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世神通》展现了人类强大的共情能力,几乎每个角色最终都获得了救赎,这种无所不包的精神让它永不过时。

《降世神通:最后的气宗》最终季完结已经过去十年。十年前,全球560万观众收看了安昂如何击败火烈国国王傲赛,成为了尼克国际儿童频道(Nickelodeon)收视率最高的最终集之一。如果你还没看过这部动画,强烈推荐你去补番。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这部动画依然魅力不减,而且它要传达的讯息甚至比当年更具现实意义。

《降世神通》的世界被分为四大古国,它们分别是火烈王国、善水部落、强土王国、和气牧族。这些国家的人民中既有普通民众,也有能够控制与所在国家相对应元素的的宗师。我们的主角安昂(Aang)表面上是个12岁的普通男孩,然而它的实际身份却是 “降世神通”(avatar),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同时控制四大元素,并且有能力 “恢复世界平衡” 的人。他已经被冰封了一百年,也因此错过了火烈王国挑起的长达一个世纪的全球战争。

《降世神通》精心构筑了一个架空世界,其细节程度堪比《哈利波特》和《指环王》。不过不同于《哈利波特》和《指环王》,《降世神通》并不是以北欧神话为蓝本,而是选择了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作为其灵感来源。制作组请到了时任美籍亚裔媒体行动网络(Media Action Network for Asian Americans)副总裁的艾德文·赞恩(Edwin Zane)担任文化顾问,确保在这部动画中,从服装到人设再到艺术风格都能尊重亚洲文化。日本动画和漫画也是《降世神通》的一大灵感源,在动画角色的面部表情上,你可以明显看到来自《铁臂阿童木》和《龙珠》等人气日本动画的影响。另外,《降世神通》在美术风格和核心思想上也和宫崎骏的《幽灵公主》等经典作品有着不少相似之处。

《降世神通》的编剧艾伦·艾斯(Aaron Ehasz)在电话里告诉我:“主创布莱恩·柯尼兹克(Bryan Konietzko)和迈克尔·但丁·迪马提诺(Michael Dante DiMartino)想要打造一部带有神话共鸣的作品。我们想借鉴这些文化,但又不能犯文化挪用的大忌。” 他说,“我们可不想一不小心冒犯某种文化。比如,在动画创作初期,火烈王国的很多设计灵感都是来自日本,但这么做就有问题了 —— 火烈王国是个反派国家,要是所有的设计元素都指向日本,那你就是在给日本文化招黑。后来我们把所有的美术设计全部推翻重来,让火烈王国的元素更加多元化。”

《降世神通》中的每一种神功都有对应的中国武术原型,每个国家的文化也充分展现出其对应自然元素的特色,同时也反映出现实世界中的文化特色。举个例子,善水部落的原型是因纽特文化和爱斯基摩文化,而他们的水宗神功的原型是太极。正是这些细微之处让本片的打斗场面充满个性:安昂身轻如燕、动作灵巧,永远在躲闪,从来不攻击;卡塔拉(Katara)随身携带一壶水,她可以通过御水术把水当做鞭子、冰刀来使用,甚至能用它来疗伤;而祖寇(Zuko)—— 特别是在早期 —— 常常带着怒气操纵火焰。

《降世神通》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它的故事深度。根据《降世神通》的一部 纪录片 显示,在第一季动画大获成功后,尼克国际儿童频道直接续订了两季。这就意味着后两季的故事发展要一次性计划好,而且创作团队清楚自己有多少集数的时间去发展角色。“在编剧团队的帮助下,我得以赋予这些角色更多的深度,让他们变得有血有肉。我可以深入探索这些角色,他们到底是谁,如何成长,过得怎么样。” 艾斯说,“当这些角色丰满起来后,有时他们的行动是不被你的想法所左右的。你只是看着这些角色,心想:他们需要什么?按照他们的性格,他们会怎么做?”

