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敢当着对方的面大咧咧排气,可以试着轻轻掰开尻部,如此一来气流更顺畅,不会产生恼人的噗噗声。”

我从没在男友面前放过屁。好吧我放过,可也都是蔫儿的。我们住在一块儿都一年多了,到现在,每当屁意袭来,我仍然是条件反射一般掖紧菊门 —— 我知道这么干对身体不好,但追根溯源,还是因为我在潜意识里 “放屁没有姑娘样儿”,“放屁不招人喜欢”,“公开放屁是感情关系缺乏情趣的铁证” 的这些想法作祟。当然了,这些观点我并不赞同,但是怎么说,身体还是逃不出这种枷锁。

我这种憋憋屈屈的态度听起来好像食古不化的中老年妇女,你还别说这毛病真就是让我奶奶给刺激出来的。小时候我跟我奶奶住一块,老太太肠胃不太好,连环罗圈屁一天到晚叮叮咣咣,我童年尤其记忆深刻的景象是她穿梭在厨房里忙活家务,全程屁就没停过,一步一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鞋底下有气囊还是怎么着 —— 这种节奏缓慢而又雷霆万钧的诡异声响,成了我童年时期的阴霾 BGM。她似乎从来没 “认领” 过这些屁,噗噗声简直就是从周围环境油然而发、应运而生的。

从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以后可千万不能这样。

后来我尽力洗刷自己这种 “放屁=老年肠胃病” 的糟糕印象,孰料童年记忆实在太深刻,这么多年来仍然挥之不去。我知道自己是一个现代女性,应该拿出自信大大方方在伴侣面前执行肠道机器减压动作,可就是办不到呀。

而我男票则是个屁精,股间似乎内置法国圆号,常常开启演奏模式。实际上就在我端坐客厅写作此文之时,阵阵旋律就在卧室上演。另一半常常放屁,这会让我感到不舒服吗?怎么可能。非要说的话,这反而让我更喜欢他了,因为我知道他这么做说明自己在情感关系中处于一个非常舒适、自在、放松的状态。

那我为啥没法用这个逻辑说服自己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有心理治疗师能解开我的心结了。但我认为屁与爱的纠葛还是很值得研究一下,因此邀请了以下情侣来现身说法 —— 


Stacey, 26岁;Sabrina, 26岁 同居中

VICE:你们对放屁的接受度如何?

Stacey:这么说吧,刚开始约会的时候,场面非常尴尬,我自己好放屁,在她面前就抬不起头来,总是怕搂不住被她听到 ——  一块睡觉的时候更是如卧针毡,因为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最容易放屁!现在我姑且想了个新法子,算是摆脱了这种恐惧 …… 

Sabrina:就掰开呗。

Stacey:正是。如果不敢当着对方的面大咧咧排气,可以试着轻轻掰开尻部,如此一来气流更顺畅,不会产生恼人的噗噗声。不过有意思的是第一次约会时心生顾虑的反而是她,因为她偷偷放了个屁一直担心被我听到哈哈哈。掰开放屁的小诀窍不久也被她掌握,如此一来就可以排气无忧。这一招是我俩各自独立发现的,怎么样。

Sabrina:这招真的相当不赖。当然肯定还有好多人发现了。轻松好用,缓解尴尬,屁声 say goodbye。

真棒,说明你俩确实心有灵犀一点通。可是就算没有声音,气味总是盖不住的吧?其实以我个人经验而论,我对自己放屁臭味的介意远胜过声音。

Stacey:这怎么讲,没办法的事情,而且自从我俩一块转型素食者,放屁带来的气味更是无法避免。很多次我俩驾车出行,我看到她摇下车窗,我就全明白了 —— 

Sabrina:瞧我这屁放得多周到。

那么你俩是何时意识到,放屁这事儿已经达到了一个平衡的舒适点呢?

Sabrina:总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醒悟,“就这样吧!” “承认了吧!咱就是这体质,没辙,该怎么过日子还怎么过呗!”

Stacey:真要推算的话那估计是在一块一年多以后。Sabrina 这人,哈哈哈,屁还挺凶的,主要是巨响哈哈哈,我这边则是量大,以频率取胜。确实,放响屁不太体面,有一回她放了一炮,我就说 “咦,你这不太好吧”,她回了一句 “你不也总对着我放屁吗,有啥不一样”,惊了,确实没啥不一样。从那以后我就接纳这种行为了。

Sabrina:胀气总得找个地儿出来不是。

Stacey:而且有时候她放完屁还引用名人名言,“放出来比憋着好,这是史莱克说的”。

可真他妈的行。

Sabrina:那可不。

你们俩会不会认为放屁 “消灭了关系中的浪漫感”?

