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同志就高看一眼,看到异性恋男人就统统打进 “直男” 的冷宫,实则是对双方的无差别侮辱。

“别的女孩” 有很多种样子。“别的女孩” 真实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别的女孩” 想要点别的生活,敢于做别的想象。这里是关于这些女孩的故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互联网开始刮一股 gay 蜜之风:不少异性恋女孩渴望拥有一名男同志当 “闺蜜”。她们对他充满幻想:干净整洁、衣着得体,温暖绅士。平时可以听自己吐槽,出门陪自己逛街、挑衣服,当自己孤单失意时,还可以给自己爱的抱抱,但亲密感又不会太过界 —— 就像蔡康永之于小 S。

1546487190632305.jpeg康永哥对小 S 的特别关注,令多少女人艳羡 | 《康熙来了》截图

多么完美的关系啊。

但是,只因为和一般男人相比他们多了层同志身份,就更适合当女人的蓝颜知己吗?我们这种美好想象是基于什么?对直男的 “嫌弃” 又从何开始?

我和基佬的美好同居

前两年夏天,我突然丢掉一份工作,房租预算急速缩水,迫使我从北京三里屯迁往房源充足、租金低廉的远郊。我携大包小包搬进了一套隔断房。这里有一个卖烤肠的大叔、一对销售员小情侣、一个做美甲和半永久的美甲师,和一个经常出差的化妆师,艺名小小。

小小常年拖个行李箱,追着大小剧组四处跑;我在一家小酒吧打工,偶尔写稿图个乐子。其他住户来来去去,我和小小一直没有交集。直到有一天,他敲开了我的卧室房门。

他朝我笑了笑,脱鞋进来。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打量他……嗯,是个好看的小伙子,应该比我小。

我当时购置了一批T恤,印了些图案,放在朋友圈卖……看到我发布的广告,小小心生好奇,特来问询。

“接下来会做男装嘛?”

“男装?可能会做,但得看这批货卖不卖得出去……” 我对前景不无忧虑。“男装的话我会印这样的图案……所以你可以当我模特吗?” 久未见生人的我,絮絮叨叨地将心事一股脑倾倒。

“模特......我要考虑一下,不过我可以帮你设计哦!”

“怎么帮?”

“这样,你只印图案是不好卖的,更何况这些图案太那啥……怎么说呢……” 他抓耳挠腮,“过时” 二字在嘴边欲吐未吐。“反正现在流行的款是这样的,你看看……” 他向我展示了一水儿 “潮服” 图样。原来这是如今的高街范儿。

1546487833554111.jpeg小小告诉我,现在时髦青年当中流行的是这种样式(不过说明一下,故事发生在2017年,所以你懂的) | 图自淘宝

他建议我们合作售货。合作方式是我设计,他缝纫,一起推广……天啊,他的房间里还有一台缝纫机!

他是 gay 吗?—— 我迟钝的 “gay 达” 这才叮叮响起。

我开始在脑海里检索有关他的记忆:他好像真只带过男人回来,对女孩儿不感冒,在家闲着也只喜欢健身。我心中暗喜,并开始了一整套想象:他不会对我产生兴趣,更不要说(和之前一个大哥室友一样)会造成逾越规矩的困扰,而且作为男孩子,生活起居还是比女孩子简单点,也不会(像那时一个女孩室友一样)因为琐事跟我吵架。

做室友太合适了!我们肯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

很快我明白了自己的天真。

他的世界并没有你 

小小闯进我视野后,他一直很忙,我们的合作计划也就搁置了。

他生活相当丰富多彩,不过都不关我什么事。

有时候他扣一顶鸭舌帽出门,日暮带着新伙伴回家。他们可能不同肤色,但都高高大大,英俊结实,但我却记不住每一张脸,也许是他们消失得太快的缘故。由于客厅被弃置太久,大家很快就转移到小小的卧室 —— 他有一间我们这里最大的主卧。

