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先知还是囚徒?

“虽然我穿行于无尽的 GOTO 语句,我也不惧错误信息,因为你的用户手册与我同在” ,说实话谁要是对我说这种话,肯定一耳光糊上去,你是不是没睡醒?!然而事实却是,和技术狂热分子讨论计算机,你会发现这无疑于和热诚的信徒讨论神学一样,不切实际!对计算机网络过度地依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对人类产生了生理影响,情感和信念被掺杂进了纯理性的技术问题中,对与错,彼和此甚至产生出了神学的迷思。

1491386827933962.jpg喜剧演员兼高科技福音传教士 Jeffery Armstrong 自称 “圣硅” ,创办了全球第一个计算机宗教 “启发式信息处理教会” ,他的福音是 G.O.D (即 Giver of Data) 信息给予者下载给他的,目的是为了追求神圣的利润

1491386868667716.png在 《银河系搭车指南》 中,42这个 “关于生命、宇宙和一切的终极问题” 的答案是由一台名为 “深思” 的超巨型计算机经过7百50万年计算出来的

03.jpg英国摇滚乐队黑弥撒在1992年6月发行的专辑 《Dehumanizer》 中探讨了 “将计算机奉为神灵、福音传教士、个人主义以及来生”

永远不要和程序员争论哪种编程语言更好,那是他们的鸡血。当 BASIC 语言诞生时,就像闪电一般击中了使用者,他们觉得这就是 “神” ,能创造一切。但当他们发现 BASIC 不能进行结构化编程时, Pascal 变成了新的“神”。但当他们发现 Pascal 有太多局限性后, C 语言又成了新的偶像。当 “神” 不能解决问题时,新 “神” 被请了进来,下一个大语言你永远无法想象,唯一不变的是 “我的语言永远比你的语言强大” ,这种捍卫信仰的调调在开发者论坛日以继夜地进行。

1491395086846130.jpg编程语言是程序员的万神殿,图为几种主要编程语言输出 “Hello World” 的句法

1491395127614195.jpg对程序员来说,计算机能创造万物

即使不懂编程语言也没关系,一般人很难逃脱操作系统狂热这股力量。如果我们要谈论持续更新了13年的 Windows XP ,最忠实的用户会告诉你, “在 DNA 中能看见上帝,在 Windows XP 中能看见设计师”,以及类似 “在希腊文中,基督的前两个字母就是XP” 之流的玄学。但可惜的是,微软并没有一套慎密的教义,而苹果在这方面则走得更远。

知名博主 Joe Rogan 在自己的第680期播客上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苹果创建了一种新兴的崇拜吗?” 他想起曾经的老同事们在 MAC OS 操作系统发行时那种近乎神秘主义的言论,就好像每一次迭代都能在计算上带来新的革命。对于核心果粉来说,每一次新产品发布会几乎是仪式性的。

06.jpg在苹果专卖店,买家受到了热烈的祝贺,仿佛这是一种神赐之福一般

早在2001年,东华盛顿大学社会学家 Pui-Yan Lam 就在杂志《宗教社会学》上发表过一篇论文,名为 《愿操作系统之力与你同在:隐性宗教 Macintosh 狂热》 。文章中一位接受采访的苹果用户认为 “对我来说, Mac 是我能应对的最接近宗教的事情” 。这种信仰是通过一次又一次推销计算机选择这件事上被反应和加强的,苹果 Logo 已经超越了时尚宣言的肤浅层次,它代表的是使用一切来自 Cupertino (苹果公司所在地) 科技的生活方式。就像所有主流宗教,对核心价值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相似性在推销生活方式选择上变得尤为重要,苹果成功地将选择的意义化简至最简:你去苹果商店或者不去。

07.jpg苹果专卖店和礼拜堂极度相似之处在于,标志性的苹果 Logo 处于盲目崇拜的中心位置,产品被独立而庄重地立于酷似祭坛的展台之上,光洁的石制地板和教堂里的一模一样

这样说似乎有点夸张,但是神经学家在 BBC 电视纪录片 《超级品牌的秘密》 中,对果粉和宗教信徒进行的脑部扫描显示,苹果产品和宗教画面对脑部的刺激是完全相同的,这证实了超级科技品牌已经驾驭了人脑中用来处理宗教信仰的部位。就像 《The Guardian》 编辑 Richard Symour 写道的那样 “我叫 Richard ,我是个瘾君子,我有苹果瘾” 。

1491395367195486.jpg苹果于1984年拍摄的 《1984》 堪称广告界的旷世奇作,它毫不遮掩地影射 IBM 为精神控制的老大哥,而苹果则是砸碎万恶桎梏的铁锤,然而30年后苹果夺取了主导权,谁才是真正的老大哥?

