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们的请求,搞科研的宋教授和领导都了解。修路的事情还在讨论,但是什么时候修,怎么修,还要等到 “时机成熟”。

白马雪山下,矗立在悬崖边的藏式寺院,静静地看着奔涌的怒江流过。

“James,醒一下,我们快到了。” 刚到云南不久的 James 显然还没有适应这里的山路,晕了一路。James 是一名美国学生,美国政府资助他到这儿进行关于濒危物种 “国宝” 滇金丝猴的研究。到了云南后,他找到了云南大学地理学宋教授寻求帮助,教授因为惦记着沿途的一个温泉便一口答应,叫上我作为翻译,外加研究生小刘,开着教授自己的 “大发” 牌面包车风风火火地出发前往我们的目的地 —— 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塔城乡。

顺着一个藏族老人指的方向,穿过了山腰间一个美丽的藏式村庄,我们从大山深处开去。老头的话似乎吓到了小刘,紧张地问宋教授 “老头说接下来都没路了,我们这小面包能行吗?” 教授只是扬起嘴角笑了笑,加足马力冲过了一条小溪。“再撑四十分钟就能到了!” 才一说完,“咔!” 的一声,车停了下来。原来是汽车的挡水板松落了,被绞到了轮胎里。“莫怕!” 宋教授一把拔出挡水板,放到后备箱里。车子再次启动了,小刘这才送了一口气。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09.02.png山路上颠簸的小面包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由于路上的耽搁,到达柯那格化箐时天已近黑,车灯照亮的村口一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已经等候我们多时。

“宋教授,基地的床铺已经准备好了,山上冷,所以我烧了一些热水在柴房里,你们早点休息吧,明早七点我会准备好早餐。”

跟随着这个小姑娘我们进到了一栋黑漆漆的木头院子,其中一个亮着灯的房间里有几张木床。“之前科考队来这里都是住在农户家里,后来探索频道资助修建了这个基地,现在还没完工,我们就将就一下吧。”

第二早被冷醒的时候小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小花就是昨晚等我们的姑娘,地理协会雇了她平时照看基地。她准备完早餐就去喂猪了,宋教授说格化箐这里是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里金丝猴族群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要研究这里的猴子可以先研究下住这里的人,便让 James 带领我们去村落里面逛逛,说完便回房间睡觉了。

不同于山脚下的藏族村落,这里居住72户人家全是傈僳族,而且都有一个独特的姓 —— 蜂。傈僳人很久前放弃了和藏族争夺农地,搬进了深山里,成为了神秘的丛林猎人民族。古人形容他们是 “衣麻披毡,岩居穴处,利刃毒矢,刻不离身,登山捷若猿猱。以土和蜜充饥,得野兽即生食。尤善弩,每令其妇负小木盾前行,自后射之,中盾而不伤妇。”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2.59.png长得像金丝猴的研究金丝猴的美国学生 James

才走出基地,一个胖胖的汉子,挂着两条晶莹剔透的鼻涕,堵在基地门口呆呆地盯着 James 看,James 一脸茫然。那胖子用手一抹鼻涕嘴巴里面清晰地蹦出了一个词 “Hello?”  James 没反应,他又说道 “Bonjour?” “Guten Tag?” James 这才醒过神来回了他一个 Hello。胖子高兴地让开了道,跟着我们后面又是唱又是笑,一直跟着我们来到了户人家,一个30岁左右的农妇抽着烟斗走了出来给了胖子一把瓜子把他支走了。

“你们是来看猴子的吧,来来来,围着炉火坐,太冷啦。”

我们围着那冒着甜甜酒香的土锅坐下后便和她攀谈了起来,James 提问,我翻译,小刘做笔记。

“您见过金丝猴么?”

“见过了嘛,有的时候哦,胆子大的猴子会趁着早上没人跑来村子里面找吃的,那些母猴子哦,抱着小猴子就远远地挂在树上看着。”

“格化箐这片山有多少猴子呢?”

“有多少么我认不得,现在的猴子数量比我小时候多,但是肯定不是一群,现在这些猴子哦,经常打架,叽叽喳喳呢一个村子都听的见,之前德国人说是因为附近几片山的猴子都跑来这里了。”

“你们家捕过猴子么?”

“捕喃猴子哦,违法的,抓起来丢监狱里面。倒是记得爸爸妈妈以前哦,穿猴子皮做的马甲,帽子。”

“那些马甲和帽子还在么?”

“不在了,被县里面没收了,86年的时候来把枪都收了,不让打猎了。” 说罢,她抽了一口手里的烟斗,一股奇怪的中药味弥漫开来。

“那么村子里面有曾经捕过猴子的猎人么?”

“有呢嘛,这个要去问叁老倌儿,他是以前的猎头。” 土锅里咕噜咕噜冒泡儿的东西,似乎也已经熬成了。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3.59.png招呼我们烤火的农妇

叁老倌儿,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光头上有一个巨大的伤疤,像月球上的陨石坑。

“我们傈僳人都是猎人,什么都猎,除了猴子。猴子是神啊,几百年了没人敢打猴子。直到我大概二十岁那年,村里没吃的啦,断粮了。平常没吃的可以出山找藏民换,但那年连藏民都没吃的。没法,只有打猴子了,猴子肉的味道?酸得很!难吃!只好把皮做成衣服穿。” 说罢,老头去找了顶帽子戴上,说他头上少了块骨头,特别容易头冷。