Stacey:我是这么看的:假如你和另一半相处了足够长的时间,那 “浪漫感” 会化身很多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

Sabrina:“浪漫” 就是了解另一半也是凡人肉胎,也会打嗝放屁,学会接受现实。大家都一样嘛。

Stacey:而且我们也不是100%向对方暴露私密行为,比方说上厕所一定会关上门,给彼此一些空间。当然了我俩现在的房子小到不行,隔音也不好,就算关上门还是能听见方便声,不过也无所谓了,这是生理天性,也不必非要费力去掩饰。

Sabrina:她上厕所的时候我一般会识趣地把音响音量调大,让她觉得更加私密一些。


Carleigh, 41岁;Sean, 46岁 同居中

VICE:你们有没有在对方面前公开放过屁?

Carleigh:有过有过,这事儿一开始可不轻松。相处四个月之后我俩就搬到一块了,来不及考虑 “在对方面前该怎么放屁” 这类事情。我觉着反正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儿早就不算事儿了,但我错了,我心理上根本就没准备好。我原本等待对方先破功,结果风平浪静,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压力与日俱增,最后迫不得已找到一位老友塔莎(Tasha),此人可不简单,已经在男朋友面前大剌剌放屁放了好多年,就连行房途中也能潇洒释放真我 ——“宝贝我得放个屁啊”,“行啊,快去”—— 就这么干。他俩绝对是情侣楷模啊。塔莎给我的回复是 “老大不小了,你该怎么着怎么着呗”,并无实际指导意义。有几次我俩一起睡觉,我居然被自己的屁崩醒,顿时汗如雨下,要是让对方听见可怎么办。

终究有一天我忍不住了,一起抽烟的时候讲了个关于屁的笑话,顺带打开局面,他的反应是 “也许我们之前从没讨论过这个,但是现在说的话,我觉得在彼此面前放屁当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我们还是跟小年轻一样,当真放起来还是会笑场。于是我俩决定起草一份文本,美其名曰《屁事宪章》(Magna Farta)—— 你说我俩是不是特别机智。

这里头都写了啥啊?真的是一份宣言吗?

Sean:玩笑性质居多,就是想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化解尴尬,宣布我们已经正式迈入 “可以在对方面前放屁” 的境界。双方都可接受,不会将放屁视作龌龊象征。

Carleigh:不能在被窝放屁然后把对方捂进去。

Sean:那真不行。而且还约法三章,不能站在上风处放屁,同时距离务必拉开两米以上,窗户也得打开。

Carleigh:我还是得说,如果他好久没在我面前放屁 …… 我还真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Virginia, 26岁;Clyde, 27岁 刚结婚不久

VICE: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Virginia:四年吧,其中同居两年。两个月前我俩刚办完婚礼。

你们能接受伴侣在附近放屁吗?

Clyde:相当能接受。

Virginia:相当能接受+1。有屁则放,末了相视一笑,相安无事。当然 “偷跑” 的时候也很多,使个眼色便知。

你们是如何 “破冰” 的?之前有没有深入沟通过?

Clyde: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很反感这类话题。

Virginia:没错我对屎尿屁笑话毫无感觉。他要是跟我讲,我就说 “你快闭嘴吧!恶不恶心!” 不过最后我还是能感受到其中的幽默成分。在一起之后我们经常跟朋友们一起玩,克莱德总是在朋友面前放屁,乐此不疲。社会似乎对女性放屁持有妖魔化心态,很多女人也自称 “从来不放屁”,我不是想把这种东西变得政治化,只是想说,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放屁没什么大不了,而且还好玩。如今我也经常放屁,当着朋友面也无所谓,只不过会事先告知他们。

有没有觉得哪些场合下放屁不那么合适?……我举个例子,比如做爱的时候?

Clyde:我不记得我在那时候放过屁。

Virginia:我也没,这个不太行。当然 “妹屁”(女性私处收张挤压空气产生的声音)倒是常有发生,有点尴尬,因为这玩意不请自来,控制不了。我倒是当着对方面拉过屎,当然了,我是说那种 “一个人洗澡,另一个人在外面马桶方便” 这种情形。

Clyde:我对拉屎比较在意,一般都得锁门,要不然让她一头撞见那可太尴尬了。实际上我现在在家唯一需要锁门的事情就是拉屎。

Virginia:这我倒看得很开,有一次他要出门上班,我就坐在马桶上跟他说的再见,他还回来跟我亲亲呢。

Clyde:哎哎哎,我最后可没亲啊,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有些事儿还是得划清界限。


Nelson, 25岁;Amid, 24岁 未同居

VICE:你们能接受伴侣放屁吗?随着时间的推移态度是否有了变化?

