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离开色情业,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退出。

“我接下来要念关于 3P 的段落,大家都 OK 吧?” 爱莎·阿奇拉(Asa Akira)打开她的新自传《肮脏的三十岁》(Dirty Thirty),向在场的粉丝问道。不到一米六的她站在蓝色长袜书店(Blue Stockings)里的麦克风后面,蹬着 Louboutin 的恨天高,即使在八月的高温下也披散着一头黑色长直发。这里是纽约下东区的一家激进女性主义书店。“不念 3P 部分的话,就念我以为自己是双性人的那几段。”

31岁的阿奇拉不仅是一名新兴作家,也是色情业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她已经出版了两本大受欢迎的书,也出演了超过500部成人电影,网上也有许多她的色情视频。作为成人女星,她获得了很多奖项,包括 AVN(Adult Video News,《成人影片新闻》杂志)2013年度最受欢迎女星,并且蝉联2011和2012年的最佳肛交场景奖,所以她常被称作 “肛交女王”。

两年前,阿奇拉出版第一本书《永不餍足》(Insatiable)时我采访过她。当时我就意识到她的确很有名,即使对于不怎么看 A 片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因为我只要和女性朋友说起她,对方就会反应道:“我觉得我男朋友对着她撸过……”

尽管拥有成功的事业,爱莎的生活却出现了危机。其实在初涉色情行业时,她和其他女演员一样,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份暂时的工作,准备做几年就退出。但如今已经8年了,进入而立之年的她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 —— 是要继续干下去,还是隐退结婚生子。工作之余,这种对未来的迷茫促使她写就了《肮脏的三十岁》。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34077-size_1000.jpeg

爱莎告诉我,“我写了很多东西,它们似乎拥有同一个主题 —— 当你到了30岁,又是个女人,你开始衰老,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不管我何时退出色情业,都意味着我要从零开始,我的朋友们在十年前就面临过的问题会统统摆在我面前。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要小孩,现在这是我心里最重要的问题……”

年纪的渐长使得爱莎更加焦虑,在这个崇拜青春美貌的社会中,许多女性也承担着同样的压力。美国对年龄的歧视不仅体现在色情业中(虽说有人就好熟女、人妻类的 A 片),随着年龄增长,人的整体价值也会随之下降。

爱莎的中年危机反映出社会上女性的生育压力。即使有些人像爱莎这样早早决定不要小孩而专注于事业,她们也不得不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而传统思想认为,当妈是女人的一个必经阶段。

在《肮脏的三十岁》中,爱莎写道:“我知道,如果我没有进入色情行业,我会为此后悔一辈子;但如果我不要小孩的话,我也不会真正感到满足。这两者是同样的道理。” 但如果她真的生了孩子,她担心自己的职业会给小孩造成不好的影响,毕竟自己的妈妈曾经是 “肛交女王”。

“这件事说起来很沉重,因为我认识一些有孩子的业内人士。我不会评判他们的选择正确与否,我认为他们处理得很好。但我记得小时候和父母吵架时,我总会说:‘我又没让你把我生下来!’ 这种话是最叛逆的,这也就是我担心的原因 —— 以后我的孩子要是因为我拍过 A 片而在学校里被人嘲笑,他们一定会想:‘她干嘛要把我生下来?’ ”

女性主义和性别研究教授、《色情作品新解读》(New Views on Pornography)的合著作者希亚·塔伦特(Shira Tarrant)认为,爱莎担心自己的性史影响做她母亲的能力,这种焦虑源于社会上的 “荡妇羞辱”(slut-shaming),每个女人都会碰到。“这是一种霸凌,这是社会对女性身体和性的一种支配,可是它早就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中。”

如今,流行天后 Beyoncé 可以公开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希拉里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但在表面风光下,女性还是会受到传统观念的束缚。在《肮脏的三十岁》中,爱莎直截了当地表明,即使女性拥有了更多的权利和自由,勇于挑战男权社会,她们也仍然遭受着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34476-size_1000.jpeg

《肮脏的三十岁》记录了爱莎的性经历,这对她而言已不是第一次了。爱莎总是会记下一切,并且按时间顺序编辑好。青少年时期,她就在日记里写自己的性爱体验。然后有一天,这本隐秘的日记被她母亲发现了。

爱莎很早就有了性经历,但和许多女孩一样,她所成长的环境相对保守,不允许她自由表达这些内容。希亚塔伦特解释道:“我们的文化告诉女孩,你们应该有性感的外表,但不应该卖弄这种性感,不然你就会引来攻击。”

这种 “文化攻击”(cultural smackdowns)使得爱莎为自己的性经历感到愧疚。“我是带着羞愧长大的,我心想:‘天哪,我不应该自慰,但是我停不下来啊!’ 我很早就开始自慰,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会把手指伸进去,但我会抚摸阴蒂,我知道那样感觉很好。”

尽管爱莎的家庭不允许公开谈论性的话题,但这无法阻挡她的好奇。爱莎至今依然没有和父母说过自己的职业 —— 即使她和母亲每天都会聊天。在《肮脏的三十岁》中,她谈论到这种性压抑如何影响年轻女性的心态,以及这种压抑源自哪里。“一个年轻女孩总会被教育要压抑欲望,不能自由表达内心,不能享受性爱,这种教育认为男人和女人是不平等的,女人不能像男人一样享受性的乐趣。”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40399.jpg

作为一个极其享受性爱的人,爱莎在成年后很快就把这份精力转移到了镜头前。出于对成人行业的兴趣,她在19岁时来到曼哈顿的一家地下俱乐部扮演施虐者的角色。同时她还在拉里·弗林特(Larry Flint)的 Hustler Club 进行脱衣舞表演。后来她开始在网上发布自慰录像。在2008年,23岁的爱莎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 A 片。

