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玩家一次自发组织的游戏汉化请愿大行动。

这么多年下来也收集了不少《口袋妖怪》的游戏。

《口袋妖怪》这个系列游戏,自 “红绿版” 于1996年发售已走过了18个年头。从制作之初,就肩负起拯救 GB(Game Boy)的艰巨任务,虽然过程颇为波折,但是最后还是凭着出色的游戏品质完成了任务,至今游戏已经发展到第六世代。去年发售的《口袋妖怪 XY》,仍然以千万级销量风靡全球,魅力不减。

我最早接触《口袋妖怪》,是先从动画开始的。小时候的我,只能看杂志上的攻略解馋;真正接触到该系列游戏,还是自己攒了一年钱买的蓝色 GBA SP(Game Boy Advance SP)和中文盗版的《口袋妖怪 蓝宝石》。那个时候只有这一盘游戏,反复玩了很久,所以 “宝石篇” 在我心中也一直占有很重要的位置。直至今日我长大成人,《口袋妖怪》始终陪伴着我,它就是我的命根子,有了工作以后,也更方便我支持正版游戏。

尽管有了《口袋妖怪 XY》的新篇章游戏,可是在《口袋妖怪》众多版本中,一直呼声最高的还是 “宝石版” 的复刻。不过遗憾的是,任天堂官方却从有过这方面的动向。但在2014年5月7日,关于 “宝石篇” 的重制消息,竟然毫无征兆、悄无声息的公开了!这个消息瞬间炸裂整个游戏界。在众多国内玩家的欢呼声中,其中更多玩家关心的是:既然之前《口袋妖怪 XY》公布了内置七国语言(很遗憾不包括中文),那么这次的新作,是否会添加第八国语言,也就是大家期待的中文呢?

很遗憾的是,在7月25日,香港任天堂官方终于发布了消息:这次的游戏仍然采取的是七国语言,没有添加中文,一样附赠中文化说明书而已。一时间,玩家们也展开了讨论,有的早已看开无所谓,有的则站出来讽刺;不过游戏有没有中文,我们国内的玩家都只能被动接受。

但是在8月2日,微博上突然涌现出一条微博,内容大概是终于在 “口袋玩家” 中,有人站出来,决定在8月举行的 “华盛顿世锦赛” 上,向官方代表递交汉化请愿书的企划!玩家们也纷纷发出自己的《口袋妖怪》正版游戏和收藏们的照片应援,顺着 链接,我进入了 口袋妖怪贴吧,发现在几天前就已经开始策划这次行动了。

目前,包含了众多 “口袋玩家” 们的热切期盼的中文化请愿书已经顺利递交到 GAME FREAK 官方了。一直关注此次事件的我,联系到了在华盛顿亲自递交给请愿书的人,也就是本次活动的发起人之一的 “口天一小土”,和他一起聊聊这次活动的始末。

 

期待《口袋妖怪》新作能有中文版的请愿书。

VICE:“口天一小土” 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你姓吴?

口天一小土:是的,五个字竖着拼上就是本人的全名了,我的贴吧 ID: koutian1xiaotu 也是一样的拼法,因为有的站点不能用中文注册 ID。orz…

跟众多 “口袋玩家” 们介绍下你自己吧。

我今年26岁,2010年从北京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之后,来到美国的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读书,三年时间取得了法学博士 JD 学位,去年从芝加哥搬到华盛顿,开始在一家美国知名律师事务所工作,主要从事反垄断的并购审批与行为调查方面的业务。

关于我自己与这次的主题《Pokémon》(“口袋” 或 “口袋妖怪” 由于是民间译名,而大陆的官方译名 “精灵宝可梦” 被很多玩家诟病,所以采访中我用 “Pokémon” 这一为各方所接受的名字代替)之间的故事,可以参考我去年发在贴吧的 这篇帖子。当时刚刚中断十年重新入坑,回头看看还是挺感慨的,我真心为自己能重新回归中国的玩家队伍感到高兴。

自在 “世锦赛” 上向 石原恒和(The Pokémon Company 首席执行官)和 增田顺一(GAME FREAK 开发部长)面呈 “Pokémon中文化请愿书” 后,现在的心情如何?是否平复了?