1491395599415237.jpg反果粉人士常常将果粉形容成丧尸般盲从的生物

即使你不委身于任何一个操作系统,你使用计算机网络的行为模式也可能是宗教式的。2010年秋,两名19岁的少年在瑞典乌普萨拉创立了一个名为 Kopimism 的教会,并于2012年获得了 “法律、金融和行政服务机构” 的认定,成为合法宗教社团。

Kopimism 简单来说就是 Copy me ,请复制我。这是复制粘贴传教会 (Missionary Church of Kopimism) 的核心教义。创办人 Isak Gerson 认为复制不仅仅是学习的手段,其本身也蕴含着美学意义,甚至衍生出神学内涵。数字信息的复制完全遵从 “繁衍” 这一宇宙最本能的行为目的,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共享,与细胞再生和基因复制如出一辙。信息应当不受限制地自由传播,对知识的任何形式的垄断,比如说著作权这样的东西,都会破坏信息的神圣性,而审查和监控信息则是一种罪。

世界最初是比特,是零,当比特开始复制、复制、无限地复制,每一次复制都有些微的不同,最终宇宙诞生了。我们的使命就是复制比特,以致创世伟业的最终完成。

1491395631626275.png信息即神圣,代码即律法,复制即圣礼。 CTRL+C 和 CTRL+V 就是最神圣的符号。

1491395681543602.jpgKopimism 婚礼现场, V 字特工面具代表向任何压制信息流通强权的挑战。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复制粘贴,对全球交互式网络教会 (Universal Church of the Interactive Network) 而言,过度重复即为浪费,不尊重版权即为亵渎,我们在滥用互联网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数不清的垃圾邮件和色情图片,夹杂着键盘侠们的谩骂,腐蚀了纯净的计算机网络。 UCIN 犹如一道圣洁的光芒刺破乌云,从西奈山上带回了神圣的计算机十诫

“不可使用计算机伤害他人;不可干扰他人的计算机工作;不可偷窥他人的文件;不可利用计算机行窃;不可用计算机做伪证;不可使用或拷贝你未付钱的软件;不可未经授权使用他人的计算机资源;不可占用他人的知识产权;你要慎思你所写程序的社会效应;你需以体谅和尊重的方式使用计算机。”

它规劝世人在使用计算机时应保持虔敬之心,要摒除一切浪费网络资源的行为。计算机之父图灵 (Alan Turing) 、信息论创始人 Claude Shannon 、无线移动网络之父 Alfred J.Gross 以及 《银河系搭车指南》 作家 Douglas Adams 以其超凡的智慧和卓越的贡献被封为四圣徒。圣典则是 Usenet 档案馆,其中封存着可以一直追溯到1981年的古老纯文本文档。

1491396037114386.jpg《飞出个未来》 里面,即使是计算机机器也有自己的宗教 Robotology ,圣典是存放在3.5软盘中的 《好书 3.0》

1491396101486823.jpg数字人类学家认为我们过度使用计算机已经使人类变成了一种新的物种 Cyborg ,即半机械人。

当最后一次下载完成之时,万物将归于比特,我们将以 CTRL+ALT+DELETE 颂赞神。现在,让我们默念主祷词,以便在这末世拯救罪孽深重的灵魂。 “技术与我们同在的未来啊!愿我们的目标被尊为圣!愿你的网关降临。愿你的下载在地上成就,如同在天上成就。我们的日用带宽,今日就赐给我们。求你保护我们的地址,如同我们宽恕那些用垃圾邮件攻击我们的人。不要带我们走进无效之中,反要救我们脱离微软。因为客户端、服务器和协议全是你的,直到永远永远。阿门。”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