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前,我渴望拥有一个可以一起逛街涂指甲油,比我嘴还贱的异性挚友,来到英国后,我确实享受着这样一群内心住着小公主的朋友们带来的快乐。我采访了其中几位,来看看这些有同性恋者和华人留学生身份的年轻人们的腐国生活是什么样的。

1482225500540238.jpg伦敦市中心的腐国特色红绿灯。

十一月的伦敦已经冷到骨子里,他裹紧大衣坐在阳台的秋千上,面对眼前的碎片大厦,点燃了一支烟。吞吐之间,带着矫情又淡然的语气说到:“我长得比大部分女孩儿好看多了。”

这个如成人杂志一般夹杂着一丝丝情色味道的开头出自我的好 Gay 蜜 —— 唐英俊。出国前,我渴望拥有一个可以一起逛街涂指甲油,比我嘴还贱的异性挚友,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与这些内心深处住着小公主的男孩子相处起来要轻松愉快得多。虽然不是抱着这个唯一目的来到英国,但不可置否的是我确实在腐国享受着身边一群 Gay 朋友带来的欢乐,好看的唐英俊就是其中之一。

1482226530341129.jpg告知需要放照片的时候,唐英俊扔了十几张给我。最后,我选了这张。  

幼儿园开始就 Gay 气觉醒的唐英俊,在中学经历了非常忐忑不安的青春期。那个时候对于同性恋、 Gay 这样字眼的反感,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对世界的困惑和不了解自己的恐慌。“想象你是一个穿紧身牛仔裤、背流苏单肩包、并且骑小公主车上学的男生,就会有街头小混混追着你跑,然后在停车区会有人指指点点,擦肩而过的时候嘀咕一声变态或者人妖。这样的事情并不会经常发生,但是发生一次真的会伤心很久,尤其对于一个青春期的敏感男孩来说挺难熬的。”

然而,社会原本就是一个喜欢排挤异类的机器,如果不能融入大部分而成为小部分就要面临边缘化的危机,唐英俊不得不用自己的方式接受这个事儿 —— 把自己的脸皮变得原来越厚。所以相较于中学时期的小心翼翼,唐开始在一所艺术类大学跟同宿舍的“好姐妹”一起勇敢地做自己。而出国的决定是在大三,很突然;至于选择英国的原因,腐国之名虽不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但的确占了不小的比重。

在英国的这一年多,长相甜美堪比天使的唐英俊很受欢迎。然而,除了与各国小哥约会之外,唐依旧单身。也许是因为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保持着一面之缘的原则,也许是因为形形色色的人太多,无法抉择。

在这形形色色的人中,最难交往的恐怕是英国本地人。虽然伦敦是个很多元化的城市,但本地人的固步自封甚至一些时候闭关锁国的态度让人难以接近。就像他们管自己的多元化叫 “混合文化”,却把美国人的称为 “杂食文化” 一样,差别在于仅仅允许你的客观存在,还是彻底的吸收和包容。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唐英俊意识到自己很难跟其中任何一个展开长期稳定的情侣关系,归根结底还是文化差异的尴尬问题。两人思考问题的方向不一样,如果对对方的文化不能保持基本的尊重与好奇心,就很难站在一个对等的层面上对话 —— 更别提当对方说出“中文难听”这样的评价之后,唐英俊只想 “回北京看马路牙子上穿大裤衩子撸串儿的猴孩儿们”。

作为一名中国 Gay 圈儿使者,唐英俊在出使伦敦一年有余的时间里发现,在对待同性恋这件事上,不用过于羡慕他们。因为哪怕社会整体认同度高一些,还是有人对同性恋存在偏见甚至歧视 —— 就算不再因为性取向被歧视,也会因为种族问题被歧视,即使“歧视”是个非常严重的字眼。“前阵子闹得纷纷扬扬的脱欧,就有很多英国人出来搞事情。我朋友在地铁被喊 Chinese Bitch ,我也被人喊滚回家什么的。当然这只是少数现象,大部分英国人还是非常冷漠(以至于不愿意搭理这些事情)的。”