现在距离向二人面呈请愿书已经过去过去一天多的时间了,心情完全平复了,目前还在和 @mudkip_me 以及 @大RENK 等人商量继续宣传 请愿专题网站 的建设,也在继续和台湾及香港的玩家联络。不过当时提交请愿书的时候心情还是很激动的,我妻子说我拿着请愿书给 石原恒和 签名的时候手抖得特别厉害,我也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平复心情给网友报告好消息。

石原恒和。

增田顺一

话说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次汉化请愿的想法?

其实最最基本的原因有两点。一是,确实意识到身边有华语玩家希望玩到中文化的《Pokémon》;二是,我恰好身在华盛顿,那天偶然看到 “世锦赛” 上有签名会的消息,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所以就在贴吧发了一个动议贴。本来是希望由其他玩家组织串联,弄好成品我去提交,但后来感到时间比较紧张,所以最终我参与了整个过程。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对《Pokémon》中文化没有必然需求,但在美国这边看到《Pokémon》粉丝社团如此兴旺,各种赛事发达,配信福利也很多,从幼儿园到中年人都有很多粉丝;再看看国内这边十几年来粉丝群体逐渐萎缩,如今大都是老玩家,入坑的小朋友很少,心中非常不安,害怕再过个五年十年,等我们这批从小玩起来的玩家彻底老去,《Pokémon》在华语地区就将 “失传”。作为一款主推联动机能的游戏,就算你是再厉害的游戏专家,到时候连个与你交流的知音都找不到了。

自娱自乐固然可以,但《Pokémon》在华语地区基本就死了,想想还是挺伤感的。因为我对这个游戏有感情,更是怀念小时候和周围亲友一起玩这个游戏的乐趣,所以希望它在华语地区保留生机,蓬勃发展,而中文化是其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在制作请愿书过程中,受到了哪些人的帮助?说说那些要感谢的热心人们。

我最初对于请愿书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先写一个中文版,再拜托精通日语的网友帮忙翻译一下就可以提交了。没想到很多网友反响热烈先后加入进来,大家贡献出各自的才能把整个事情办得特别圆满,这是我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的。

我在之前的帖子里面也分别 @ 感谢过各位参与的网友,尤其是负责翻译校对(@绘子、@sylviaな、@AMO_Evans 、@罒kitty℡のさ、@圆圆的海濑球)和设计排版(@堕落_樰瑞柅、@私de大兜帽、@萌萌宝可梦、@卩丿丶琪琪灬、@Zms1508)的诸位网友,以上这几位的贡献是直接体现在请愿书之中的;但除了他们,还要特别大力感谢请愿专题站点的建立者 @mudkip_me 以及请愿素材的收集者 @大RENK,他们两位的加入极大扩展了整个请愿活动的规模声势,使这次的活动由个人行为转变到集体行为。

另外就是其他为 "请愿专题网站" 广泛投稿的画师,以及帮忙宣请愿信息与搬运收集素材的各位吧主博主和网友。这次的请愿活动是由很多人共同参与完成的,我只是由于身在华盛顿,辅助完成了最后面呈请愿书的一环。

“请愿专题网站” 里收到的画师投稿。

请愿书制作的特别精美,不同语言版本间有区别吗?

虽然没有参与,但我对于贴吧之前的中文化倡议有一些了解,看过各位对相关问题的分析,所以对请愿书的内容与角度有一定的思考。结合各位网友的意见很快完成了初稿,又在一周之内完成了二稿和定稿,我想请愿书主要还是应该晓之以理,中间的主体段落都是以分析论证为主,但同时在请愿书开篇与结尾也插入了一些希望在感情层面打动官方的内容。

当然受篇幅所限,内容不能完全展开,好在我们的 “请愿专题网站” 上有玩家心声和产业分析等相关内容,算是对请愿书的延展支持。另外原本我只打算提交一份日文版的请愿书,后来接受了 @mudkip_me 以及大家的建议,因为请愿活动在美国进行,所以也有了英文版的请愿书,而为了便于在港台玩家之间宣传请愿活动,也有了繁体字的请愿书。几个不同版本的请愿书在内容上照顾了各方读者的阅读习惯与逻辑感情,都有一定的调整。尤其是 @sylviaな 和 @mudkip_me 分别作为主力翻译的日文版和英文版,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到 “请愿专题网站” 阅读一下并与中文版比较,一定会发现惊喜。

在请愿书中,除了四国语言的请愿文外,还看到了精美的插图,《口袋妖怪》种类这么繁多,如何选定的插图中的小精灵?

