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开脱的借口连那些听了 Skrillex 电子乐的蚊子都听不下去了。

3月30日,在马德拉斯鳄鱼基金会 —— 一家位于印度南部钦奈的爬行动物研究所里,一条属于濒危物种的古巴鳄鱼突然死亡。该动物园创始人、爬行动物学家 Romulus Whitaker 指控,他确定这条稀有的古巴鳄鱼是被隔壁喜来登酒店开 party 的声音给震死的。

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名单,古巴鳄是一种极度濒危的物种,马德拉斯鳄鱼基金会拥有四只雌性标本和一只雄性标本,此次被 party 震死的鳄鱼,正是四只雌性之一。Whitake 声称,这只鳄鱼生前非常健康,吃得饱,睡的香,就是因为酒店在草坪上开 party,声音超过了规定的分贝,重低音的 bass 震动让鳄鱼感到焦虑,直接导致其死亡。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一些鳄鱼爱好者们曾就 酒店噪音影响鳄鱼繁殖与行为模式 的问题 频频与其交涉,喜来登酒店也一度保证,“会遵守法律规定,控制分贝数”。

讽刺的是,从70年代开始,这家喜来登酒店一直把 “鳄鱼景房” 当成营销手段之一。但鳄鱼一死,他们却立马声明 “不负责任”,且开脱的理由也颇为新颖:酒店方面称,声音具有明确的边界,鳄鱼死在隔壁沙滩上,又没死在开 party 的草坪上,因此与他们无关 —— 真是逻辑鬼才!假如鳄鱼在草坪上,死的还会是鳄鱼吗?

人类对环境造成了各种各样深远的影响,而噪音确实是一种严重的环境污染 —— 连那些听了 Skrillex 的电子乐就吸不下去血的蚊子 都能证明这点,就别找借口了。

封面图片:被震到暴毙的可怜大鳄鱼 Madras Crocodile Bank Trust/Centre for Herpetolog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