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收入让我觉得低她一等,感觉我们不再是平等的情侣关系。”

本文原载于 VICE 加拿大。 

情侣双方都是穷逼其实是有一定的好处的。从小家里人就教育我谈钱太俗,所以我很幸运之前的几任男友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类型,从来不懂何谓精打细算。我们从来不会谈论钱的问题。但是,对于很多情侣来说,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根据一项2015年的研究,在加拿大,每三对情侣中就有两对存在收入差距。这并不是什么惊人的数据,毕竟女性的平均收入在今天依然是男性的83%,而且仅有24%的已婚女性收入比男方更多(在上世纪70年代这个数字是7%,所以也算是有点进步了)。另外,除了性别收入差距外,种族收入差距也在北美地区非常普遍。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加拿大出生、具有大学学历的有色族裔的平均收入是同龄白人的87.4%。 

这也就意味着在北美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情侣都面临着收入差距的问题,而且这种差距也势必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那么,情侣中一方比另一方工资多好几倍是什么感觉?如果其中一方确实想要精打细算那该怎么办?不管你是选择承认还是无视这种收入差距,大部分情侣都无法逃避这个问题。我采访了四对有着明显收入差距的情侣,了解他们是如何维系感情,不让金钱破坏他们的关系。

对了,顺带说一句,要是你以为在电话上和让情侣向陌生人倾诉自己的财政问题一点都不尴尬,你可以自己试一试。 


露西(38岁)和希瓦(29岁)

VICE:二位女士你们好,能不能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

露西:我是一个自由职业的瑜伽教练,希瓦在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上班。

希瓦:我们的收入比大概是70:30。 

谈论钱的问题会不会让你们感到不适?

露西:我们刚认识时希瓦没有收入,当时她还是个穷学生,所以我们很快就讨论了这个问题。我心里清楚,她还是个学生,而我有工作,我可以理解,而且我本来就喜欢照顾她。

希瓦:我觉得只要你是在和学生约会,你就应该有这个觉悟。第一次约会时我还在干吃方便面,现实就是如此。

露西:就算你没钱,也没必要吃干的啊! 

现在你们的收入状况颠倒过来了,你们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

露西:说真的,希瓦没钱的时候我心里更舒坦。现在,她的收入让我觉得低她一等,感觉我们不再是平等的情侣关系。我从来没把钱的事情太放在心上,好歹我也是个瑜伽教练,但自从看到希瓦往家里带的那些东西,我就开始觉得自己特别卑微。另外,现在我把钱看得更重了。我讨厌这样。钱真的是万恶之源。

希瓦:在我们两人之间,露西一直都是更会照顾人的那一个,她真的很体贴。我觉得你会觉得不舒坦,可能是因为现在在经济上我处于优势,按理来说应该由我来照顾你,是不是?

露西:估计就是这样。 

收入差距有没有影响到你们在感情中的角色?

希瓦: 收入差距会影响人们对我们的看法,但是对我们自己的影响并不大。人们可能会觉得在同性恋恋情中,总要有一方当男的,一方当女的,但对我们来说这种想法很可笑。现在我的收入很高,人们就觉得我应该扮演男性的角色,因为我的经济状况足以供养两个人。但是就算我们要遵循这种老掉牙的想法,认为 “男方” 应该照顾 “女方”,哪怕这种想法很蠢,那也应该是露西更适合 “男方” 的角色。

露西:是啊,在这段感情中我是扮演破产男友的角色,你这女人真有福气。 

那你们谈钱的次数会不会比其他情侣更多?

希瓦:相比于其他情侣,我们因为钱吵架的次数肯定更多。这是我们之间的敏感话题。

露西:我觉得每一对情侣都有他们的敏感话题。我们每周都会因为钱的问题吵一次架。 

主要是因为哪方面的问题吵架呢?

希瓦: 主要是消费方面的问题。我想要出去 high 一下,吃顿好的,或者度假玩个爽,但是露西很精打细算,不会超额消费,而且她又不喜欢我请客,虽然我很乐意请她。

露西:我觉得自己就像个累赘,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好像我们在经济上已经不再门当户对了。如果每周要在外面吃两顿以上,我是负担不起的,只能靠希瓦请客,我很不喜欢这样。这让我觉得我们很不平等。我正在努力排解这种不安全感,接受希瓦请客,先从 In-N-Out Burger 这种快餐入手。 

对于那些存在收入差距的情侣,你们有什么建议?