有时他的生活也会关我事,比如他和伙伴们会在夜里唱歌。听小小说,他在某平台做直播,收入多少不知道,但唱歌跳舞样样行。

有时我的确觉得他比直男室友爱干净。小小洗完澡带着蒸汽出来,房子的空气会有洗发水、沐浴露残留的香味。

但有时候我从外面回来,家里喧声一片,浓烟大作,呛得人直流泪。小小从浓烟里探出头,和我热情地打招呼。原来他和他的男同伴,为了在家里享受烹饪的乐趣,特意买了食材亲自动手。现在屋子里头烟火气是足够了,但厨房狼藉一片。

能和女性玩到一块、会读空气、懂你的小趣味…… 这些基佬的理想形象只是我们这些傻女孩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人家没有私生活的吗?为什么要围绕着你打转?如果交情没有特别好,与其陪你逛街、跟你出游、帮你拍出 “大长腿”,对方当然更愿意做直播赚钱、和男人约会、在帅哥身上花时间啊。

1546488531587137.jpeg美剧 Willl & Grace 中加了 n 层滤镜的基直闺蜜情。事实上,基佬们当然更乐意跟(有性吸引力的)同性腻在一起

当然,我和小小实在还不熟,但是和另一些男同志的打交道也让我发觉这一点。比如有的开泳池派对,但不希望志愿者 —— 我 —— 一个女的,出现在现场干扰;也有的一见面就对你挖苦讽刺,同时大谈往昔 “泡崽” 伟绩。我们能看到的那种小S和蔡康永的友谊,在现实中我只能体会到百分之一,余下的都是各种小摩擦、小碰撞,还有更常见就是互不理睬,各玩各的。

其实人们厮混在一起,多是要寻找同类。我们渴望找到和自己相似的人,观念、喜好、目标都大致相同的人,许诺给我们更好未来的人。对于一名 “基佬” 来说,你可能并不是这样的合适人选。

而从我们直女的角度说,如果我们只是因为对方的性取向,而不是因为其他未经标签化的闪光点而和对方做朋友,那也不可能幸福。

理想化的 “基佬”,被妖魔化的 “直男” 

一位作者曾说,“事实上,我知道的稍微有点意思的人都没办法用标签概括……贴标签是对人的一种侮辱。” 我深以为然。贴标签这件事,实在太轻松了。我们可以不经大脑地做出判断,把人与人分门别类,但那就是真的吗?

什么时候,“弯男” 身份俨然成为尊贵象征了呢?也许是从 “直男” 在网上身价暴跌开始。

据说在所谓的消费市场上,有这样一条鄙视链:少女>儿童>老人>猫狗>直男。这意味着,直男的钱是最不好赚的。虽然我们搞不清楚,如此排序对少女算是恭维还是蔑视,对直男算是轻视还是褒扬,但在其他出处不详的鄙视链上,也可以看到 “直男” 大多名列末位。

我们好像忘了,“直男” 最初的含义,是指 “异性恋男子” ,代表那些性别男、爱好女的个体,而非 “品味欠佳、形象猥琐、油腻可憎、大男子主义” 等一系列负面标签。什么时候,大家开始把两者划等号了呢?

我不知道 “直男癌” 这个词的具体诞生时间 —— 总之我小时候不会用。但我知道,这个词现在也成了一个模仿着污名制造出来的污名:在反击针对女性和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化过程中,“直男癌” 成了一种新型语言武器。 

虽说 “直男” 和 “直男癌” 还是不一样的:当然还是有没有 “癌” 的直男啊。不过,“直男” 还是没法摆脱 “审美低下” 这类的刻板印象 —— 虽然这件事也没有达到需要讨伐的程度。

真正制造不快的是那些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TA 们当中可能有男的,也可能有女的,可能有异性恋,也可能有同性恋。事实上,没有一种标签可以将 TA 们统一归类。

遇到同志就高看一眼,看到异性恋男人就统统打进 “直男” 的冷宫,实则是对双方的无差别侮辱。虽然 “暖 gay” 这样的字眼似乎好听一点,但也无形中塑造了另一种压迫,制订了新的教条和规范:身而为男同志,你必须热爱整洁、富有同情心、对女性和孩子彬彬有礼。

但这不是同志专属的优点,而是全人类都可以拥有的品质啊。

编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