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李小龙形象风靡一时;现在虽然偶尔仍能撞见,但诸如生物危害图标、各种笑脸表情这样的图案也开始涌现出来。”

2013年,我们跟摄影师丹·吉安诺普洛斯(Dan Giannopolous)聊了聊 给毒品包装袋拍照的故事。他在自家房子周围,发现有不少这种袋子随意丢弃在地上,于是抓住机会逐一拍摄,希望能从中找到线索规律。三年过去了,答案终于出炉:屁都没有。你想要从中归纳规律绝无可能,但他搞出来这一大堆照片,也算得上一大收获。

“你要问我规律,我真说不上来。”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这些东西只能说明这帮毒虫喜欢随地乱扔垃圾。”

我觉得这结果并不让人意外。毕竟这些袋子网上都有卖,dealer 们势必也是大批买入以便包装销售。因此,这些袋子想必不大会有什么“地方特色”。

海洛因都是 靠牌子说话的,合成毒品也会搞类似的独特设计,而大麻则不然,除非阁下想尝尝 贵的要死的名牌美国进口货色,除此之外,绝无被包装皮囊困扰之虞。

丹留意到,这种包装艺术的风潮也在不断变化,“一开始,李小龙形象风靡一时。” 他说,“现在虽然偶尔仍能撞见,但诸如生物危害图标、各种笑脸表情这样的图案也开始涌现出来。”

哪里有想嗨一发的家伙,哪里就有这种袋子。公园、汽车站、满是碎玻璃和野孩子们的破鞋却永远见不到行人的僻静小路,不一而足。丹意识到这些袋子可能在刑侦破案方面真的没什么用处,那么,剩下的只能是美学方面的意义了。他说,“我觉得这些玩意儿算是街头文化里一个比较牛逼的点,如果把它们拍下来,大肆炒作一番,感觉一定特牛逼。” 

他真的这么干了。今年6月,在格林威治的本·奥克利画廊(Ben Oakley Gallery),这场名为 “WASTE(D)” 的展览 即将启动。有趣的是,即将展出的包装袋数量被 “完全无意识地” 控制在了一个非常合适的数量。

“为了印刷出成品,我用数字技术进行拼贴。做着做着我就想,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他说,“然后袋子的数量就定格在420个。纯属偶然。”

“WASTE(D)” 展将在6月10日在格林威治的本·奥克利画廊 开展

 

下面是更多来自 “WASTE(D)” 展览的照片: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