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这些灾难的降临,他们可能也跟你我一样,下班回家操控着游戏手柄,闯入别人的生活。

今年的10月31日是星期一,这并不表示这个周末没有万圣节的狂欢,在交际花和名媛们争相把南瓜扣在脑袋上等着集齐666的尿性赞美时,我还是想窝在沙发里,吃着垃圾外卖猛喝大杯碳酸饮料,感受游戏中的惊魂夜吧。

往年我们都会列出适合万圣节该看的电影,而今年我只想推荐玩玩《丧尸围城》(Dead Rising)。

2-1-700x350.png《丧尸围城》系列为了迎接10周年的 HD 化纪念

今年是《丧尸围城》诞生10周年,Capcom 在 PS4、XBOX ONE、PC 高清了初代、续作以及资料片。而12月6日,该系列的第四作将在 XBOX ONE 平台再度绽放丧尸五脏六腑大爆裂的血浆。

1477627656439938.png12月8日请快点降临

在《丧尸围城》上市前,《僵尸吃了我邻居》(Zombie Ate My Neighbors)是我玩过的最生猛的 B 级游戏。

1477627821771901.jpg《僵尸吃了我邻居》在 Genesis(美版  MD)平台的游戏封套

你需要在你所生活的社区、购物中心拯救被恐惧所包围的街坊四邻,射钉枪是最基础的求生手段,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只能这样顽强抗争,《僵尸肖恩》中日用品的活学活用,简直就是《僵尸吃了我邻居》在影视作品中的徒子徒孙,超市货架上的西红柿、草坪上的除草机、运动场上的橄榄球都可以成为延续生命线的火种。

1477627938968357.png丧尸们在你家后院游荡

然而,《丧尸围城》的出现,将《僵尸吃了我邻居》的世界观空前的生活化真实化,如果说先前的丧尸题材游戏都是在乔治·A·罗梅罗面前搔首弄姿的挑逗,那么《丧尸围城》的意义则是跟乔治·A·罗梅罗在太平间里滚了72小时的床单。

1477628115154726.jpg丧尸们将商厦包围的水泄不通

游戏中的购物中心场景仿佛就是1978年《活死人黎明》(Dawn of the Dead)里的拍摄现场。五金柜台、体育专柜、熟食店、快餐店内应有尽有的生活用品,无一例外的成为在大型灾区内独占鳌头的通行证:

滚烫的平底锅在丧尸的脸上留下吻痕。

高尔夫球杆带着丧尸一杆子上了果岭。

保龄球野蛮的冲散丧尸整齐们的队伍。

枝繁叶茂的盆栽给丧尸来个醍醐灌顶。

1477628328815987.png相信许多人都对平底锅情有独钟

枪械军备的杀戮再怎么喋血,也只是枪声响起,弹夹飞出,硝烟散去,目标倒地的空虚,远没有这些信手捏来的日用品能触及到我们的腋窝,笑到抽搐。

笑归笑,乐归乐,喜剧糖衣的内在包裹着更加苦涩的药剂,药的配方叫做:人性。真正出彩的是在这种人为灾害之下精神崩溃暴走失控的活生生的人类 BOSS,当他们倒在主角脚下的那一刻,有人得到了解脱,有人遭到了惩罚,不是有句老话说:与天斗,与地斗,还是与人斗其乐无穷嘛!

所以,今天就翻翻初代《丧尸围城》中的精神变态患者档案,去了解游戏中展现给我们的人格分裂、战争创伤后遗症、抑郁症、施虐症……..


#1.Kent Swanson,24岁,摄影师:

1477628383297591.png

对于一个摄影师而言,能在重大事件中拍到第一手的照片,那意味着名誉声望地位的提升。我相信我们游戏的主角 Frank West 也会赞同这一观点。

而当这两位新老摄影师在讨论拍摄主题时则有着严重的代沟,普利策奖寻求之路比作是条跑道的话,Frank West 肯定会流着汗水跑完全程,至于 Kent Swanson 则会千方百计的想着怎么逃过兴奋剂的尿检,运用各种奇技淫巧。Frank West 秉承老摄影记者的职业操守,力求还原事件的真相。Kent Swanson 则更乐意将镜头对准女性的性感部位、丧尸吃人的场面,妄图捞偏门走猎奇路线爆冷门,为了拍摄幸存者被丧尸撕咬感染变异的场面,他甚至不惜刻意创造这样的机会,来实现自己的野心。

1477628415491695.png

当 Frank West 的铁拳将其制裁之后,弥留之际的他也没放弃想让自己成为历史的执念,要求 Frank West 拍下他垂死的瞬间。伴随着记载着悲惨瞬间的相机被狠狠摔在地面,Kent Swanson 也跟着咽气。

#2.Adam MacIntyre,35岁,小丑:

1477628441390209.png

商厦的仙境广场(Wonderland Plaza)有一个太空骑士过山车(Space Rider roller coaster)景区,周末厌恶陪父母购物的孩子们都乐意在这里看着 Adam MacIntyre 的杂耍度过。

