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当作白人有时能让我的生活轻松不少,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意味着我没有做中国菜的资格。

“一个饺子就把我们全部绅士化了。说什么混血青年寻找文化根源,营销倒是做得挺好,但是你也不过是骗骗小孩子而已,你所做的不过是每一个中国老奶奶都会做的事情。” 

我开的第一家快闪餐厅获得了一家知名媒体的报道,然而评论区里却出现了这些充满火药味的字眼,让我的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熟悉的自我怀疑再次在胸中涌现。凌晨一点,我正在为第二天的派对腌制十加仑的泡菜,在这样的时刻,像这样的评论绝对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我自己创业做外卖生意。每天我都要把几十公斤的五花肉包进饺子里,冷冻起来,然后送到温哥华各地的客人家中。通过派对来给自己做宣传似乎是个不错的点子。但是如今谈起全球文化,似乎就绕不开 “绅士化(gentrify)” 和 “文化挪用(appropriation)” 这两个热词。一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工作和这类词联系在一起,就让我感到无比愤怒和失落。 

小时候,你的语言和你的长相能够影响你的自我感知。后来我发现,这种异类性正是我最大的力量之源。 

作为一个混血儿,我从小就对自己的文化背景没有太多感觉。我的父亲在60年代就从香港移民过来,我的母亲则是在加拿大出生的英国人。在我看来,要重拾自己的中国身份,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吃,以及尽量多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没有人能够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夺走,不管他们是不是中国人。我的样子不像中国人,从小也不擅长讲粤语(粤语是我父亲的母语,也是九十年代温哥华华人区的通用语言),但是通过教育和自学,现在我能说普通话。小的时候,你的语言和你的长相能够影响你的自我感知,后来我发现,这种异类性正是我最大的力量之源。

1532264023943657.jpeg作者和他的父母

大部分时候我都被大家视作白人,有时这能让我的生活轻松不少,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样剥夺了我制作中国菜的资格。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本文一开始那条 Lords of Gastown Enthusiast 发布于2017年2月8日下午1:41的评论。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人说得没错。我卖的饺子,在中国的饮食传统中,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家庭食品(而且通常都是奶奶做的),更是商场打折促销时的常见食品。但我却给我的饺子标出高价,因为我的卖点是纯手工制作,亲自送餐上门,而且我的猪肉都是从一家中国人开的肉铺采购的,这家肉铺已经在温哥华唐人街经营了40多年。

我从来没有丧失这种勤劳致富的精神。中国有句古话叫 “富不过三代”,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是的,有时候我确实会觉得问心有愧。我有一个高中老同学,他们一家都是从香港移民过来的。记得有一次他在我这里下了一单饺子,让我送去他父母家里。当我关上车门,提起冷冻袋向他父母家走去时,我的心里越来越紧张。果不其然,他的妈妈说:“哇,你的饺子也卖得太贵了。”

我不知道她只是小气,还是老一代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我辩称:“这是鬼佬食品,专门卖给白人吃的,他们都认这个价。” 她善意地笑了笑,把钱递给我,然后关上了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是个矫情的文青,硬是把一道简单的中餐主食吹得神乎其神。 

从某种程度上讲,我的中餐生意其实就是绅士化的最佳案例:把一件传统的、廉价的东西,通过品牌营销、社交媒体宣传、加上高质量的原材料,便瞬间升级成为中上层人士的高档消费品。一个假中国人,在菜市场买了点原料,做成饺子高价卖给白人 —— 这种罪恶感时不时会在我的心中涌现。

通过炒作我的文化身份来进行商业牟利,这种事情到底应不应该?具体要看你怎么做。赚钱无可厚非,而且我觉得我所做的其实是一件很中国人的事情 —— 通过自己的劳动,把简单廉价的东西变得精致起来,然后靠这些东西赚钱。在我看来,我只是在继续父亲和他的移民家庭一直在做的事情:勤劳致富。我从来没有丧失这种精神。中国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的饺子店不只是这位网友口中 “营销手段”,更是一种自我发现与自我肯定。我正在重拾失去已久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庆幸自己是个混血儿。正是通过制作美食,尝试自主创业,让我感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个中国人。 

自从我开始在 Instagram 上卖饺子以来,我就一直希望在卖饺子的同时,讲述我的故事和经历,让客户不仅能享受到美食,还能和我的食物产生共鸣。我也收到过一些炮轰(大部分是在评论区),但是我的食物也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同和信任,不少人留言说:“我也和你有同感。”

1532264361219201.jpeg摄影:Hakan Burcuogu

我一定要感谢我那位老同学的妈妈。她把内心的真实想法坦白告诉了我。我很感激,谢谢。 

在温哥华的中国人、混血儿,甚至是我的厨师,都告诉我他们很认同我的故事和我的厨艺。他们的肯定给了我信念,鼓励我坚持我的事业。我对我的族裔身份的认识,让我打造出了一个以加拿大华裔经历为中心的品牌,并且证明了我并不是差评中描述的那副嘴脸,让大家看到我理解我的传统、文化、历史,而且我能够让所有人都获得共鸣。 

没有任何一种美食是某一类人群的特权,不管你在评论区里多么愤怒,不管你写多少煽动性的文章进行抨击,你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一个厨师有权利制作任何一种美食,不管这种美食来自什么样的文化背景。你可以采用传统制作手法,也可以进行包装创新,但最重要的是,你一定保持尊敬的态度。评价一道菜是否成功的标准,是这个厨师做出来的菜是否诚恳。我想不出其他的表述方法,如果我说错了,那就请你们用文化挪用和绅士化的罪名去打压一切,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像这样的情况在顶级名厨之中也非常常见:福西亚·邓禄普(Fuchsia Dunlop)、丹尼·鲍文(Danny Bowien)安迪·里克(Andy Ricker)都不是他们招牌菜的 “后裔”,但他们每天都在做这些菜,而且我们对他们没有任何怀疑。 

所有的问题都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让你知道,如果你看到什么让你觉得反感的饮食现象,不妨先听听厨师的想法,尝一尝食物,结果可能和你预想的并不一样。然后希望你能思考、回应、感受,我的主顾们都是这么做的。

Translated by: 伽叶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