1482225499715517.jpg像狂欢节一样的 LGBT 平权运动,唐英俊参加了两次。

然而毕竟英国是一个同性恋婚姻合法的国家,在这里有过非常感动的时刻。不只是同性恋,还有双性恋跨性别者异装癖无性恋等,这个无论什么样的个人选择都可以得到尊重的社会令唐英俊向往无比。在他看来,虽然国内外的差别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但事实上要让中国的同志平权运动发展到这样的地步,让同性恋者们在社会主义大旗下招摇过市,让社会认同和包容达到腐国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刚刚毕业的唐英俊也不着急,尚且在留下还是回国中抉择的他,希望在毕业后五年之内把更多时间留给自己,谈几场不需要结果的美好的恋爱,然后等着脚底有七星的男人踏着五彩祥云来接他 —— 对,他就是紫霞仙子。 

如果说唐英俊属于天真烂漫可爱善良的 Gay (他确实是),我的另一个艺术家朋友 Gabriel 绝对是腹黑毒舌小肚鸡肠的类型。第一次见面是在去年的万圣节派对,一头金黄色中长发,加上脖子上硕大的范思哲项链,如此浮夸的气场让我第一眼就得出“这个奇怪的女孩子一定搞艺术”的结论。直到第三次见面,我才否定了先前一半的结论 —— 他他妈的居然是个爷们儿?!从那以后我干脆直接称他为 “基佬”,接着亲昵地演变成了 “基基”,而他也欣然接受这个名字,但为了不产生歧义,我还是把他写作 Gabriel 。

1482225499321379.jpg我真的不信有人能一眼看出这是个美男子。

Gabriel 在 UAL (伦敦艺术大学)的 LCF (伦敦时装学院)学习女装设计,用他的话讲,UAL 简直就是 Gay 的家乡,另一个学院 CSM (中央圣马丁)基本没有直男。2014年, Gabriel 不甘心留在国内读爸妈安排好的专业,坚持出国选择了女装设计,只是因为这个专业有充裕的时间画画而已。出国读预科的时候,还处于柜中的 Gabriel 就在老师的引导下完全打开了自己,再也关不住了。

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是在 Gabriel 小学五年的时候,归功于把小黄片藏到了儿子抽屉的父亲,年轻单纯的小G好奇地打开包装并点击了播放,在看到男人出场才有反应时的他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是天生的。那之后, Gabriel 保持沉默地上了初中和高中,因为周围没有人谈论这些东西,他自己也知道不能表现出来。至于那张重新被包装好放进抽屉的小黄片,神秘地消失了。 

完全被打开的 Gabriel 开始留长头发,可因为这样的造型,他从来不敢进男厕所。“每次回国进公共厕所都很尴尬,有次我都开始尿了,别人过来跟我说对不起你走错了,拜托老娘是站得尿诶!” 不光是国内,在英国也会被人误解。要说区别,最明显的是英国人不会在乎他的身份,不在乎他是喜欢男生还是喜欢女生,顶多在搞错他性别的时候说一句 “sorry”。

Gabriel 的感情经历还是零。一方面是沉浸在用艺术赚钱的快感中,另一方面是因为眼光高。“跟国内比没差,因为你看得上的人在哪都不多。”虽然刚到英国的时候也有过留下结婚的想法,但 Gabriel 现在觉得当时考虑问题还不够长远和成熟。脱欧和严格的移民政策控制,再加上英国人什么都要死板地走流程而国内可以凭借关系打点一切,让他铁了心回国而不是贴着英国人的屁股走。至于结婚,结不结都无所谓,因为世界给了他这个身份,他只能为自己活。

 1482225499621396.jpgGabriel的绘画作品《双生》,某种程度上算是他的自画像。

去年夏天, Gabriel 碰巧看到了同性恋游行(不知道有没有与唐英俊偶遇)。在那之前他不知道同性恋是一件这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游行过程中别人给了他两个徽章,一个写着 “LOVE IS HUMAN RIGHT”,另一个是 “YOU ARE NOT ALONE”。对于同性恋的身份,他不要任何冠冕堂皇的东西,只要被别人接受就可以了。他有很多次都提到时尚界顶尖的同性恋设计师,“并不是 Gay 都很优秀,而是如果不优秀,不为自己争取一点话语权,这个世界怎么善待我们?” 一向自大的他似乎有点落寞,可能想到了自己在同性恋游行上痛哭的画面。

