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一部《四平青年》横空出世,让 “二龙湖浩哥” 成了网络电影里的顶级 IP,不知有多少人看着他的电影成了快手网红。在他的经典因 “涉黑” 下架的时候,我们前往辽宁铁岭一个日本人留下的老火车站,看浩哥拍新片、打鬼子。

2012年的时候,一个名为《四平青年》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传说是一个吉林小混混自制的微电影,主角叫做二龙湖浩哥。当时的网红博主王小山说,这是 “一部融合了盖里奇、昆汀·塔伦蒂诺、周星驰风格的电影”。二龙湖浩哥的那个东北野得血性十足,我们都没有见过。

在这五年里,“二龙湖浩哥” 一直是网络电影的顶级 IP,票房分账屡屡破千万。他的传说对很多人来说,未必是关于江湖,更多的可能是关于东北,又或者说,他的传说是关于东北这个江湖的。

这个片子的团队只有两个人,我和凯文。我和他一个是东北人,一个是广东人,虽然离得很远,小时候我们都看过黑社会题材的港片,是一种关于家乡,关于小时候的共同回忆。

这样的题材后来被来自东北的艺术团体接手,让东北这个地方变得莫名地熟悉,甚至使得我们产生了一种共同的东北情节。总觉得可能在那个地方,才保有最纯粹的,关于义气和江湖的一切。

在人民剧场采访的时候,浩哥坐在剧场的红沙发上,我看见他左手前臂上纹了一个关公,那是我见过的,最威严的一个神像。

1515045896334355.jpg

去年六月,网络大电影经历了一轮整改。由于 “涉黑”,四平青年系列的影片几乎全部被下架。同时,我们得知浩哥正在拍摄一部抗日题材的电影,于是立刻坐上了火车,去到辽宁铁岭一个日本人留下的老火车站,看浩哥打日本鬼子。这一次,他得把纹身盖起来了。

凯文带的是一台比较老的佳能 XF100,专为纪录片设计的一台机器,他告诉我,那部特别牛逼的纪录片 “The Act of Killing” 就是用这个机器拍摄的。这台机器的画质稍微有一点粗糙,但是铁岭的那个火车站就像是专门为了电影布过光一样,怎么拍都特别美。早晨的阳光柔和,黄昏的天光会分层,夜幕降临之后的圆月,像水晶球一样挂在铁道桥上。

除了剧组和本地人,这里几乎没有游客。浩哥的剧组从外地拉来五匹马进行拍摄,结果在拍摄爆破戏的时候有四匹马受惊,甩下演员狂奔到夜晚的田野里。凯文决定把这个意外事件剪出来,作为电影行业乱象的一个隐喻。

1515045900333099.jpg

拍摄快结束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这里也是王家卫《一代宗师》和张艺谋《归来》的取景地。那些我们仰望的导演和作品,和那些我们嫌弃的抗日神剧,都出自同一个站台。 周围的老乡没事就过来当群演,在各种时代戏里表演死亡,然后按照习俗,把红包放在鞋底,在回家之前花掉。

文字:制片人宫羽

Producer: VICE 团队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