与斯蒂芬·金在《小丑回魂》(IT)中描绘的邪恶小丑 —— Pennywise —— 不同,Adam MacIntyre 没有成为孩子们怪谈中的梦魇。用气球、喷火、电锯飞刀杂耍的才艺表演,为所有来此驻足的孩子们带来欢声笑语,为一周的最后一天画上了个开心的句号。

1477628516784390.jpgPennywise

他太喜欢和孩子们相处了,时刻想守护住孩子们的笑容,也许他自己就是个长不大的彼得潘。他活跃的舞台就是他与孩子们的 Never Land,尸潮爆发像涨潮的海水一样冲塌了沙滩城堡,孩子们一个一个的死在丧尸的手里,看着自己忠实的小观众们一个一个消亡,Adam MacIntyre 开始用电锯捍卫自己的舞台,不论丧尸还是幸存者,所有的成年人都是他的敌人。

1477628577852026.png

高速急驶的过山车停止了运转,Frank West 也用武力制止了Adam MacIntyre的疯狂行径,小丑最后的一次杂耍失手了,电锯开膛撕裂了他的肚皮,到死的那一刻,他依旧保持着那副笑脸庞。

1477628595333799.png

#3. Cletus Samson,46岁,枪店老板:

1477628620135301.png

如果把你放置在游戏场景当中,设身处地的思考选择用什么武器来防身,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枪械,拥有绝对稳固火力武装的枪店,想必是幸存者们最优先考虑寻求希望的天堂。

1477628645405590.png

自私多疑的 Cletus Samson,躲在枪店的壁垒中,射杀所有闯入者,他不需要伙伴和他一起提升生存的几率,他不信任任何人, 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烈酒为自己壮胆,更烘托出他是个可悲的家伙,就跟与他同姓的《圣经》中的犹太大力士 —— 参孙(Samson)一样,剪去头发失去神力和打光子弹丧失武装没有什么分别。

1477628772476106.png被剪去头发失去神力的参孙

被他所拒绝帮助与庇护的幸存者变成了丧尸,因果轮回,完成了宿命报应。

1477628801409543.png

#4.Cliff Hudson,58岁,越战退伍老兵:

1477628977580943.png

生于星条旗下,爱国之心在胸口燃烧,青年时代的 Cliff Hudson 在越南战场度过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光,目睹战友在战火中支离破碎,落败回国难以融入社会,好在还有个健全的家庭,美满的生活抚平了 Cliff Hudson 心灵上的创伤。

突发的丧尸危机,家人的惨死,天伦之乐的终结,让潜伏在 Cliff Hudson 体内20载的 “战后心理综合症”(PTSD)全面爆发。

他拿起了砍刀,映入眼帘的一切都如同西贡的密林屏障般碍眼,停止运动机能的人也好,丧尸也好,都成为了他的俘虏。他想起了越共们诡异的地道战,潜伏在配电井内的他,就是只求生意识极为强烈的沟鼠。

1477629006773893.png

Frank West 也被他当做是越共的走狗。展开了人生中最后一轮的厮杀,直到自己战争机器的齿轮停止运转,他才回过了神,意识开始变得苍白,临终前,Cliff Hudson 看了最后一眼钱包中家人的照片,那张沾满了血污的合影。

可能,Cliff Hudson是众多精神变态者中最值得被同情的一位。

1477629031898261.png

#5.Sam Franklin(司机)、Miguel Sanchez(球棒打击者)、Reginald Jenkins(机枪手),年龄不详,囚犯:

1477629063460801.png

城镇的机能无法正常运转,监狱也一样,冲破牢笼束缚的三名囚犯,驾驶着悍马吉普车,挥舞着球棒,扫射着机枪,将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在这难得的无政府现状中,拥有座驾和武装的护航,他们没有将逃生放在首位,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兽性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满足。与其他后天的精神变态者相比,他们仨是实打实的坏种。

以暴制暴,才是他们应得的下场,游戏里为了让他们受到惩罚,我用武士刀给他们超度。

#6.Steven Chapmon,37岁,食品专柜经理:

Steven Champion.png

天灾人祸之中,与枪械能形成等价地位的,应该也只剩下食物和水了。身为食品专柜经理的 Steven Champion 照样保持着平时的工作作息,他绝对是名强迫症患者,维护货架物品整齐划一就是他的职责,无序状态下跌跌撞撞闯入专柜的幸存者,都成为他 “严惩” 的对象,死于被菜刀、叉子武装的购物手推车的轮下。

1477629220909800.png

顺便一提,游戏中这个场面的设定,参照了斯科特·斯皮格尔 (Scott Spiegel)1989年的电影《闯入者/变态杀人魔》(Intruder),该片讲述的是一家超市内的连环杀人案。

#7.Jo Slade,33岁,警察:

Jo_Slade.png

所有被卷入这场丧尸狂潮的人在自救的同时,也对那些权力机关有着那么一丝的侥幸寄托,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手铐、电击枪还有警棍会被用在自己身上。

