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瞎编钱包丢了老板欠薪或者存款被人卷走了等等那一套谎言,实话实说吧:我就是不舍得花钱买全价票回家过年。但我也想试试,网络众筹到底能不能给一个胸无大志的普通人带来些什么?

我打算试试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 “凛冬将至” —— 春节马上就到了,我还没买回家的票呢。

前几天突然反应过来这事儿时,已经过了火车票的抢购期。而点开航班信息,接近2000块的单程费用让我有点吃力。但我想见见偷偷谈恋爱的高中表弟,也想在没有暖气的房间里瑟瑟发抖 —— 只要能回家,哪怕看看春节联欢晚会也没啥问题。

正当左右权衡要狠出一笔巨款购置机票,还是站在高速公路收费站一路搭顺风车南下时,我突然反应过来:“这脸都能丢,为何不试试众筹?” 现在的众筹是一剂万能药,只要你有问题,在上面都能解决。唯一的门槛在于,你要么有一个听者落泪闻者伤心的故事,要么有一个比罗永浩还动人的情怀。于是我就此决定,试试一个普通人到底能不能完成众筹。

既然是普通人的众筹,场地自然选在了朋友圈。在网络上哪怕是付费推广,也不见得能引来陌生人的帮助(毕竟有抑郁症的民谣歌手还等着救助呢),而曾朝夕相伴的朋友自然会翘首盼望春节重聚,就当是捐点钱让我参加酒局,佩服他苦练的海量了。

其实在设计这套流程之时,我心理也一点没底。人人都想回家过年,仅靠 “机票太贵” 是否能够打动大家?

但是管他的,试试再说。

1485190344609858.png

首先得解决文案。飞机杯的众筹主页给了我灵感:“你看见过我的全部,却没体验过我的真实”;“XX 生性狂野,在倒模现场犹如到了片场,唰的一声一脱而光。” 这些朴实无华却颇有力度的文字不知让多少年轻单身汉掏出钱包,自损肾阳。

细细品来,文案就是得找到观众的痛点,直接告诉他们参与众筹会得到什么。我立马写上 “想用普通人的身份,凭借信任筹到过年回家的机票。当然,你会得到想要的礼物。” 目标、行为、回报,一目了然,这句话作为开头再合适不过。

设置众筹

接下来要设置好不同的捐款额度。过年期间大家手里都有不少钱,消费热情也是高涨,399、499元档应有一席之地。当然,更多的人只会抱着 “不知道你在搞什么,不过参与一下表示关注,不然以后见面尴尬” 的态度,所以得为低价捐赠设立多种额度以供选择。

首先是两个最低额度,1及5元档:

1元档专门献给事儿逼。他们根本不会对众筹感兴趣,只会将其转发到自己每天最少五条状态的朋友圈。其余四条分别是与房地产商喝茶、在高档 KTV 摇了个豹子、新房子的甲醛太高必须透气,以及自己像个死人一样闭着眼坐在太师椅上盘珠子 —— 而转发众筹将是最后一条,宣告自己热心公益、慷慨慈善。至于5元档,则献给真穷的朋友,物质水平虽不能否认你灵魂的高贵,但这事儿你真帮不上啥忙,还是留点余粮过冬吧,意思意思就行。

19、26、49、79、99元档则为精神上义薄云天、行动上大智若愚的观众设置。各个数字看起来毫无关联,实则大有门道:如果你的预期捐款是三十元,但只有19和49元档可供选择,那一定会退而求次选择19元档。无所谓,蚊子腿不也是肉嘛。

每个捐款额度后面都有几个回报可选项,捐款人可以直截了当地估算出自己将得到的回报价值几何。比如19元能得到一个本人亲手制成的掐丝唐卡。反正这玩意儿我早就想脱手了!前几周闲得无聊,被在线活动网站骗到五环外参加手工制作。拿回家后不仅越看越难受,还占地方。

而289元后面的回报选项,我填上了 “一次正装晚餐。” 说实话,我要知道什么是正装那就见鬼了。电视里的正装晚餐剧情倒不少,但结局大多惨烈,要么是男配色胆熏天,打扮一番后呲男主的妞,最后差点被砍成肉夹馍;要么就是王牌间谍在屁眼里塞着超小号的探测器,忙着挣开括约肌收集信息。要是有人在电视上搞这种事儿,谁会在意他们穿了什么?