“后来,80年代的时候,说不让持枪了,违法的,让把枪交出来。没了枪我们这些猎人还能做什么哦,头几年日子真呢不好过,听其他村子说有外地人来收猴子皮,因为没吃的我们打过一次,拿来换钱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做的。后来政府帮助我们,你看看这些太阳能,电线,都是政府帮接呢,后来这些外国人跑来看猴子,又教我们种药,养殖这才算有个活路。” 老头说到这时,莫非是农妇家一人喝了两碗的奇怪的酒饮料缘故,一股酒意涌上头来,我撑住继续听老头讲了下去。

“我头上这个疤?大狗熊抓呢。枪都被收了,我拿把砍刀就去放牛,才进山就遇到一只大狗熊,那个熊哦,站起来怕是有两米高,一巴掌拍过来我躲了过去,我刚想拔出砍刀砍,就没躲过第二掌。狗日呢熊一巴掌就把我拍去山沟沟里面,当时我还有点意识,结果那个狗熊跟着跑过来,给我拔来拔去的玩,估计我的头就是那时候被踩到一脚,就昏过去了。醒过来后医生说啊,我头骨都被踩裂了,只有取了出来。要是有枪么不给它熊头上轰几炮!”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4.26.png脑袋上少了一块儿骨头的猎人叁老倌儿

蜂老爹,养蜂高手,由于担心蜜蜂哲到别人而选择住到了村外的山坡上。见到我们三个晕倒转向的样子便招呼我们去山坡上坐会。老爹手里面也拿着一个烟斗,烟的味道和那农妇抽的一样,自己抽一口,又朝那蜂巢喷上一口 “这样蜜蜂就会安静下来了,来抽一口醒醒酒吧。” 躺在被阳光烤暖的草地上,听着远方传来的猴子叫,抬头是极蓝的天,侧看是莫名的小黄花。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4.53.png蜂老爹

我们摇摇晃晃,呼着酒气回到基地。宋教授一见便哈哈笑了 “肯定是喝了 ‘力基’ 酒了,快去躺一会儿。”

James 睡醒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宋教授。“教授,我认为当地人的生活状态好坏对金丝猴保护有很大影响,只有当地人生活条件好了,才不去伤害金丝猴,我想多了解一下当地人的需求,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吗?”

“这还不简单,小莫,你去帮忙买三箱啤酒,找美国政府报销。”

“什么?我们才刚醒就又要喝了?” James 有点不太理解。

“不是我们喝的,James,你跟我去见一下村长。”

一个小时后,村长家,村民手里拿着的比山外贵出两元的啤酒已经畅所欲言起来。宋教授也不多说,只是手里拿着一个包谷,一颗一颗地把玉米粒剥下来。

“老乡们,我们想来了解下大家生活上的困难,看看有什么可以改善的地方。我这里准备了道路硬化,垃圾池,排水沟,球场和农业技能学习几个选项。我们采取投票的方式,一颗包谷代表一票,每人两票,不识字的可以请村长代投。”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5.27.png统计票数

“我要养蜂!” “篮球场!” “外面人说三七卖大钱,我要学种药!” 连挂鼻涕的傻汉都捏着两颗包谷犹豫着该投哪一票,而村长,却把他的两颗包谷放在桌上,不停地抽着烟。

“这些年来,感谢国家,感谢党,为我们通电,装太阳能,送米送油送电视。还要感谢这些老外,老远八远呢跑来我们这些山区,又是教我们养猪,又是教我们种菜,我们是真心的感谢。” 村长说话了,村民便安静了下来。

“但是了嘛,我们种了菜卖不出去,养猪养蜂没人来收,是因为没路啊。要我说,我们最需要的东西是帮我们修一条通外界的路。”

红帽子的护林员补充道 “是呢嘛!我们每天一大早进山赶猴子,把我们山里的猴子赶到旁边的山去,给游客看,周围的村子哦,开旅馆呢,卖饭菜呢,都赚钱啦,要是我们也有条路,凭我们山上这么多的猴子,到时候就起坎(发大财)啦。”

裹头巾的大妈,把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拉到我们面前,“这个娃娃,他爹妈上个星期下山的时候被水冲走的,再也没找到,修条路也就没这些事了。”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0.49.png会议室里烟雾缭绕

村民们又再次沸腾起来,不停地补充着修路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善。

“老乡们,你们的请求,你们的情况,我们搞科研的比谁都了解,也向领导反映过,修路的事情还在讨论,什么时候修,怎么修,时机成熟会让大家知道的。” 宋教授把大家安抚了下来,James 认真地看着这一切,也认真地听着每一句话,虽然他不懂中文,小刘不停地在他的小本子上记录着。

入夜了,宋教授推开基地的门,一股冷风涌了进来,他放下怀中抱着的黑毛猪火腿。

“这种黑毛猪,瘦,香,外面很难吃的到,我找老乡买了一块,今晚太冷了我们吃点肉暖暖。”

“教授,既然修路可以极大的改善村民的生活条件,为什么迟迟没有修一条呢?我不太理解。” James问道。

教授正专注的和小花把火腿连皮切块,加上土豆,草果,放入洗米水熬的乳白色的米汤里,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到 James 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 James 尝试进山两次,可惜并没有看到猴子,教授由于还有公务在身,只有把 James 和小刘留在格化箐,并托付山外旅游区里工作人员十天后进山接 James 他们,然后和我提前回昆明了。

两天后,接到 James 的电话,他激动的说道 “I saw them, man. They do look like big golden fluffy fruits hanging on the tree man.” 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长得像金丝猴的研究金丝猴的美国学生的模样,希望他已经寻找到他的答案。


下拉浏览更多照片:

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8.41.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8.47.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8.58.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9.06.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9.20.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9.27.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19.57.png屏幕快照 2017-11-09 下午5.20.04.png

编辑: 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