艾斯称之为角色的 “情感真实性”,所以《降世神通》能够向年轻观众展现一些非常黑暗的主题,比如大屠杀和独裁主义,与此同时,又能以相对友好的方式让他们理解这些主题。《降世神通》一般通过关注主角的情感来传递这些讯息。在动画的第三集中,安昂目睹了和气牧族被火烈王国屠杀的惨景,还在气宗神殿亲眼见到雅俗大师(Monk Gyatso)的遗骸,让观众跟随他一起体验痛失恩师的痛苦。在闪回中,我们看到雅俗大师待安昂如亲生儿子,保护他免受身为降世神通所肩负的重担。这是一段令人悲痛的情节,不管你是什么年龄,都能感同身受他的痛苦。

1533795058193413.jpeg截图均来自尼克国际儿童频道

“如果你把剧情低幼化,也许能满足六至七岁儿童的观看需要,但就连十岁小孩都能看出哪些东西和现实世界根本不相符。” 艾斯说,“难道我们就不能尊重一下观众的智商,打造一些能够引发强烈情感共鸣的故事吗?这样的故事能够对年轻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冲击,并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对他们产生持续影响。我们写的故事放在现在依然有现实意义,我们没有为了迎合低龄观众而编造谎言。”

《降世神通》对权力腐败和不平等所带来的危害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动画既从受害者的角度展现了火烈王国霸权主义的危害,也让我们看到火烈王国的儿童是如何在学校接受洗脑教育。在强土王国最强城市永固城中,观众看到了赤裸裸的社会不平等。永固城是难民的所在地,也是对抗火烈王国的最后要塞。这座城市是由环形城墙构建而成,皇室成员生活在中心,穷人则住在外围的贫民窟,国王从来不曾踏足过贫民窟一步。名为 “戴笠”(Dai Li)的秘密军事机构维持着永固城的社会稳定,他们还对人民进行洗脑,让他们把国王奉为神明。

随着故事的发展,主角一行路过一个又一个被火烈王过摧毁的城镇,我们发现这部动画其实是在抨击帝国主义侵略行径。在《彩纹女神》(The Painted Lady)一集中,主角一行来到了火烈王国的一座湖滨小镇,然而这座城镇早已被本国的精英建立的工厂所污染毒害;在《入狱》(Imprisoned)这一集中,主角一行来到一座强土王国的小镇,在这里,凡是使用御土术的人都会被火烈王国的人逮捕;在第一季的最后一集,在进军北部善水部落的途中,火烈王国的赵将军直接把月神都给杀了,让月亮从世界上消失,也让水宗失去了御水的能力。

《降世神通》通过战争展现出了代际创伤和复仇心的危害,尤其是 “冤冤相报” 式的暴力循环如何殃及无辜。在故事中,一个被俘虏的水宗发明了御血术。她通过御血术逃出监狱,又用御血术绑架了火烈王国的无辜村民来进行复仇;在杰特(Jet)小时候,一次火烈王国的突袭行动让他痛失双亲。为了给父母复仇,他差点把一整个火烈王国城镇的无辜民众全部淹死。但是在动画第三季的结尾,卡塔拉拒绝杀死杀害他母亲的凶手,正是这个选择打破了复仇的死循环。

1533795184105858.jpeg祖寇对战父亲

受代际创伤影响最明显的,当属《降世神通》的反派之一祖寇,在第一季中,祖寇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追捕降世神通,因为惨遭自己的父王驱逐之后,他想要通过立功来 “重拾尊严”。和所有的经典反派一样,虽然他犯下滔天罪行,但他依然是一个让人很有代入感的角色,试问谁不会同情一个努力想要获得父母的肯定的人?在其中一集,他甚至还把 “firelord”(火烈王)不小心说成 “fatherlord”(父王)—— 典型的弗洛伊德式口误。最终,祖寇和安昂站到了一起。“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祖寇。” 祖寇的配音演员但丁·巴斯克(Dante Basco)在邮件中告诉我,“我们都希望在生活重拾尊严,我们都曾经被误解过,都曾想要证明其他人是错的,特别是那些我们最在乎的人。”

《降世神通》做到了今天很多动画都没能做到的一点 —— 打造一群反映现实的角色,每个角色都有各自的身份和经历。比如强土王国的截瘫少年天佑(Teo)。“作为一个创作团队,我们受到各种文化的影响。” 艾斯说,“我们感觉多样性是一种力量,非常迷人,也能让人变得强大。这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我们想要看到真实的角色,而不是千篇一律的流水线产品。我们想看到与众不同的角色,既有脆弱的一面,也有强大的一面,而且毫不避讳展现脆弱的自己。说实话,我们不是刻意要加入这些东西,我们只是有着相同的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也体现在了我们的角色和故事上。”