吉娜·琳(Gina Lynn)执导了爱莎的处女作,她也是一名 AV 女星,并且是 AVN 名人堂成员之一。那部片子的男演员是特拉维斯·奈特(Travis Knight),吉娜当时的丈夫。爱莎坐了三小时的车从宾夕法尼亚赶到纽约,草草化好妆,拍了几张宣传照,打扮成牛仔女郎的样子,在奈特夫妇的房间里完成了这次拍摄。

“一切感觉都非常自然,就像是我早已准备好了。我很高兴,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 四天后,她坐上了驶向洛杉矶的飞机,正式开始了她传奇般的色情事业。

人们一般认为 AV 女演员属于色情业中的受害者,她们会遭到剥削。但爱莎通过自己的经历表明,色情是她热爱的事业,这种热爱使她走到了业内顶峰的位置。

对一些业内人士而言,例如另一个肛交大拿约翰·斯塔格利亚诺(John Stagliano)曾经坦言,爱莎的成功是无可指摘的,并且她注定成为传奇,因为她对自己的事业倾注了大量精力。“她工作非常努力,她是个很特别的亚洲姑娘,适合当主演,也十分聪明。” 恶天使(Evil Angel)工作室创始人如是说。该工作室赞助拍摄了2009年的《纯真》(Pure),也是爱莎的首部 AVN 提名作品。”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34945-size_1000.jpeg

在事业蒸蒸日上的过程中,爱莎迎来了一次重大突破。2010年,她开始接触肛交。当时她本不想拍摄这类影片,因为她只想和心爱的男人做这种事。之前她有过肛交经验,但那是一次不愉快的意外,只是一根湿漉漉的老二走错了道儿。后来,她和一个喜欢被爆菊的男人约会,才慢慢体会到了其中的奥妙。

“他真的很擅长这些,因为他自己就喜欢肛门被插入的感觉。他懂得技巧,知道要放慢速度,很多男人根本不懂这些,他们只知道那儿也能插。而那个家伙精于此道,我就觉得天哪,我爱上这个了。”

接着,爱莎在《优雅天使》(Elegant Angel)里表演了肛交。影片的主要内容是 3P,其中一个男演员,托尼里·巴斯(Toni Ribas),后来还成了爱莎的丈夫。本来导演是要拍摄阴道双插镜头的,但她中途太兴奋了,就擦枪走火成肛交场面了。“我当时就觉得,去他的,做就做吧,然后他俩就开始了。那感觉特别棒,也改变了我的想法,让我更加开放。可以说,那一刻改变了我的人生。”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35074-size_1000.jpeg

那片子出来不久以后,观众们就开始叫她 “肛交女王”。爱莎碰上了好时候,比起以前,肛交在人们的观念里少了几分禁忌,受众越来越广。根据美国疾控中心2011年的数据,在15到44岁的人群中,39%的女性和44%的男性都有过肛交行为;而1992年,在18到59岁人群中,只有20%的女性和26%的男性经历过这个 —— 比起20年前,该数据的确增长了不少。

但肛交的日渐解禁并不是爱莎占领色情荧幕的关键。作为演员,她确实有某些独特的吸引力。按照斯塔格利亚诺的说法,“阴道性交更容易伪装快感,而肛交就难得多。有些人就是无法在生理层面上获得肛交的快感,这是天生的。就心理层面而言,看着一个人克服障碍,体会到肛交的快乐与痛苦,这种愉悦更加强烈。” 爱莎的表演之所以受到欢迎,就是因为观众能看出来,她表现出的快感都是真实的。

如今,爱莎的大名在业内就是一块金字招牌,甚至有人请她开班教学。她于八月在布鲁克林的蝎屋(House of Scorpio)举办了一次活动,大批狂热粉丝买票进场,想听听她在拍摄前会做哪些准备。在现场,她从清肠、用椰子油做润滑,讲到喝洋车前子纤维水,像维基解密一样分享所有细节。

透过这些事情你可以发现,不管爱莎在做什么 —— 拍片、写书或是商业活动 —— 那些看上去简单的事情背后,她其实是下了很多工夫和决心的。“当我开始拍摄肛交 A 片时,我决定要做到业内最好。我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当我知道自己擅长色情表演时,我就会想:‘好的,我现在有动力了,我要把那些奖项都拿一遍。’ ”

anal-queen-asa-akira-is-having-a-porn-life-crisis-body-image-1473635219-size_1000.jpeg

当我和书店里的观众们坐在一起,聆听爱莎朗读《肮脏的三十岁》中的段落时,我注意到人们被爱莎话语中的坦诚深深吸引。读完书后,她回答了几个问题。一个坐在后方的男人大声问道:“你直到80岁都还会继续拍 A 片的吧?” 爱莎回答道:“是的,我的确会这么做。” 她指着书架上挂的一幅老奶奶穿着比基尼的卡通画笑着。但事实上,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离开色情业,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退出。

一方面,这份工作给了她很多回报。爱莎的身价超过150万美元,是美国最富有的成人影星之一。但随着时间推移,她感受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

如同自传里写的那样,爱莎已经三十多岁了,她觉得自己处于人生的转角。她的身份是 AV 演员,而社会要求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担任母亲的角色。这种对立的存在令人痛苦,也十分不公平,即使对于爱莎这样追求性自由的女性也是如此。但她的勇敢之处在于,她从不假装无视这些矛盾。不管是在书里还是生活中,她从不避讳表达自己的困惑和探索,这种表达很有力量、很真实,所以引人共鸣。

“另一方面,我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因为我可以自由支配我的性欲而不管主流意见。但我也知道,在如今的社会背景下,有许多机会我是注定得不到了 —— 要说我从来没有为此伤心,那可就太虚伪了。”

Translated by: 冀洁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