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钱都是鼓捣着玩儿出来的。

本文作者 杰克逊·帕尔默(Jackson Palmer)因为发明了火得邪门儿的玩笑虚拟货币狗狗币(Dogecoin)而广为人知,他现在住在旧金山市郊,真实身份是一名产品经理。杰克逊在虚拟货币领域非常活跃,手中持有多个品种,其中就包括狗狗币 —— 价值不到50美元。

2013年年底,当我在 Twitter 上开玩笑说 “投资狗狗币” 的时候,从没想过这个为了好玩儿捣鼓出来的虚拟货币会延续至2018年,更别提 达到20亿美元市值

去年,人们纷纷对虚拟货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投资踊跃,很容易被看成是这个行当最风光的一年。但在我看来,人们并没有把眼光放远,误以为这种爆炸性增长会持续下去 —— 事实上我认为2017年可以说是虚拟货币行业最糟糕的一年。要弄清其中的原委,我们得回顾一下我从这款为了好玩儿捣鼓出来的虚拟货币上都学到了些什么。  


一开始,狗狗币是一种所谓的 山寨币(altcoins),只是为了恶搞比特币之外的其他各种虚拟货币。但通过社交媒体以及活跃的 Reddit 社区,人们对狗狗币的兴趣逐渐增长。由于其低廉的价格,狗狗币成为了许多人初次涉足虚拟货币的启蒙。

2013年,人们对虚拟货币的前景似乎有着相当明确的认识:通过去中心化提供一种端对端的支付方式来替代现金,摆脱对金融机构的依赖 ——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这些机构为了利润不择手段,贪腐盛行。比特币在2009年引爆了虚拟货币运动,以真正的技术革新来实现其愿景。当时,我希望通过网络社区的力量,让狗狗币这种项目推动技术发展,并引起更多关注。 

但我很快就意识到,骗子和投机分子们会像在大海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包围这群疯狂砸钱的人。他们在2014年末利用了狗狗币网络社区,并给社区成员造成了 上千万美元的损失。  

到2015年,网络社区的状况发生了变化。那些受骗上当的人纷纷离开,社区用户对狗狗币的兴趣下降,价格也随之降低。与此同时,人们对比特币的信心也出现了动摇 —— 新闻里全是 黑客和诈骗的报道,商家的使用率却并未如预期的那样快速增长。即便如此,还是有大量的风投资金持续涌入各个新开的虚拟货币公司,但这些公司除了堆满时髦术语的网站之外,没有任何明确的 商业模式


鉴于以上种种情形,我2015年便决定不再参与跟狗狗币和虚拟货币有关的任何活动,并把狗狗币的开发交给了一个自己信任的社区成员团队。我当时明确表示,自己持有的全部狗狗币都已捐给社区主导的慈善事业,分文不取,即使现在手里这笔50美元的狗狗币,也全都是离开后别人给的 “小费”。 

我发现占据这个领域的全都是想要捞一笔的投机分子,而不是对技术发展感兴趣的人(即便在当时,我们也知道这项技术本身还面临着真正的难题)。接下来两年,我一直保持远远关注,发现大家不再研发虚拟货币网络的核心技术,反而只要跟 “区块链” 沾边儿,就可以把各种看起来高大上的项目往上套。

当出租车司机都劝你去买股票的时候,你就该赶紧抛了。

金融市场上有一句广为流传的 俗语 是这么说的,“当出租车司机都劝你去买股票的时候,你就该赶紧抛了。” 基本上当一个在股票市场几乎没有任何经验的陌生人都开始给你各种建议,市场就已经火爆到不利于其自身发展的地步了。2017年初,优步司机都开始跟我聊起以太坊(Ethereum)的时候,我离开虚拟货币领域已经有两年了,但我知道我们正在进入新一轮的疯狂投机时期。

没有哪种趋势比 ICO,也就是虚拟货币首次公开募资(Initial Coin Offering)更能证明这一点。2017年,数以千计的初创公司总计筹集了超过十亿美元的资金(其中一家仅在12月就筹得了 7亿美元),用以换取虚拟的 “代币”,而买家们通常为了获得更高利润,会立即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我开始回想起狗狗币时代的那些骗局。例如去年,一款名为 PlexCoin 的虚拟货币在其创始人的资产被加拿大和美国的监管机构冻结,还被加拿大法院判刑入狱之前,就已经公开筹得了 近1500万美元


这些令人不安的观察让我下决心重回虚拟货币领域,给那些问我是不是该倾其所有投入虚拟货币的同事、朋友和家人们好好儿上一课。如果我称职的话,他们就能更好地理解那么做会有哪些潜在风险。

在过去一年中,所有虚拟货币资产的总市值飙升至 7000多亿美元,很大程度上这是投机交易的结果。似乎每天都会听见新闻里说某个20岁的年轻人因为玩儿比特币成为了 百万富翁。就说我自己发明的狗狗币,这款从2015年就再没进行过软件升级的虚拟货币,市值一度也超过了20亿美元。


狂热的市场造就了狗狗币的市值,缺乏经验的投资者们头脑发热、大肆买进,希望这些虚拟货币会像比特币一样暴涨。非理性的热情加上机构玩家操纵基本上不受监管的市场,虚拟货币行情几乎每周都会大起大落。虽然在 Reddit 的 狗狗币社区,玩家们的参与度最近有所上升,但大多数新的讨论关注的都只是价格,以及猜测何时再次上涨。

主流社会对虚拟货币感兴趣是好事,但对价格和一夜暴富可能性的持续关注会让人们忘了其为人称道的初衷。更重要的是,底层技术仍然面临着技术挑战。撰写本文时,通过比特币网络汇出任何数目的资金,平均花费都在 30美元左右。而与此同时,一款标榜自己是 “全球牙科行业的区块链解决方案” 的代币,市值刚刚 超过了10亿美元。这个行当太邪门儿了。 

就在业余投资者们被 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简称 FOMO)驱使,竞相往各种 “X 一代区块链” 公开募资中投钱,期待可以稳赚不赔的同时,商家对比特币的接纳度却降至其数年来的 最低水平微软 和视频游戏平台 Steam 各自的在线商店也都 取消 了用比特币支付的选项。

与此同时,比特币当初的反体制特点,也就是去中心化,似乎被进一步淡化了。

我们看到大型机构交易者的巨额资金涌入这个行业,而比特币的期货合约 —— 基本上就是赌比特币价格的涨跌 —— 已经可以 在华尔街进行交易。对此我想问的是:不是说好了要打倒腐败的金融机构的么? 

由于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媒体的疯狂追捧,很难让人不认为2017年是虚拟货币行业的最佳年份,但我认为恰恰相反,2017年标志着虚拟货币不再是一种技术创新的 P2P 支付方式,而是变成了一个新的、不受监管的分值股票市场(penny stock market)。2017年也是比特币当初想要消灭的那些机构,开始通过比特币获利的一年。

不过,我不认为虚拟货币大势已去。很难预料现在的虚拟货币泡沫会膨胀到何种程度,以及何时破灭(早晚而已)。我最想弄清楚的问题是:一旦虚拟货币的泡沫破灭,那么网络社区还能不能重整旗鼓,打造出真正的创新技术呢?

编辑: Ricky

Translated by: 威廉老杨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