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和社交软件正在逼死香港曾经无处不在的 KTV 卖淫窝点,现在的援助交际都成了自由职业。

当高中生凯特手头零用钱奇缺时,她选择了在旺角一家夜店当公主,以为能赚快钱 —— 旺角是香港有名的红灯区所在地,这里鱼龙混杂,霓虹闪烁。

但每天晚上,凯特熬到下班都赚不到几个钱。所以当一个古惑仔告诉她他可以帮她介绍客人,告诉她给别人当兼职女友比在夜店坐台能多赚几千块时,凯特当即答应下来。然后他带她进房间试工 —— 所谓 “试工”,也就是在正式做生意前先 “试试功夫如何”。试完之后,这个古惑仔便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凯特一人茫然不知所措。

这可不是什么70年代黑社会电影的剧情,而是这座城市中千千万万年轻性工作者逐渐转投网络技术自立门户的原因之一。和今天香港许多稚嫩的高中女生一样,在夜店被骗之后,凯特发现只要利用网上的在线论坛就可以给自己拉客。在一些论坛上,每天都有大量的援交主题帖出现,借助这些帖子,这些所谓的 “援交妹” 不需要中间人也可以向别人提供服务。

蓝宝儿运营一家名为青躍(Teen’s Key)的机构,专门为女孩提供外展服务。她告诉我们,这些少女很容易在论坛上找到自己中意的帖子,她们会把这个帖子复制下来,稍作修改再发出去,并且留下自己的联络方式。然后,她们就和客人商量好见面地点,以及如何计价。通过这种方法能降低因教唆罪而被警察逮捕的风险,因为她们可以通过和客人聊天判定他们身份的真实性 —— 聊天应用上的警察是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关于这些在线论坛 —— 香港的情况比较特殊,用户都是少女,她们并不把自己当成性工作者,只是觉得这样来钱快,一开始她们真以为自己干一两次就会收手。” 据蓝宝儿估计,这座城市约有2500名援交女,这是根据青躍组织的外展服务记录得出的数据。而因为交易平台已经转战网络,如今警方已经很难抓住这些援交少女。从2015年7月至今年7月,警方只处理过12起援交案件。因为只要她们不在公共场合拉客,她们就没有违反香港的法律。

对于凯特来说,经过之前夜店的惨痛教训之后,网络论坛成了她的事业起跳点。她从一个论坛上复制了一个她觉得适合自己的帖子,只改了一下名字、年龄、三围和联系方式,接下来就是从帖子里联系客人了。大部分女生都习惯在手机上用 WhatsApp 和微信与客人联系,确定服务内容、价钱以及服务地点。

在这个数字时代,随着香港的援交热潮日益蓬勃发展,援交女们也在享受着 “当家做主” 给自己带来的种种便利,比如,她们不再需要忍受黑社会皮条客的性侵和虐待,也不需要被抽取中介费,这就意味着她们能比以往赚得更多。网络论坛和聊天应用正在把权利交还到性工作者手中。

“现在的援助交际都成了自由职业,黑社会中间人已经很少见了。” 前香港警察高级警司王群清(Wong Chun-chin)说道,“现在不像以前,都是男人把女人介绍出去,香港现在很少有卖淫女是被男性控制的了。”

王群清现在还是一家名叫 Centinel 的私人安保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告诉我们 iPhone 正在逼死香港曾经无处不在的 KTV 卖淫窝点。“十五年前,这些地方都是古惑仔和黑社会的聚集地,但随着通讯模式的改变,这类东西正在逐渐消失。”

他说援交妹在论坛发帖时用语非常狡猾,她们会在帖子里写自己 “想找个朋友”,但并不会谈及性服务的问题,这些都会放在聊天应用中进行私聊。

至今仍在从事性工作的劳拉就是这一流行趋势的完美案例。劳拉是澳门本地人,在意识到可以通过论坛和 WhatsApp 自己拉客后,劳拉迅速抛弃了她的中间人。自此以后,她便设计了一套自己的 “服务菜单” 供客户选择,比如只要多付130元即可在一小时内玩两次,而且这些钱不需要抽给别人,全都可以装进她自己的口袋。

劳拉还表示互联网给了她一张香港其他性工作者都没有的王牌,即拒绝客户的权力。因为在聊天应用上和客人交谈时她享有选择权,所以她有一套自己的原则:客人态度要温柔,愿意使用避孕套,并且一定要在三十岁以上。而对于香港那些在固定小房间里卖淫的性工作者(大部分都是中国大陆来的移民)来说,她们就没有这么多选择的余地。“这些女孩子什么都要做。” 劳拉说道。

但独立并不意味着安全。劳拉摆脱了暴力折磨,凯特却曾经遭到一位客人的强奸。至于那些在线论坛的合法性,蓝宝儿说警方也强制关闭过不少,但几周之后就会有新论坛冒出来。

与此同时,皮条客也并未从香港彻底消失。大部分原因在于一些女孩,特别是那些还想继续读书的女孩,很难平衡学习与赚钱的时间 —— 如果一个援交少女想在高中继续学业,但却因为沉重的学业负担难以抽身(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学业负担都很重),那她们就会找到一个中间人帮助她们安排接客的时间,蓝宝儿告诉我们。还有一小部分援交少女会去找中介是因为害怕客户会伤害她们,而皮条客可以给她们提供保护。

有意思的是,一些女孩后来自己也成了皮条客。蓝宝儿表示,“她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骗自己的朋友去接客并且从中抽成是犯法的。” 


文中女生均为化名

Translated by: 陈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