露西:坦诚相待,永远不要在吵架的时候才把收入差距拿出来说事。坦然接受这种差距,并且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对方的错。

希瓦:没错,坦诚相待是关键,平时就可以聊聊这个问题,不要等到出问题了才吵架。否则的话,你好心花大钱买一瓶香槟送给你女朋友当礼物,很可能就变成了吵架的导火索。

露西:你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她正在挑着眉毛看我,没错,希瓦我知道你是在说我。

1536565915452574.jpeg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丹妮拉(25岁)和乔什(25岁)

VICE:丹妮拉和乔什你们好,我们来聊聊钱的问题吧。

丹妮拉:我的收入很高,乔什赚的钱没我多。 

这有没有影响到你们两人之前的感情?

乔什非常大方,很多时候他都争着买单,但是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乔什没有工作,那段时间很惨,因为他根本没钱付账,所以那时我们在生活上很节制,他也常因为没钱而非常苦恼。 

乔什找到工作后,这些问题就解决了吗?

乔什:我的收入还是比丹妮拉少很多,所以收入差距依然存在。最近我刚升职,她大惊小怪的反应让我很不舒服,因为就算我加薪了,她的月薪还是比我多一万。感觉她有点居高临下的姿态,因为我知道她赚很多钱,另外我对这点微不足道的加薪也高兴不起来。 

丹妮拉赚得比你多,会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

乔什:她赚得更多我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她能力比我强,水平比我高,对我来说我完全可以接受。我并不是嫉妒她赚得比我多,我是恨自己赚得少,如果我能有一份让人满意的薪水,那就没有问题。这和丹妮拉没有任何关系,她自己也清楚。 

这种收入差距是否影响到你们在感情中扮演的角色?

丹妮拉:真的没什么影响。不过如果我们有孩子的话,情况可能会不一样,因为到时候必须要有一方负责赚钱,另一方负责带孩子。

乔什:我和她说过好几次,我知道她赚得比我多,对此我并不介意,我为她感到骄傲。我知道就算当个家庭主夫,我也心甘情愿。 

你们的朋友知道你们的情况吗?

丹妮拉:我的朋友知道我工资很高,但乔什不在乎。这不是什么秘密,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但是如果乔什赚得比我多,我们可能不会谈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会很不舒服。 

对于其他存在收入差距的情侣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你要学会调整心态,不要产生厌女情绪,也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某一方就应该比另一方赚得多。另外,对于自己能赚多少钱,你也应该坦然接受。 


罗斯(32岁)和特洛伊(37岁)

VICE:二位男士你们好,能不能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

特洛伊:之前我们都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去年我被炒了,所以我现在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罗斯:失业快乐族?

特洛伊:没错,失业快乐族。 

我猜这对你们的感情的影响就没那么 “快乐” 了吧?

是啊,之前我们两个是一起赚钱,收入其实挺高的。我们花钱也没有节制,想要享受的时候就享受,想要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们一起度假,一起玩,根本不会考虑钱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要再来一杯玛格丽特……

罗斯:或者第六杯。

特洛伊:没错,如果我们想点第六杯玛格丽特,我们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现在我们失去了很多自由,现在我赚的钱没有以前多,这是最恶心的地方。 

相比于其他情侣,你们是不是更常谈起钱的问题?

现在我花的钱基本上都是罗斯的钱,所以我们确实要谈论这个问题。

罗斯:现在我是他的糖爹了。

特洛伊:没错,但我很难过,一点都不刺激。

你们的朋友知道你们的情况吗?

罗斯:知道,他们都知道这种日子很难熬,特洛伊现在还在找工作。

特洛伊:我们在外面也要谈论这个问题。我经常当着朋友的面问他:“今天你买单吗糖爹?”

罗斯:他们嫌死我们了。

特洛伊:他们确实会觉得很不舒服,但这就是我们的应对方法。 

罗斯之前就扮演过这种 “糖爹” 的角色吗?