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制作插图的打算,但是有几位网友建议,可以将请愿书制作得尽量精美一点,让官方拿到后有 “爱不释手” 的感觉,这样也会对其中的内容更加重视。这样我在 “初稿” 贴中提出了以《Pokémon》去年新推出的 “熊猫小精灵” 作为 “中文化请愿代言人” 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好几位优秀画师的响应;之后大家除了创作了熊猫的形象之外,还选择了源自中国传说的小精灵 “风速狗”,以及以孙悟空为原型的小精灵 “烈焰猴”,这几只精灵都和中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在玩家中也都拥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很切合我们这次中文化请愿的主题。

我将几位画师的图片发表出来,经过广大网友的评议,再由画师完成对各自作品的修改,最终制作好了封皮插图。由于当时美国这边制作封皮的时间很紧张,那几天各位画师非常辛苦,真是要感谢他们,才能让请愿书得以完美呈现。

请愿书内的插画。

提交面呈时顺利吗?

在 “世锦赛”上,石原恒和与增田顺一分别有两场见面签名会,我原本计划在签名会上直接将请愿书交给二位,并做解释说明;后来由于担心签名会现场的沟通时间有限,并且对于赠送文件有诸多限制,所以在香港翻译志愿者 @Pikapika 的帮助下提前将请愿书交给了二位,并且已经就请愿背景做了初步说明。

可以感受到二位对于华语市场非常有兴趣,但同时也对于《Pokémon》在中国尤其是大陆地区的发展并不十分了解。所以为了能在签名会上与增田顺一与石原恒和有进一步沟通交流的机会,我和妻子早早来到了签名会的现场排队。由于排队的粉丝很多,我们在前后等了将近五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又先后完成了与两个人的见面。

我分别当场向二人展示了请愿站点的内容,上面汇聚着华语玩家们的请愿画作,游戏照片,留言寄语等等内容,让他们直观感受到《Pokémon》在中国大陆地区是非常受欢迎的。二人当场都受到了触动,表示随后会认真阅读请愿书,并浏览请愿专题站点的内容,严肃思考《Pokémon》中文化的可能性。

石原恒和在请愿书上签字表达对华语玩家的感谢。

我看到只有石原恒和在请愿书上签了祝语,增田顺一为什么没有签?

由于在签名会之前,石原恒和与增田顺一已经分别拿到了请愿书,所以我的本意,是希望他们在我带过去的请愿书复件上签字认证。在首先进行的增田顺一见面会中,他虽然表示回去之后一定会认真阅读请愿书和请愿站点上的内容,但却抱歉地说由于请愿书性质特殊,他个人不便在文件上面签字表态。

我当时其实感觉有些遗憾,因为增田顺一谢绝签字的时候怀着歉疚的微笑,态度比较暧昧,如果稍微再争取一下没准就可以让他在请愿书封面上签字,虽然已经有了口头承诺,但让网友们都看到签字照片肯定更加心安。但妻子劝慰我说,人家既然已经承诺会认真阅读思考,我万一强迫使他产生不快可能就得不偿失了,我想也有一定的道理。

幸而在随后的石原恒和见面会中,我特意说明签名并不需要他立即表态,只是希望他可以在请愿书封面上表达对华语玩家的肯定与感谢,因而石原恒和非常愉快地在请愿书封面上签字,并表达了对华语玩家的感谢,使得我们的面呈请愿书的计划有了一个非常圆满的结局。

石原恒和在请愿书上的签字。

目前制作方 GAMEFREAK 有回应吗?

