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不想探讨人类天性之类的宏伟命题,我们只想说,色情漫画作为一种流派并不服从于某种功利性的目的,反之,它是一种另类的思想表达方式。”

作为创作伙伴和朋友,罗宾·布吉(Robin Bougie)和马克辛·弗兰克(Maxine Frank)的渊源由漫画而起。马克辛在成年之前就一直知道布吉的色情漫画灵感来源于性剥削电影,但好在他们的相遇是在她可以合法购买色情漫画之后。在土耳其版《蜘蛛侠》翻拍电影首映上(片中彼得帕克是一个邪恶的暴徒),他们结缘,此后便一同合作色情漫画。

“最初我们都约见在咖啡店,” 布吉告诉我们。“有时候是我画一半的版面,然后交给她完成另一半。有时候是我画铅笔稿,她涂墨,或者相反。” 弗兰克和布吉都记得作画时的一些尴尬,有人会靠近偷看,有人投来奇异的眼光,还有人会若无其事地偷听。“我们一起时,好像总是在画色情漫画。”

在开始合作后的十年里,两人共同完成了诸多漫画作品。她们的最新作品长达40页,名为《机器人性伴侣》(Cyborg Sex Surrogate),以女性冒险为主题,很快就会面世。“一个怪异的书呆子制造出了故事的主人公,目的是使之成为他的终极女友,” 弗兰克如是介绍。“其后,她便开始了自我认知的探索,但一路都充满了性。” 我们追随这两人来到了温哥华,同她们聊了聊以女性为主线的叙事方式、过度分享的狂热粉丝,以及她们是如何描绘身体的。

1.jpg“剧院下水道” 漫画家罗宾·布吉正在为《机器人性伴侣》描墨

VICE: 你会如何描述你在做的事情? 

罗宾·布吉:作为一名色情漫画家,我可以说挺骄傲的,我并不感到有任何的羞耻。这就只是漫画的另一种流派 —— 你在色情漫画领域工作,你也需要想出一些性以外的有趣的东西去吸引读者。每当我向别人描述我的工作时,我几乎总会拿出嘉年华式招揽游客的语调,就好像在说:“来来来,上前一步,来看看这令人吃惊的场景!” 这也是我期望我的作品能够给读者的感觉,像马戏团表演中间的插曲。

马克辛·弗兰克:为了让人们理解,我总是先铺设一个场景。 最有说服力的是漫画《巨型女孩,大型决斗》(Big Girls, Big Battle)中的《肮脏片段5》(Sleazy Slice #5)。故事讲的是身形巨大的女孩们裸体在温哥华对战,你给人们看女孩手持空中列车如同挥舞双截棍的场景,人们就会掏出腰包说,“给我来一本。”

罗宾:源源不断的灵感让漫画创作变得非常有趣。我们在走遍城市各地,拍下大楼和街道,以及社区的参照图。回到家我们就开始漫画的创作,然后就有了大家所看到的两位20层楼高的女性在温哥华街头裸体打斗的场景。我觉得人们喜欢这种能唤起他们对家的记忆的漫画,即使其内容是如此的夸张和疯狂。

drawing-porn-in-public-with-vancouvers-cinema-sewer-and-sleazy-slice-artists-body-image-1475940661.jpg《巨型女孩,大型决斗》

漫画中的女性充满了力量,和其他色情漫画中的女性人物非常不一样。 这代表着某种宣告吗?

马克辛:漫画里的一些女性腹部有游泳圈,因为现实中也是这样……通常人们认为女性不会像这样创造或消费媒体,但显然我不赞同这种观点,我觉得人们只是依然不习惯女性的任何性自主权的表达 —— 我们并不想探讨人类天性之类的宏伟命题,我们只想说,色情漫画作为一种流派并不服从于某种功利性的目的,反之,它是一种另类的思想表达方式。

你对女权主义色情漫画的立场是什么?你会用这样的词汇描述你们的作品吗?

马克辛:我对 “女权主义色情漫画” 这个概念和说法非常感兴趣。相比描绘一群等待被男性主人公按倒的女性,我更倾向于描绘女性形象,以及她们在不同场景中想要做的事情。至于这样是否算是女权主义,我并不确定,但如果有人评论说 “漫画中透着女权主义色彩”,我觉得那非常有趣。虽然我不认为我的漫画是女权主义的,但我自己确实是位女权主义者。有些人对于女权主义的认识仍然停留在80年代 —— 他们会说这必然是反色情的;其实我认为大可不必。

为什么在色情中海掺杂着暴力?

罗宾:我认为这是一种可行的叙事方式,因为这就像做爱的真实场景一样,能以一种更加戏剧性的方式够撩动读者。

马克辛:就像动作片和恐怖片的有趣之处一样。一切可以是虚构的,看似无比夸张的,就像1980年代泛滥的忍者电影里的砍头场景一样,多到不真实的血从血管中喷涌而出,漫画都以极端为幽默。

drawing-porn-in-public-with-vancouvers-cinema-sewer-and-sleazy-slice-artists-body-image-1475940804.jpg

这符合你们所认为的女权主义吗?有没有负面的成分?

马克辛:你没法知道你的读者是谁。不同的价值观会对你的作品产生不同的想法。如果读者对女性持有负面的看法,那么他看完漫画之后会说,“是的,这正印证了我疯狂的理念” —— 即使那完全不是我们的本意。我总是说,通过色情寻求性生活帮助就如同向动作片学习解决冲突的方法一样 —— 漫画就只是幻想,将其运用于现实生活是行不通的。

你们觉得人们对这种漫画作品的作者持有偏见吗?

罗宾:是的,我觉得有。人们对我的真性情和外向个性感到惊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并不是那么变态的人。这一点,我们算是已经向公众表达过了……我也会好奇是谁在读我们的作品。我坐下来工作时,我的脑海里会有一个明确的人物,但是听到人们的反馈跟脑海里所想的会是完全不一样的。

drawing-porn-in-public-with-vancouvers-cinema-sewer-and-sleazy-slice-artists-body-image-1475940491.jpg

你们收到过一些变态粉丝的作品或者信件吗?

马克辛:有人说信息量太大之类的,比如说:“老兄,我并不想知道的。”

罗宾:好消息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寄来非法的东西。有一次,我做了一次电子杂志,全部关于各种成人乱伦经历。我特别注明了 “成人” 这一点,因为当你提到乱伦,人们总会误会你在说儿童色情作品。一下子,人们纷纷发邮件给我,告诉我他们的乱伦经历 —— 我并没有这样要求,但是我也不介意。我想这就是在网络上露面之后的结果吧,就好像突然间整个世界都向你走来。

你认为有必要讨论这样的东西吗?你们愿意接受这些东西吗?

罗宾:我想我会说,是的。对于这些话题,我不会苛刻对待。我希望人们对我敞开心扉。我是个偷窥狂,比如我喜欢看的朋友们赤身裸体。别人也许会说,“恶心,不要发给我这种东西”,而我则完全相反。

Photographer: 杰基·戴伍斯(Jackie Dives)

Translated by: Yan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