1482225499359947.jpg采访结束一周后, Gabriel 变成了黑色短发,看起来有点像个和尚,除了有点儿冷外,确实帮他少了很多麻烦。 

与唐英俊和 Gabriel 相比,已经在英国待了四年的 Ricky 显得淡定地多。2012年从南昌来到英国南安普顿的第二个月, Ricky 跟国内的男朋友提出分手,准备在腐国的土地上大展拳脚。从刚开始英文不好只接触中国人,到交往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男朋友, Ricky 觉得跟欧洲人谈恋爱相对比较自由,因为对方不会管那么多,比较尊重个人的事情。但以他现在的状态,平等条件下的两个人,他会更偏向于亚洲人。一是跟老外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二是与亚洲人在一起文化和语言会更好接触。

然而在找一个亚洲男朋友的问题上,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国人来来走走,很难找到稳定的可以开始一段长久关系的对象。虽然英国的同性恋人群很庞大,但相比国内基数大的环境,亚洲基础还是小部分,选择其实更加受限。若是转向老外,除了一些迷恋亚洲人的 RICE QUEEN 外,绝大部分老外的第一选择还是白人或者拉丁美洲人。所以对身处英国的亚洲男同性恋来说,谈一场短暂的恋爱容易,找到可以结婚的对象却很难。

1482225500915642.jpg英国某酒吧,在黑暗中相拥接吻的男人们长得还都挺帅。

毕业后, Ricky 搬到了伦敦。伦敦于南安普顿,就像北京于南昌的区别,大城市的选择太多,诱惑也太多,每个人都有着千奇百怪的鬼心思,在各种 Gay 吧游戏人生。 Ricky 怀念小城市的淳朴,但也回不去了。对于“大池塘的小鱼” 还是 “小池塘的大鱼” 的问题,他选择做一条小鱼,因为三年的时间已经习惯了小鱼的模式,没有办法回头了。

其实 Ricky 也说不出非留下不可的原因,就像当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放弃爱他爱到死的男朋友,非要来英国念书一样。除了开眼界这样冠冕堂花的理由外,可能是因为同性恋在英国真的可以结婚吧。 Ricky 周围已经有五对同性情侣结婚了。偶尔去婆家拉拉家常,生活很自由,与异性恋并无区别。除此之外,在找工作,面试时也会被询问是不是 LGBT 群体,基本不会因为自己的性取向受到困扰。或许遇到过偏见,但 Ricky 觉得这种这种事情还是要看自己内心,要是太敏感太脆弱,到哪都会觉得这个世界对同性恋太不友好了。 

可是有的时候,社会对于同性恋这一概念的过分普及也会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Ricky 觉得国内的环境对同性恋的小朋友和青少年其实要好很多。在英国,当人们对这一概念很敏感,一些小朋友的童年会过得很惨,被人排挤,被人喊“同性恋”甚至“怪胎”。而国内不敏感反而是个好事,因为可以把自己隐藏地很好,保护得很好。所以,开放有开放的弊端,国内也有国内的好处。

对于国内目前的大环境, Ricky 向我推荐了卷福演的《模仿游戏》:二战时期发明电脑的图灵,就是因为同性恋倾向被揭发而接受了化学阉割来代替入狱 —— 所以英国也是一步步发展开放,才成为今天的 “腐国” 的。如今的中国对同性恋持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但 Ricky 相信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好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 “现在的主流思想中反对的还是绝大部分”。而中国因为没有宗教的束缚,一旦接受的人多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自然顺理成章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和阻碍:“2001年卫生部才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移除,但现在国内那么多 Gay 吧明目张胆地开,这就是政府的态度。”

1482225500745848.jpg伦敦最著名的同性恋酒吧HEAVEN,门口的彩虹旗上布满了各种颜色的唇印。

唯一的顾虑是父母,已经工作三年的 Ricky 觉得还没到跟家人出柜的时候。而留在英国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远离父母的逼婚以及亲戚的唠叨。至于接下来的计划, Ricky 也有自己的算盘 —— 一是买房子,二是拿身份,似乎这两件事就是自由的象征。Ricky 知道,要让父母接受这个现实一定是个漫长的过程,但他能做的就是解决最难过的 “面子” 这关:因为自己不接受形婚,Ricky 计划结婚之后去美国找代孕生个小孩 —— 把小孩子的事情解决了,父母的面子可以稍微好过一点。

快单身一年的 Ricky 不想给自己设限,“走一步看一步” 是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毕竟,他现在在伦敦过得还是很好。

Anyway, wish you happy and Gay.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