Nelson:能啊,顺其自然就好,不要太刻意。每一对情侣最后都会到达这种程度的,至于我们其实只花了两个月就 ok 了。

Amid:没那么久,也就一个月吧。

Nelson:同性情侣之间这个问题一般比较好解决,不过我俩之间还有点小插曲,他跟你讲吧。

Amid:反正挺突然,刚在一起时有一次他来我家,当时我们在干什么来着 —— 

Nelson:敷面膜。

Amid:哦对对。我们一起在厕所里贴面膜,然后我就放了个小屁,声音不大,我觉得,人畜无害嘛。

Nelson:确实是个小小屁。

Amid:是吧!然后他一副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的样子,放了个巨响的屁。

Nelson:就这么解决了呗。不算事儿。

Amid:第二次就更戏剧了。

Nelson:我俩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在床边准备起身下来,他伸手过来想抓我,正好压在我腰上,我一下没憋住就 “噗呲呲呲呲呲呲……”

Amid:我当时乐不可支,有点不够意思。但是也还好吧,每个人都有一点屎尿屁的幽默感。眼见别人放响屁肯定会乐出声,哈哈,不过这就不是这件事情的重点了。

提到屎尿屁,你们之间有划清明确界限吗?

Amid:反正都当着面尿尿,我要是上大号也不在乎他会不会看到,反过来就不一样了,他比较谨慎。

Nelson:哈哈是。虽然听起来有点傻,但这对我来说不能跨越雷池一步,我知道他在上厕所,但我可不想走过去陪着。

为啥态度有所不同?

Nelson:我听一位已婚妇女说,结婚40年之后,两个人还是分开如厕,这简直让我震惊,原因就是,“就是办不到啊”……我从小到大没在任何人面前拉过屎,真的,屎尿有别啊,差距太大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婚后40年还是这样,那这辈子就这样了。

Amid:我是跟几个兄弟一起长大的,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另一个人进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Nelson:我就不一样,我家里有姐妹,她们彼此之间可以很随意,跟我就不行。我也不想陷入那种尴尬之中。而且 Amid 肠胃不好,跑肚拉稀常有,我可真不愿意在这种场合跟他共享一间厕所 ……

Amid:厕所就是我的安全小屋啊。

Nelson:没错,所以我就不打扰他了。不然双方都不好受。我自己也有点肠胃小毛病,我理解他的处境。就让他一个人痛痛快快办事吧。


Liv, 25岁;Braden, 24岁 已订婚,同居中

VICE: 你俩一般怎么处理这点 “屁事”?

Liv:我是蔫儿屁高手,有好多套路能够化响屁于无形。我们俩在同一个乐队里,我有无数次在舞台上偷偷放屁的经历哈哈。暗爽无比。在他面前放屁并不算什么事儿,不过有时候我会意识到可能即将 “丢出一颗暗雷”,那我就警告他一声儿呗。

Braden:我觉得所谓 “不成文的规矩” 就是相互尊重,能憋则憋,实在不行就放,没关系,提前告我一声儿就得了。

你们花了多长时间体悟到放屁的真谛?

Braden:好几年呢。说起来我们都是比较注重私密的人,我比她还更胜一筹。谈论这事儿我其实没什么在意的,只不过是觉得 “没啥必要”:有些人可能觉得在对方面前放屁是一种不可侵犯的自由权利,或者是一种表示关系亲密程度的指标,但我觉得,不就是个屁嘛。

方便、姨妈等等其他厕所内的尴尬事,你们是如何看待的呢?

Liv:我真是不怎么在乎,他倒是隐私心颇重,每次都是关起门来办事。 

Braden:毕竟我喜欢留些隐私嘛。有时候迫不得已,比如开车外出突然人有三急,只能停到路边荒野嘘嘘,留她在车里……这样的都属于不可抗力,也就算了。但是只要是回到家,我上厕所都是关上门,毕竟这种事情可不需要有人围观吧?我听说有些女士会替男士在小解时上手 “掌舵”,我天,这对我来说确实有些过分了。

Liv:没错,最近他才第一次知道我是怎么往内裤上贴姨妈巾的,当时他简直惊了,“原来用胶布就能弄上去了……你可真机智。” 从一个新鲜的视角重新审视习以为常的日常,还挺有意思的。我们现在可以讨论很多跟姨妈有关的事情,他已经知道 “月经杯” 是何物了,哈哈。

Braden:还是那句话,这些话题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不必小题大做嘛。

Liv:没错,我可真不觉得看着他撒尿能跟 “自由权利” 扯上啥关系呢。

编辑: 范大胖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