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求尽快出手,犯罪分子一般使用以下几种策略进行套现:

比特币诈骗真是太容易了,简直能空手套白狼。2012年,比特币还没传遍大江南北,某人(叫他 K 好了)就开始闷声发财了。他在暗网上找下手对象,让对方转给他价值200~300美元的比特币,目的是验证他的投资计划:他告诉对方,各个虚拟货币之间的价格存在价差,可以借此套利赚取高额利润。对方一旦听信诱惑给他转账,K 马上就消失在网络的另一端。

这种手法拙劣而又高明:随便炮制一个查不到底细的数字货币,就能骗到真金白银了。

再后来,加密货币的浪潮一发而不可收。老百姓和投资人都开始往这个领域砸钱,让币值一炮冲天。文克莱沃斯兄弟持有大量比特币,迅速成为亿万富翁;IPO 风光不再,当红明星变成了 ICO(首次代币发行)。连 CNBC 电视台的吉姆·克雷默(Jim Cramer)如今也开始讨论起比特币来。2017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一路冲到20000美金大关,以此计算,K 持有的币价值两千万美元。

但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比特币 —— 这个 自从郁金香以来 人类经济史上最大的泡沫商品,全数提现非常之难。

K 就跟暗网上数量日益庞大的 “卖家” 们(无外乎利用暗网贩卖毒品、假币、恶意软件等等)一样,面临套现无门的窘境。(另:VICE 曾经接触过为 K 打理瑞士私人银行账户的人士,他称曾收到过网络诈骗犯和数字犯罪份子的邮件,希望能为他们提供加密货币的相关服务)这些暗网卖家属于比特币早期投资者的一部分,而且在比特币尚未声名鹊起的时代里,他们才是推高币值的最大推手。现在,这些手握千万虚拟财产的人,陷入了提现的困境中。

比特币本身也似乎麻烦不断,鉴于其7*24交易、涨跌无限制的特性,比特币的币值高度不稳定,几分钟内涨跌几百美元是家常便饭,因此政府法规制定者和执法机构一直试图规范其交易行为。三月初,受币安遭遇黑客攻击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考虑打压比特币” 消息的影响,比特币暴跌1000美元。很多公司也开始考虑加密货币对其自身产生负面影响,比如 Facebook 和 Google 都在最近的几周里禁掉了宣传加密货币的网络广告,理由是担心用户会被蛊惑入场,损失钱财。

比特币和法币(如美元/欧元)之间的相互兑换也并不轻松。长时间以来,金融机构都唯恐避数字货币而不及,原因不外乎其币值波动性太大,且相信数字货币牵扯到犯罪行为(这倒是没错)—— 直到最近态度才有所转变。

加密货币交易所(如2011年成立的 Coinbase)为大众提供了买卖主流数字货币(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等等)的最便捷渠道。在这种地方交易,用户需实名注册,并证明自己持有货币来源的合法性。显然,犯罪分子没办法走这条路。小规模提现并不算难,但随着政策变化,想逃过执法部门的注意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而且,随着数字货币需求紧俏,所有的比特币用户还将面临着支付手续费水涨船高、付款处理时间越来越长的问题。

这就意味着,像 K 这样纸面上(准确地说,是在区块链上)非常富有的人,必须使用极其复杂的手段才能把这些不义之财兑换成真实货币,想走捷径那就得多花一大笔钱 —— 这是区块链数据统计公司 Elliptic 的联合创始人汤姆·罗宾森(Tom Robinson)说的。“非法交易所得一般都是封存状态,持有人都在等待合适的折现手段。”

而这些人恰恰又不缺资源。政府部门为比特币进入主流社会绞尽脑汁的同时,有些不法商人早已想出了换钱的办法;另一些人则转向了其他隐私度更高的币种,希望走在政策的前面。

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其愿景是取代现存的银行体系。比特币不存在监管、支付匿名(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的)的特性,使其被暗网卖家、军火贩子、职业杀手、恋童癖等人群青睐有加。2012年,有30%的比特币交易都指向暗网,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合法交易使用比特币,这个比例下降到仅有1%。

2013年以来,执法机构开始打击在暗网上的比特币交易行为。那一年,FBI 关闭了著名的 “丝绸之路” 网站(FBI 人士认为这是 “目前互联网上最复杂、最庞大的犯罪交易平台”)。丝绸之路曾因 “可以轻松购买 A 类毒品” 被主流媒体曝光,随即招来了 FBI 的打击。打掉网站后,FBI 收缴了其控制的144000枚比特币,引起了公众的更大关注,当然,这种热度离今天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些货币若以今天的市值计算,将达到12亿美元。

去年7月,FBI、DEA(缉毒署)联同加拿大和泰国的执法部门,一道打掉了暗网两个最大的毒品市场,AlphaBay 和 Hansa。此役过后,暗网上的非法交易量锐减。

这些部门的警探通力合作,派出卧底潜入以上交易机构,定位了网站的管理人员,最终强制将网站下线。荷兰警察甚至做得更绝,他们在 Hansa 关门的前一个月就秘密接管了整个网站,在这段时间里截获了大量的用户数据,也斩获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比特币、以太币及其他加密货币。

