涕到底该咋处理。

他离我半米远,大口呼着气,刚才的一阵折腾又没少耗力气。也许是呛了点水,他从嘴里吐出一点泡沫,每个游过泳的人都知道那玩意儿是啥。都别给我假装自己没在泳池里吐过这些东西,我可不觉得谁会吐得少。

但关键是,平时吐完了自己也游走了,而我们现在正在角落练习踩水,动弹不得。这串泡沫浮在水面,跟随着波浪缓缓向我流过来。我闭上眼睛,仰头对着天花板 —— 我他妈再也不教人踩水了。

我们又进行了两三次踩水练习,试图找出他的错误。但不知是自己表述不够清楚,还是他无法完成动作,双腿一直都没有做出规范的蹬夹。他摇摇头,打算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今天也许是第一次学,还不能掌握得很好。我再练一段时间吧。” 

我交到了新朋友

从游泳馆走出,他拿着一个滑板。“咱顺路吗?” 这哥们儿住得离我挺近,刚好可以同道回去。我们终于有时间可以聊聊踩水以外的事情了。从 P2P 金融的发展趋势到北京暗藏着无数的神秘部门,我们聊得还挺投缘。特别是当他说到自己迷路进入某个戒严的国家养老院时,我感觉回到了某个烧烤摊,桌子上摆了十来瓶啤酒,正在听好哥们儿大侃他的奇遇。

寒冷的冬风和肌肉的酸痛被愉快的对话覆盖,我都快忘了这人是支付宝上冒出来的极客学神,我们认识也不过一两小时而已。分开时,我厚着脸皮问他,“下次还约吗?” “约啊?” “还是你刷卡吗?” 他没有说话,笑着滑远了。

虽然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但他现在还躺在我的朋友圈里。每天除了雷打不动地背单词打卡,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交上了新朋友,但免费游了一次泳总不是件坏事儿。而且我相信如果邀请他再游一次,他肯定会慷慨赴约。

软件里的技能服务我也没有取消,昨天又有一位老哥发来消息,“哥们儿教游泳多少钱?”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