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迎来爆发期,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网大是不是年轻导演在这个时代的一条捷径? 网大对年轻电影人来说是机遇还是陷阱?网大会不会是中国电影的希望,它还能存在多久?拍完之后,我们反而都不知道了。

制片人想告诉你的:

网络大电影:前途未卜的中国B级片

1499916317678127.gif

VICE 的剪辑师耗子在高中决定去考编剧的艺考那会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成为导演?

大学念了电影,因为要交作业,就自动成导演了,又开始思考,怎么让别人掏钱让自己当导演,结果也没人掏钱。

2014年他问妈妈要了一万块钱,跟哥们做了一部叫《少年漫画之青环故事》的电影,66分钟,30万点击,25万是买的。

其实按现在的概念,他也算拍过一网大了。可惜当时年纪小,做得不好,也不懂经营,结果就是上线后石沉大海。

今年四月份我们去了一圈大小网大剧组,拍了 “赛博好莱坞” 这个项目。耗子说,心情其实挺复杂的。

本以为这个片子是个无关痛痒的,关于娱乐产业的小纪录片,没想到在一个月之内,随着广电总局新规的颁布,这些寻常的快乐突然都被卷到了风口浪尖。

网大是不是年轻导演在这个时代的一条捷径?对于初学者来说,怎么样才能做出自己的电影? 网大对年轻电影人来说是机遇还是陷阱?网大会不会是中国电影的希望,它还能存在多久?我们都不知道。

看看这个片子,你也许不会找到任何答案,不过是能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机会。

“我们现在的社会告诉我们,只有好人没有坏人。那难道,每天中午十二点播的法治进行时不都是这些事吗?”

1499922122857127.gif

张炜迅在10年前是北京流行朋克乐队 SKO 的鼓手,出身京剧世家,顺利考上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8岁跟范伟一起演的电影《看车人的七月》是当年蒙特利尔电影节的大热门。

张炜迅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履历竟然都不能给他后来的演艺事业给予多少加持。20岁的时候去面试,人家对他说他太年轻,需要磨练。眼见自己喜欢的角色被人走后门,被人买走。到了30岁又迎来了小鲜肉的时代,希望更加渺茫。

“网开一面” 这个词,在这个年代可以理解为网络总是能给人多一条活路。张炜迅干脆拿出自己的积蓄,一不做二不休,以自己最爱的电脑游戏为灵感,做了一部他喜欢的丧尸片。

当这个没有 “鲜肉”,只有 “腐肉” 的片子播放量过了一千万,张炜迅想明白了。相比小鲜肉,观众最想看的是平时看不到的东西。

“网大会很像我们香港以前的电影,好像我过回以前的一种生活。”

1499915770774443.gif

刘宝贤是《古惑仔之人在江湖》的制片人。那个声色犬马的90年代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小的烙印,至今他的着装风格都保留着一些经典90年代元素。

那是香港电影的白金年代,整个社会在97前夕迎来一轮表达欲的爆发,VCD 的出现正好承载了这一切欲求不满。经典影片不断涌现,粗矿大胆的 B 级片也遍地开花。

网络电影的出现为我们这一代人提供了巨大的载体,然而关于表达欲,也许这一代电影人也并不缺,只是在说出口之前,他们必须想清楚有哪些欲望可以被表达,哪些不可以。

“其实他们是真的挺有梦想的,虽然几率很低,但这个市场是火热的,大家都希望能透过这个市场找到有一线可能性,一飞冲天的这种机会。”

1499915808804916.gif

日本 NHK 电视台在今年3月制作了关于北京大望路 “飘 home” 的专题纪录片,这是一个让全世界电影人啧啧称奇的 “中国选角酒店”。

酒店的房间通往不同的网大剧组。在酒店里挨个房间敲门递简历,被称作是 “跑组”。对于一线班底来说,这样的剧组是不入流的,甚至是电影业界的耻辱。而对于每天来跑组的演员来说,与其在门槛高的院线电影混一个看不着脸的角色,还不如在网大里面演一个有点犯规的女二号。对他们来说,“飘 home” 的房门是他们唯一的跳板。

“电影院一个片子,咱们观众所谓的烂片,也要五六十块钱,七八十块钱买张票。我们也是很付精力去创作,我们凭什么就卖五块钱一张票?”

1499915852416556.gif

导演张涛在2015年花20万,用8天时间拍出了一部网大《道士出山》,票房在10天内破300万。这个数字现在看着微不足道,两年前这可是打破网大零收益的里程碑之作。

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导演,张涛的成功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传奇。前前后后有许多资本一头扎进来,打算复制张涛,用复古片加蹭 IP 的招数杀出一条财路,他们大多血本无归。

张涛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虽然没读过电影学院,张涛在决定拍片之前做了详细的市场调查,发现玄幻题材的老港片点击量一直非常稳定,而同类内容却没有新的产品,这是观众需要的东西。

1499922144279385.gif

在2年的时间里,张涛的电影从20万的投资飞涨到1000万,期间找他拍院线电影的邀约不断,他从来没有答应过,而他自己的团队则越来越精良。

在张涛看来,不论是大银幕还是手机屏,媒介没有高低贵贱,电影只有两种,观众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文字:宫姐

Producer: VICE 团队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