执法部门铁拳出击,使暗网的买卖双方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之中。一位坐标东欧,昵称 “LeagueMode” 的恶意软件卖家告知 VICE,称他已经在手机和电脑上都设置了一个 “一键抹除所有数据” 的快捷键,以备不时之需。

似乎是某种巧合,公众比特币安全性的担忧不断攀升,比特币价格也开始飙涨(我指的是自从其跌落到11000美元以后开始回涨)。投资者推高币价,华尔街也开始认同这种货币,一句话,该出手了。

和许多江洋大盗 “前辈” 们一样,K 最终还是选择了瑞士私人银行。今年一月,他找到日内瓦资深交易员奥利维耶·科恩(Olivier Cohen),科恩最近创办了一家名为 Altcoinomy 的公司,为高净值客户代理投资加密货币。K 对科恩表示自己持有的比特币是做生意赚来的,科恩以银行家的谨慎性格表示了怀疑,他调查了交易记录,发现源头还是暗网。

“不断调研之后,我发现他的钱来路不正,这些比特币有非法交易的痕迹。” 科恩最终回复他,“这是黑市交易,我帮不了你。”

K 表示,只要能把比特币换成法币,他愿意现在就支付全额费用,科恩说早在平安夜,他就在 Reddit 上一个 “提现难” 的帖子里遇到过过三四个类似的请求了。

科恩说:“这帮人出手非常大方,他们直截了当地说,只要能全额套现,给10%都可以。”

这就意味着,只要能套现完成,科恩立刻就能收到200万美元,可是就算科恩有心做这门生意,实际上他也做不到。虽说华尔街在区块链技术上投了不少钱,但银行对比特币的态度仍然非常摇摆不定,面对不可溯源的大额虚拟货币交易更是疑心重重。银行们一般会延时处理交易,同时要求出局大量的文书。这还不算,如果发现货币最终跟暗网有关联,他们会立刻终止这单大额提现。

专注比特币交易追踪的数字安全研究员约翰·班贝尼克(John Bambenek)表示,“千万、亿、十亿美元级别的比特币交易根本没办法实现。Coinbase 允许的交易上限是每星期提现15000美元,听起来不错,但假如我是手持大量货币的人物,这点儿远远不够,我需要比这快得多的交易方式。”

把大笔资金拆解成小额,再通过各种渠道慢慢提现,这倒是有可能的,但这样一来也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 —— 这种大量的小额转账看起来很像是避税常见的 “结构性拆分” 操作,有触发反洗钱系统的风险。

不过,只要加以分析,再加上一点点耐心,持币者还是能找到提现的套路。我们遇到了几位每天都要使用比特币的暗网卖家,他们给出了一些 “技术路线”(自然,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没人愿意署真名)。

为求尽快出手,犯罪分子一般使用以下几种策略进行套现:

“O2O”直接折现:LeagueMode 从2010年开始贩售病毒软件、窃取银行账户,目前主要活动在当下流行的暗网交易市场 “WallStreetMarket”(WSM)。他说很多暗网卖家都拥有多个比特币钱包(他自己就有十几个),以及一套定制化的操作脚本,这样就可以不断发起小型转账,让币在这些钱包之间互相流转,避人耳目。他找到了一个居住在他家附近、有长期购币需求的人士,每周他会给那个人转一到两次比特币,“过几个小时之后他会带着一袋子现金到我家门廊,一对一交换,没有手续费,大家都满意。”

“Old School” 洗钱法仍大受欢迎:一位假名 “Med3l1n” 的家伙(现年24岁)在 WSM 上面兜售偷来的信用卡和身份证,他宣称 “有很多方法都能提现,前提是你要认识到可能的风险”。其中一种方法就是把币转给一家提供预存金额借记卡的公司,卡片一到手就可以在线下消费了。“发卡公司对 ‘用比特币充值’ 毫不知情,因为另有其人从中代劳。” 需要另一个身份吗?去暗网市场购买虚假个人档案即可,当然了,肯定得用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支付。

使用西联公司的服务:24岁的美国毒贩子 “Alpha_xxx” 在暗网市场 “Point” 经营生意,他说自己使用西联(Western Union,一家提供世界范围内特快汇款服务的公司)的相关服务进行提现。操作原理如下,首先是用一系列服务自动将比特币转给西联的账号,然后某第三方服务商(内行一般称这种人为 “Picker”)募集现款,多一层操作就多一层保护。

还有其他简单办法,一般人不告诉他:“Dr Lysergic” 从事贩卖可卡因、LSD、摇头丸等非法勾当。他对 “比特币难套现” 的说法不以为然。“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只能说现在比过去更容易了。” 至于究竟是怎么做的,他不愿告诉笔者,只是说一般每次都能提现3000美元,代价只不过是2%而已。“如果卖家们脑筋够机灵、愿意坐下来仔细琢磨琢磨,他们就能明白办法实在是多了去了。有些办法步骤冗长、操作起来叫人厌烦,但为了套现也认了。”