1533795346394434.jpeg卡塔拉对战北方善水部落水宗大师

这一点在《降世神通》的女性角色身上尤其明显。阿祖拉公主(Princess Azula)、泰丽(Ty Lee)、梅(Mai)是火烈王国的三大最强大反派,正是这支 “少女组” 成功潜入并且拿下永固城。“当时我们觉得强大的女性角色在动画中并不多见。” 艾斯告诉我,《降世神通》涉及到许多关于社会性性别歧视的问题,比如索卡(Sokka)一开始看不起 “娘子军” 虚子战士(Kyoshi Warriors),后来才学会了尊敬她们;卡塔拉发现北方善水部落之所以不让她学习战斗技巧,只因为她是女儿身,哪怕她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水宗之一也不行。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本片的人气角色 —— “盲盗” 北方拓芙(TophBei Fong)。拓芙是一个盲人女孩,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同时她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土宗之一。拓芙的父母把她视作掌上明珠般疼爱,但却没有意识到,虽然他们的女儿双目失明,但她却能通过双脚感应震动来看见周围的世界。

正是这种无所不包的精神让《降世神通》永不过时。即便动画已经完结多年,依然有一批又一批的新粉丝不断涌现。“真不敢相信这部动画已经完结十年了,因为在它完结之后,它好像依然在继续成长。” 米卡拉·墨菲(Michaela Murphy)在邮件中告诉我。米卡拉比较为人熟知的是她的艺名杰茜·芙劳(Jessie Flower),也就是北方拓芙的配音演员。她也是我大学同学。“我是很晚才意识到自己能参与这部动画有多幸运。当粉丝们的邮件开始塞爆邮箱,当他们告诉我北方拓芙帮助他们接受自己的盲人身份时,我才意识到这部动画的伟大。我能和一群优秀的人才合作,而且成了一个无所畏惧、无所不能的土宗。能成为这部经典动画的一员,我真的不胜感激。”

《降世神通》展现了人类强大的共情能力。几乎每个角色最终都获得了救赎,或者获得了在逆境中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卡塔拉掌握了御水术,索卡掌握了剑术,北方拓芙发明了御金术。他们之前都曾遭到别人的嘲笑,但最后都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当安昂为了救卡塔拉而放弃掌握神通之力,艾洛(Iroh)告诉他选择爱与友情才是正确的决定,爱能让他获得无穷的力量。

就连片中的反派也获得了救赎:杰特帮助安昂和飞天野牛阿柏(Appa)团聚;梅和泰丽最终与阿祖拉分道扬镳;全片的道德模范艾洛将军也曾经有过一段复杂的过去;祖寇获得了伯父的认可,并和主角一行站在了一起,虽然他曾犯下滔天罪行,但他最终帮助消除了火烈王和前代降世神通之间的恩怨。

最重要的是,虽然努力为自己的权利作斗争的是那些被边缘化的人,但最终负责赎罪的,是那些压迫者,而不是被压迫者。动画中的真正反派是那些拒绝同情、拒绝人性的人,那些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毫无一丝悔意的人。比如阿祖拉公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社会人格;傲赛(Ozai)的父亲、祖寇的爷爷 —— 火烈王索震(Sozin)是在狂妄与贪婪的驱使下发动战争,并背叛他的挚友降世神通罗库(Roku);火烈王傲赛在儿子祖寇身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疤,然后狠心将他驱逐。

这些故事给我们每个人都上了宝贵的一课,而且这些道理值得每个年轻人去学习。犯下罪行的人应该努力结束恶行,受害者因该尽其所能不要把仇恨传递给下一代。这些都是非常沉重的话题,但是在今天这个时代,这种乐观主义精神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加重要。

“如果你能悟出这个道理,那就再好不过了。” 艾斯说,“虽然牵扯到不少黑暗的主题,但我希望《降世神通》传递的核心讯息是爱,是乐观向上、愿意为彼此无私奉献的角色。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非常重要。”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怀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