Jo Slade 是名身材好似啤酒桶的女警,自卑的情绪如同气流一般不断的往她臃肿的体内灌注,偏离了爱情的轨迹越来越远。当其他姑娘对着橱窗里的时装自信满满时,倒影中的自己妒火中烧,长久以来的性压抑苦闷,被加持在警棍上。她趁乱绑架了那些大众审美中漂亮的姑娘,辱骂她们是婊子、母猪,身为国家主人的市民们此刻为奴,身为人民公仆的她却身份颠倒,开始了一场以生命结束为时限的性虐游戏。

1477629415464738.png

怜香惜玉的 Frank West 绝对不会放过这次英雄救美的机会,秩序都已倘然无存,那些装备怎么可能镇压得住真正的强者?本该是维持正义的伙伴,却披着制服排解私愤,警徽落地的时候,不知道 Jo Slade 有没有想起自己的职责。

#8.Roger Hall,44岁/Jack Hall,23岁/Thomas Hall,20岁,射击爱好者:

1477629500129381.png

1477629550292320.png

1477629602611890.png

“使用枪械自卫是身为一个美国人应有的权利。”这句话出自《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当中,保障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不论这个人是否属于民兵组织,都可以在基于合法的目的前提下使用该等武器。

感谢自由权利的赋予,让 Roger 和他的两个儿子能有着如此娴熟的射击技能,尽管他们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将枪口对准丧尸。父亲与儿子牢不可破的家庭组织结构,配上充足的弹药以及高层建筑物的落差优势,使得他们一家人生存几率远远大于其他的求生者。

1477629643699328.jpg

枪口下毙命的丧尸多了,Hall 一家人的意识也开始恍惚,逐渐分不清楚哪些是幸存的人类,哪些是麻木的丧尸,似乎除了他们以外,凡是有移动力的生物都会为他们的生存所带来威胁,瞄准、射击、补充弹药、再瞄准、再射击.....已经成为了机械化的生存意义了。

#9.Paul Carson,19岁,大学生:

1477629739319382.png

青春期能有什么烦恼?脸上的粉刺、不够结实的肌肉、为总被女孩们拒绝而愁眉苦脸.....Paul Carson 就是被上述问题所困扰着,姑娘们喜欢都喜欢运动细胞发达的小伙儿,要不怎么青春片里总是拉拉队队长跟校队四分卫在舞会上嘴对嘴的亲起来?

朋克音乐对于 Paul Carson 只是个睡前的麻醉镇痛,从没有人肯定过他理工科的动手技能,从来也没有。当布满雷管的遥控赛车开始在商场里引爆时,Paul Carson 可能找到了一记寻回自信的偏方,只是副作用有些大。

1477629776632768.png

同其他精神变态者不同的是,Paul Carson 还没有真正的病入膏肓,他仅仅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已,在他玩火自焚,被燃烧瓶的火焰包围时,Franl West 还是打算给他次机会,及时的打开灭火器的阀门,帮助 Paul Carson 顺便冷静冷静。

#10.Sean Keanan,62岁,邪教教祖:

1477629887772901.png

人活着总得有点心里寄托,尤其是意志临近崩溃之时,所以,许多人误入邪教的迷途,成为教众分母中的那个分子,化作邪教教祖抬高自己地位的奠基石。丧尸所带来的生存威胁,更利于 Sean Keanan 对教徒们行动、情感、思想的控制,质疑教祖神力的异端,都成为了献祭仪式中的祭品。

1477629914576147.jpg

Frank West 没有时间对麻木的教众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摔跤手的体魄把 Sean Keanan 不灭的不死的神话完结,恐怕是最不可逆转的铁证!

#11.Larry Chiang,40岁,肉店屠夫:

1477630033558029.png

诚信为本肯定是 Larry Chiang 的经商之道,不然他不会把 “肉” 这个与其职业息息相关的汉字文在脑后。将新鲜的肉类提供给顾客是他不变的追求。切肉刀在他的手里被挥舞得就像那个德州的疯子使用电锯屠杀一样自如。

1477630175770872.jpg

然而,尸潮导致这座商厦与外界隔离,再也没有新鲜的肉类被送进来,到处都是丧尸横行,Larry Chiang 看着黑压压的尸群,脸上忽然露出狡诈的笑容,丧尸都是腐烂的变质的,与之相对的可以达到新鲜标准的就是那群四散逃窜的幸存者,于是,Larry Chiang 的屠刀砍向了人类。



重新在《丧尸围城》HD版中回顾了这些精神变态者的档案履历,所给我带来的威慑不减当年,他们都是这个社会的个体,社会的秩序崩塌,也导致了他们人格的崩坏,可能正因为他们身份设定上的职业真实性,使得我每打倒一名 BOSS,心里都特挣扎,如果没有这些灾难的降临,他们可能也跟你我一样,下班回家操控着游戏手柄,闯入别人的生活。《丧尸围城》系列后来几作的重心全都倾斜在怪逼的武器合成上了,再也没塑造出令人过目难忘的反派,希望年底的《丧尸围城4》,久违的 Frank West 能带着10年前的辉煌,卷土重来。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