看来手段是不少,但科恩认为绝大多数黑市持仓大户都没有什么好方法,真正明白路数的人少之又少。

“有些人已经找到了套现的好办法,但这种人最多也就占个20%,剩下那80%的人门都没有。”

还可以选择硬上,赌一把,直接交易同时向政府部门申报,寄希望于对方不会核查。科恩说确实有成功案例,但成仁的也不少。

还有一种风险稍低一些的办法,就是找一家东欧银行进行操作,那里的政策限制明显宽松得多。

作为对比,2013年,美国就开为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制定规范之先河。同年,参议院首次召开比特币听证会,财政部颁布虚拟货币准则,美国国税局则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划定比特币纳税原则的税务机构,纽约州还颁布了 BitLicense —— 为使用数字货币的企业而设立的一整套规章制度。

罗宾森的 Elliptic 公司(以及其他类似的公司,如 Chainalysis)与美国执法部门合作密切,他们为联邦探员提供数字取证工具,以帮助其溯源区块链,追踪交易历史。“(如此一来)就可以将普通的比特币用户和暗网卖家区分出来。”

这就意味着,在美国洗白数字赃款难上加难。但太阳底下并无新事,暗网卖家总能找到链条里最脆弱的一环。目前,这一环就在欧洲。

Elliptic 连同美国 “民主防御基金会”(FDD)下属的非法融资制裁中心(CSIF)发布报告,称欧洲地区已经成为了加密货币的法外之地。大量的比特币非法交易都流向了欧洲,持有者利用赌博和转账网站进行洗白操作。欧洲地区没有任何加密货币监管制度,这些网站无需监控用户行为,也不必上报可疑操作。

前 CIA 反恐分析师,现 CSIF 分析部门主管亚亚·法努希(Yaya Fanusie)认为,“欧洲在打击网络非法交易行为上有很严重的问题”。

去年12月,欧盟28各成员国一致同意推行更严格的虚拟货币管制政策,以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募资行为。这套新规意味着交易所及提供虚拟货币钱包的公司要在跟美国一样,必须要求用户做身份认证。不过距离新规上路还有18个月,意味着有足够的时间供这些暗网卖家 “胜利逃亡”。欧洲央行二月份表示这项新政策  “并没有排到足够高的优先级”。

欧洲刑警组织理事长罗伯·韦恩怀特(Rob Wainwright)预计,接下来即将出现比特币到其他代币的兑换热潮,这将使得追踪非法交易更加困难。

该组织调查非法加密货币交易小组的负责人称,最近他们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转用其他代币在暗网交易。“2017-2018年,一些犯罪组织或个人将交易工具从比特币换成其他代币,以追求更高的匿名性。”—— 这位专家在受访时要求匿名,以防被不法之徒暗中盯上。

比特币虽然有这些使用上的麻烦,但仍然是暗网交易的首选硬通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比特币是最容易获得的数字货币。但根据我本人对十几位专家学者和暗网卖家的走访调查,前面那位刑警组织专家的判断是正确的:其他加密货币正在成为犯罪分子的新宠。

AlphaBay 被警方打掉,使得更多人想早点清仓比特币。代币何时能取代比特币成为数字货币之王尚无定论,不过目前已经出现了三个有力的挑战者。这三款代币的基本运行机制与比特币大致相同,交易都会记录到公有链上,区别在于,它们都有一个内建的隐私防护机制,这将为执法机构追查交易信息产生很大障碍。

“Monero” 最近就因为卓越的隐私防护机制在暗网上大受追捧,一位东欧暗网卖家称他45%的交易都用 monero 币完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密码学家们开发的 Zcash 人气也很旺,去年盗取 NSA 黑客工具并大肆售卖的俄罗斯黑客组织 Shadow Brokers 如今就只接受 Zcash 的付款。莱特币和 Dash 等其他一票代币也是暗网上广受欢迎的高隐私货币。

FBI 和欧洲刑警组织拒绝透露追踪 monero 这类 “隐私货币” 交易的难度,因为这 “无异于提供手把手的反侦查指南”,欧洲刑警组织专家坦言。FBI 和 DEA 也拒绝评论他们如何追踪不法分子使用加密货币。

即便在制度森严的美国,执法也并不轻松。前 CIA 情报专家杰森·积臣(Jason Kichen)就认为调查机构很难打赢与使用加密货币的犯罪分子之间的战争。

“别说技术上做不到,光是问题的复杂程度就很惊人了。犯罪分子数量众多、资源丰富,使用加密货币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问题,我不觉得以现在的执法力量能搞定这种级别的事情。”

如同其他加密货币领域中的问题一样,警方只能在黑暗中摸索,不过他们已经有了强有力的工具,能够快速、轻松地在区块链上追溯比特币交易。这让企图套现的犯罪分子雪上加霜。目前可能的方法也就仅限于联系买家通过东欧银行完成体现,那里的银行不会问这问那,也不会要求客户必须坦白资料。此外,他们还寄希望东欧国家的税务机关 “最好别太明白比特币”。

这就是暗网犯罪分子们众多套现办法的其中一种。为了让他们的字面身家变成真金白银,他们还会继续寻求更多的路数。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