之所如此设置,也是经过了精打细算。低额度的捐款者两个特点必站其一,手头不宽裕或与我稍显生疏,他们理想的回报自然应该是实打实摸得着的小物件。而高额度的捐款者除了钱太多用不完 (可惜我不认识这样的人),主要动机应是与我有深厚的革命友谊,希望过年能有时间聚聚。回报自然应该设置为 “陪你去买一件外套” 或是 “请你吃一顿大餐”。

我带着背水一战必须成功的悲壮,登录众筹网站,上传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和个人信息,申请了一个众筹项目,然后分享到朋友圈,并配上一句 “认真的,点开看看。” 希望在第三方背书的情况下,吸引更多注意力。

眼睛一黑,众筹号召就发出去了。紧张吗?是的,这次众筹从下决定到实行也不过一天;害怕吗?当然,要没凑够钱不仅回不了家还显得特没面子;期待吗?我一万分地想知道,一个普通人靠自己是否能筹到过年回家的机票。

半成功的众筹

1485240395137630.jpg

最后经过缜密计算,此次众筹共计15人参与,筹得善款747.42元 —— 春晚是看不了了,不过刚好够年里降价的机票。看着微信零钱里的红包,感动地那叫一个热泪盈眶。立马召集诸位聊了聊 —— 你们都是怎么想的?

平时一般看到的众筹都是生病,而你的这个很有趣。正好红包里的零钱就剩8.88,就发给你啦。新的一年开始,希望你也发发发。我要明信片!

—— 小税

作为朋友想见你一面。从小也承蒙你家人的关照,为你们团聚使出绵薄之力。200块是我一天的工资,没有负担也能实际帮助到你。回报随便吧,老北京的雾霾也行。

—— 阿龙

参与众筹就是因为我又穷又爱你,19块差不多了,但是不要礼物。

—— 小雯

感觉大家都不会出钱,所以我就出个50块当最高的吧。我要你的贴身小玩偶!

—— 马里奥

100块够吗?正好抢了个100的红包,捡的钱就得用嘛。礼物?两个字,喝酒!

—— 月饼

因为我很想你啊。工作的时候会不经意想起我们一起的 big time。通宵玩游戏、打球、吃大排档,没有压力,非常轻松。现在很难遇到肆无忌惮一起玩的朋友啦。咋会不想你!零钱52块,就选个49的捐咯。

—— 南南

我买到了机票

参与的人几乎都没有按照我设置的额度捐款,这完全违背了设计的初衷。我一直试图规范此次众筹的流程,希望为 “使用者” 建造一个简单直观的行为路径:在朋友圈看见、立马反应自己的适合额度、点击我的头像、发送红包 —— 可是我却忘记了参与众筹的目的,其实与使用软件本身大相径庭:大家想得到的是与朋友之间的互动,这足以颠覆人为的引导。

而聊到参与众筹的目的时,虽然口头上还会戏谑几句 “爱你” 或 “喝到你起不来”,但马上就会进入了 “真心话时刻” —— 哪个男性不被 “想你” 俩字撼动?众筹成了心灵澡堂,我们的真实一面在其中赤裸相见 (这话感觉怪怪的)。

最终,这次众筹没有达到我计划的2000元,说不上成功;但它更谈不上失败,筹到的747.42块刚好购置除夕后的机票,大年初二到家时年味正浓。而礼物也在行李箱中准备齐全,不能当面送上的已经交给快递小哥代劳 —— 作为一个没有情怀也没有绝症的不幸上班族,我拿到了一个挺开心的结果。

所以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我大概正坐在飞机某个座椅上休养生息,准备到家后与参加众筹的哥们儿拼场酒再玩会儿麻将,说不定回来的机票也能给他整出来。说到底,众筹或许并不能解决你的实际问题,但却能帮你找回很多你并没有意识到的东西。

希望你和你的朋友在一起,而且春节快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