并没有,我其实很喜欢他照顾我,但是我不希望在经济上依赖他。但现在我对他的经济依赖越来越严重,我感觉自己就像个五十多岁的家庭主妇。

罗斯:你现在做事也和以前很不一样了,我发现你现在花钱总是要征得我的同意,以前你根本不会这样,以前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特洛伊:是啊亲爱的,毕竟买票花的是你的钱,我当然要过问了。赚钱的是罗斯而不是我,这让我在消费上更加小心,因为我什么都给不了他。我不想在这段感情中当个吃软饭的。

罗斯:其实你是个很乐于奉献的人。

特洛伊:我知道啊。 

那过生日怎么办?

几个月前罗斯刚过生日,幸运的是,我们在我辞职之前就已经预订好了去墨西哥的旅行,所以我已经支付了所有的费用。不过生日大餐还是得靠他自己付钱。

罗斯:我无所谓,我倒是觉得你更介意

特洛伊:我都哭了(笑)。 

你们是怎么做到不为这种事情吵架?

我们一直都对这个问题保持开放心态,在这段感情中我们根本没有互相憎恨的余地,所以一旦出现问题,我们都会尽快通过交流来解决。

罗斯:说实话我觉得糖爹的角色对我们的感情很有帮助。

特洛伊:确实让我们的性生活更有激情。

 

奥拉(28岁)和提奥(31岁)

VICE:能不能先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

奥拉:我们在一起六个月了。 

你们的收入情况呢?

哦,我的收入还行,提奥的收入比我更高。

提奥:我年薪大概十六万

奥拉:我操,我都不知道你赚这么多。 

完了,所以你们还没有谈过这个问题?

其实谈过的,我知道提奥工资很高,我只是不知道具体的数字。

提奥:我确实还没有告诉过她我一年赚多少钱,但她知道我是做投行的,而且每次约会我都穿名牌西装,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聊过的。 

你会不会很在意你们之间的收入差距?

奥拉:最早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提奥总是提议要不我们去这里,要不我们去那里。他说的都是各种高大上的场所。我心里想,妈的他以为我是谁啊?所以一开始我觉得很别扭,我感觉要是我提议去一些很 low 的地方,他可能会看不起我。

提奥:我倒没太在意收入差距的问题。但是现在我会小心挑选不那么花钱的消费场所,因为我们总是 AA 制。 

你们还 AA?这是谁的主意?

奥拉:我一直都 AA,我觉得不 AA 才奇怪。我还从来没有碰过像这样……工资是我四倍多的对象,抱歉,我刚刚算了一下,真的太多了。所以没错,我一向坚持 AA,但之前和我约会的人工资都和我一样少的可怜,我们一直都 AA。

提奥:我并不介意 AA,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我以前交过的女朋友,有些喜欢我请客,有些不喜欢,我知道有些男性坚持买单,好像这是他们的一种权利。我觉得这都是个人决定,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来。从我们第一次约会开始,奥拉就从来没让我买过单。 

过生日都不行?

我们还没有过过生日,所以我还不知道。 

有没有哪些事情会受到收入差距的影响?

奥拉:影响最大的就是约会。我们刚认识不久,所以我们出门的次数比较多。因为我的原因,所以我们去了很多很 low 逼的地方,不是去高大上的市内屋顶酒吧,而是去脏不拉几的伦敦东部的小酒馆。

提奥:一点都不脏,我其实很喜欢出城,去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我之前的女朋友都在市里上班,所以我们去的地方不太一样。 

这种收入差距对你们在感情中扮演的角色有影响吗?

奥拉:我不觉得,本来应该是有影响的,但我们都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 

对于其他存在收入差距的情侣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只要坦诚相待就行,如果我们刚开始约会时,我答应去提奥提议的那些高档场所,那我现在早他妈破产了。所以我直截了当告诉他:“抱歉那种地方我消费不起。” 完全没问题!

提奥:没错,不要两个人都觉得难以启齿,要放开来谈。我们确实会因为谈钱而感到不舒服,但是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所以一定不要避讳这些话题。花六百刀吃晚餐我一点都不后悔,能和奥拉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奥拉:600刀?!哎呀我操!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