目前面呈请愿书刚刚过去一天的时间,而《Pokémon》的制作方负责人刚刚结束 “世锦赛” 的活动,肯定还没有时间开始认真研究思考相关问题。我们在请愿书中留下了三位精通日语的华语玩家的联系方式,以便可以和官方进行后续沟通,一旦收到官方回复会由三位及时转告大家。

另外,我已经将请愿书发给了一位身在日本的台湾网友,他之前便有初步计划,将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到日本总部拜会《Pokémon》的制作方负责人,再度面呈请愿书。届时官方可能就会对中文化一事做初步表态,如有消息我会及时在网上扩散转告各位玩家。

当然,我也深知中文化并非一蹴而就的情势,“面呈请愿书” 不是 “中文化请愿” 活动的结束,而是开始;希望由此之后官方更加重视我们华语玩家的心声,严肃考虑中文化的可能性。从这个角度而言,本次面呈请愿书的活动目的已经完全达成了。

请愿书已经递交,请问玩家还可以继续支持这个活动吗?方法是什么?

是的,虽然请愿书已经提交,但我在签名会上已经向 石原恒和 与 增田顺一 演示说明请愿站点会不断更新,恳请官方保持关注。所以希望大家继续到 “请愿专题网站” 留言贴图支持。非常感谢 “神奇宝贝部落格” 与 “神奇宝贝百科” 的管理员 @mudkip_me 帮忙搭建了请愿专题网站,这一平台将作为请愿书的延续,持续对官方发出我们华语玩家的心声。也希望包括《Pokémon》玩家以及非《Pokémon》玩家和各位读者可以光临我们的请愿专题站点,阅读请愿书和其他请愿素材。如果认同我们的请愿,就请在站点上发表留言以示支持吧!每一位留言者都会被统计在内,向《Pokémon》官方展现我们华语地区对于中文化游戏的需求与支持。

最后再说点鼓舞人心的话吧 ^^

本能直觉,最后应该是感谢各位一直支持关注本次活动的网友,但我在整个活动的过程中却一再被各方告知,“不要感谢我们,大家都是自愿出力帮忙”,所以我觉得我可能不需要再感谢诸位的帮助了,就像各位也不需要再感谢我一样,我们不用相互感谢,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个并肩奋斗的整体,为了《Pokémon》中文化而努力着,我本人只不过是做了这其中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我的 “感谢” 可以留给那些曾经对我们的活动表示出理性质疑的网友,他们的很多意见同样很有意义,使我们在计划实施中不断改进。但在整个行动过程中也偶尔出现一部分网友的嘲讽甚至侮辱,我之前基本没有理会,因为我想与其用十分钟的时间面对这样的一位反对者,倒不如用一分钟的时间在别处宣传获得在十位支持者。

我们的主要精力应该用来向《Pokémon》官方解释中文化有好处,而不是用来与这部分人争辩中文化对他们没坏处。但我独不解他们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曲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在我们这次活动的主要阵地 口袋妖怪贴吧,页面的顶端有一句口号 “我们的梦想永远不会沉睡”,我也将这句口号用在了中文版的请愿书结尾。让我感到鼓舞的是,这里有很多很多玩家与我分享着同一个梦想。就像我在采访一开始所说,我真心为自己能重新回归中国的玩家队伍感到高兴!

 

***

 

“我们的梦想永远不会沉睡。”

当然,在这次本应该是获得所有国内玩家支持的活动,仍然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存在。

从中可以看出,一些玩家认为,为了自己喜欢的游戏,值得学日语来玩,还有的玩家则是担心游戏中文化后,一些译名得不到玩家的认同,同时正版渠道问题,一直也都没有很好的解决。

@路比-MissingNo 截取的国外玩家对于这次请愿活动的看法。左:对我来说,每个人都喜欢玩《Pokémon》很重要的。无论这个人来自哪里,说什么语言。右:我上学每天都能碰到中国人,他们中好多人都是《Pokémon》的粉丝。能用自己的语言玩自己喜欢的游戏,是件很幸福的事。

Inside For All Games 针对这一事件的报道

总之,无论站在哪一面,我想这都表现出了玩家对《口袋妖怪》这个系列作品的热爱。虽然这一部 “宝石篇” 重制仍然没有中文版,大家辛苦制作的请愿书也不一定能够改变任天堂对中国市场的看法,但是这绝对是中国游戏史上,民间玩家一次自发组织汉化请愿的大行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截稿之前,官方仍未有任何行动,但是我想 GAME FREAK 和任天堂应该已经感受到了中国玩家们的热情!说不定,《口袋妖怪》的下一部作品,就内置中文语言呢!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