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是人类对自己的奖励——因为你听到了一个你没想到的东西,学到了一个新知识,便增加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概率。

我生在草原上一个矿场,蒙语叫查干诺尔,“查干”是白色的意思,“诺尔”是湖。湖是白色,是因为里面有碱,所以这个地方也叫碱矿。

1513434740332448.jpg碱矿周边

寒暑假的时候,爸妈还要在碱矿上班,我就被送到草原上的爷爷家。我的童年一半是国企厂矿子弟生活,一半是牧区。

这两个地方有个共同点,就是都用自己支起来的卫星锅接收电视信号,所以在没有网络的时代,我能在闭塞的草原看到华娱卫视之类的频道,但卫星锅很不稳定,经常也会收到完全看不懂的法语,阿拉伯语的节目。谁跟那个负责卫星锅的人关系好的话,还可以央求他为你旋转这口决定着几千人精神食粮的锅,所以我也常看到一些模特走秀泳衣派对,不知道是谁的趣味。有可能是共同的趣味。

1513434911916252.jpg作者曾经生活的牧区

在这两口锅无规律地旋转中,我断断续续看了几集《老友记》,很多分级是pg16的电影,还有更多的台湾综艺。这些综艺现在想想至少也该是pg16。

当时正是吴宗宪如日中天,我太喜欢他了,他的很多节目同时播出,我在那些台之间按来按去,这个看两眼那个看两眼。碱矿家里还有遥控器,牧区爷爷家的电视是真得过去按,只有9个台,长方形银色扭,按下一个上一个会弹起来,我就扒在球面凸起的小电视上挨个找吴宗宪,被大人骂了很多次,“你是不是想把眼睛看瞎”。

1513435422475903.jpg少年李诞

吴宗宪的存在,让我意识到了人原来可以这样说话,冒犯别人,调戏别人,还能把人逗笑,谁都不生气,还有钱赚,还会被人尊称宪哥!而他说出来的那些话,似乎也就是心里话。我现在在舞台上表演脱口秀,感受更明显,在舞台上说心里话和隐私才合适,甚至才安全。

1513435342640690.png吴宗宪参加《吐槽大会》 图片源自网络

因为爱岗敬业是国家,也是我个人对自己的要求,我就常常研究怎么才能让人笑和人为什么会发笑。如何逗笑别人,作为初学者,我的感觉是,那些创作段子和如何表演单口的理论当然有帮助,但没有其实也一样,关键还是得去台上自己摸索。

至于人为什么会发笑,算是理论范畴了。很多这方面的书,我看过其中一本很有意思:开头就讲一个研究人为什么会笑的行为科学家,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理论,于是去了酒吧开放麦做脱口秀表演,最后冷场下来了。还是得摸索,多冷几次场,就会了,要么就放弃了,科学不好使。

目前,我学习到,比较有解释力的“发笑原理”有两种,一种是恐惧解除,另一种是新知奖励。

比如,吴宗宪在节目中调戏女明星,行为本身是有冒犯成分的,但吴宗宪用他的幽默技巧让这件事不走向严肃,女明星也不生气,还配合着做节目效果,观众的恐惧得到解除,就笑了。

一些攻击人的段子,单看文本是很过分的,但你把你攻击的人请到面前,舞台上还有别人,大家默认了前提,恐惧解除。还有一些种族歧视的笑话,调侃残疾人的段子,以及类似这般很过分的东西,都可以用这个逻辑解释你为什么会那么没良心地笑出来。

单说段子文本,恐惧解除也有解释力。大脑在接收未知信息时,如果不能用已知经验和知识解释,比如看到鬼,就会恐惧。如果能解释,就有机会感到惊喜和幽默。

其实跟恐惧解除类似的还有一个良性冲突理论,就是前面讲的那个科学家哥们儿提出的:当有些东西看起来有问题,可能会产生威胁,但其实没什么问题时,会产生幽默。这大哥去采访过路易ck,因为想幽个默,开了关于“尺寸”的玩笑,结果把路易ck幽到沉默。

不过良性冲突的理论并不能解释一些人类非常残忍的笑,但恐惧解除可以。大家可以想想战争、虐待之类毫不良性的冲突场景,和那些笑的看客,这里就不举例了。

1513435697721482.jpg美国脱口秀明星路易ck 图片源自网络

还有一个是“新知奖励”理论,这是发明了搜狗输入法的马占凯老师给我讲的:幽默总要制造意外,一个“没想到”,你笑了。但这个意外要巧妙,符合某种逻辑,常常要在万物之间创造联系,从而产生笑果,所谓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跟学习知识是一样的,学习,就是学你没想到的,新鲜的,跟已知有联系的东西。

笑,是人类对自己的奖励 —— 因为你听到了一个你没想到的东西,学到了一个新知识,便增加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概率。所以,所有笑点其实都是知识点。

如今,生存已不是人类的首要考虑,可就像不为了繁衍的自慰一样,人类把幽默发展成一门手艺,不停自我刺激,笑出来。幽默的人,就可以理解为总是在帮别人增长“生存能力”(事实上未必是,但吴宗宪对我来说绝对是),所以很受欢迎。

1513435969414458.jpg作者最近喜欢豹纹系列

马占凯老师的总结是:就像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器官是多余的,例如尾巴,没用就不保留了。幽默感也是,如果对生存无用,就不需要有幽默这回事。

大家愿意的话,可以用这两个理论套一套你听的段子,看的喜剧片,或者生活中惹你发笑的事,应该都能解释。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人这么无聊,愿意去解释幽默,解释幽默实在是太不幽默了。

最后还是说回吴宗宪吧。虽然我很喜欢吴宗宪,但从小看那些台湾综艺,也没有梦想过成为吴宗宪,觉得太累,没有那个本领。我就想做康康,nono,这些吴宗宪身边的人。前段时间录蔡康永的一个节目,聊起脱口秀和谐星。我说,康永哥,我其实没有那么爱说脱口秀,说得也不好,我就想当个谐星,我感觉我能行。我希望能在余生做一个沈玉琳。


文中图片除特殊标注外 皆由作者提供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