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推广加拿大美食呢,就靠从塑料管子里嘬枫糖糖浆吗?

我身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圣胡伯特的宇航中心总部,看着娜塔丽·赫希(Natalie Hirsch)手拿几个铝箔包装的香蒜酱和墨西哥薄饼。赫希是这里的营养/身体训练专家,我拜访的那个周四早晨,她正组织着一场品种繁多的太空食品试吃会。这些食物将被加拿大宇航员大卫·圣雅克(David Saint-Jacques)在 下次任务 中从地球带上国际空间站(ISS)。

ISS 上已经有一份固定的菜单,但在上面呆了几个月的太空人自然乐意地面过来的新同事带点新鲜东西,比如意大利宇航员就带过 披萨。当然,太空食品需要符合一些 要求,脆片残渣越少越好,“烹饪需求” 也最好从简。圣雅克出任务自然也会带一些加拿大特色菜肴。他这次重担在肩,要在 ISS 逗留六个半月,做健康研究,还要操纵著名的 “加拿大臂” 太空机械手。

“我的工作就是协调膳食,确保加拿大宇航员把我们的本国特色送上外太空。” 赫希边说着这些话,边在宇航局 “试验厨房” 的桌子上把茶水注入一个塑料袋子里。

1529997989658720.jpg本文所有图片由作者拍摄

赫希和她的同事们在加拿大宇航局的 “食品实验室” 工作,不过与其说这里是 “实验室”,倒不如说是写字楼里的点心房。原因在于,很多食物都不是实验室从头研发,而是来自于外面的采购。“我们的目标是开发一系列太空食品,亲力亲为的话成本实在太高。” 赫希说,“如果从外面能买到的食品符合标准,那就选它们呗!”

举个例子,圣雅克要带一些 枫叶型枫糖饼干 上天,这就要考虑储存问题;另外还有枫糖糖浆,到时候只能以塑料管形式保存,吃的方法则类似挤牙膏。

圣雅克出征的是今年十二月的 视角号 任务,为了调配他本人的口味,宇航局摆出了超过50种食品,交给圣雅克评分;另一方面,体现加国风情也是考虑因素之一。在这次高度保密的 “试吃会” 里,宇航局邀请各位记者来到一个小会议室里品尝太空食品,房间中弥漫着一股猫粮气味 —— 呃,原因很明显,圣雅克喜欢吃鱼。

房间里还摆着开了瓶的虾蟹酱,让猫粮气味更上一层楼。这次的吃法是所谓 “试吃菜单”(Tasting Menu),跟那个 “世界头号餐厅” Noma 如出一辙,唯独地点是这个土里土气的政府大楼会议室。

1529998169211782.jpg算了,不装美食博主了,毕竟是太空食品,口味什么的得牺牲不少。

“他(圣雅克)比较好咸口,所以我们花了很大功夫找咸味食物,零食也得去掉甜味,光是三文鱼就找了四种 —— 在桌上放这么多三文鱼看起来有点过分,但你想啊,要在天上飞六个月,有点花样还是很有必要的。还有一点,他肯定要和其他宇航员分享食物,三文鱼作为加拿大特产自然要搞好一点。”

太空食品最大的问题是太空站里没有冰箱,这就意味着食物基本都是罐装或者脱水状态,保质期还必须得达到一年以上。菜单确定后,食物就要送到 NASA 做宇航包装。另一种办法是使用金属(铝箔)封装,这样形状就更加自由,也可以最大限度维持食品的口感特征,尤其是柠檬酥皮布丁、三文鱼排、千层面这样的菜品,能尽量保证食物的纤维结构。这些东西在试吃会上都是餐前点心,让人有一种电视上高级餐厅的感觉,恩,不赖。

加拿大也搞过自己的 太空产品生产计划(Canasnack),那是2007年,加拿大宇航局和农业部及农业食品公司合作过。如 宇航局 所说,这些低碎屑、长保质期的东西 “不但代表加拿大的国家形象,也成功满足了 NASA 的营养标准和存储要求”。

1529998246779951.jpg

吃完千层面,就是连珠炮般的三文鱼、脱水蔬菜、海鲜酱、墨西哥饼、素食泰式米粉,一顿招呼。这些菜的味道参差不齐,有特别好吃的(烟熏三文鱼),有马马虎虎的(米粉),也有确实不怎么样的(龙虾酱)。他们还给了我一小杯凉的茶水佐餐。点心是巧克力酱浇坚果及水果干,我认为这是整顿饭里最好吃的了,或许是因为这个 “菜” 的变化最少,最接近 “地球口感”。有个遗憾,没能吃到脱水的辣味虾仁鸡尾酒 —— 这玩意在那些被失重状态搞得嘴巴麻木的太空人那里一定会大受欢迎!

空间站与其他工作场合一样,也有很多讲究,比如气味。就像常说的 “别拿公共微波炉热鱼” 一样,食物的气味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所以,带这么多海鲜上去,会不会因为腥气搞得加拿大人招人嫌弃?赫希说不会如此。“我们尽量挑选没有强烈异味的食物,不过如果大家都喜欢吃鱼,那也无所谓咯。” 她还说出任务的宇航员在地面上也都一块吃饭,熟知彼此饮食习惯,食物的气味不会成为问题。

说到头来,加拿大人挑选的这些菜式还没达到科幻动画《杰森小子》(Jetsons)里 “自动厨师机” 那般能耐,充其量是六十年代速热盒饭的水平,也就 冷战时期那一代人 能瞧得上眼吧。当然,别忘了宇航局除了填饱圣雅克的肚子以外还有另一项任务,那就是向其他宇航员推广加拿大美食 —— 呃,就靠从塑料管子里嘬枫糖糖浆吗?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