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低头看脚,就会看到自己的 JJ 摆来摆去,让我浑身不自在,可如果我抬起头,我又会看到大家的 JJ 都在摆来摆去。

当我赤身裸体站在这家位于曼哈顿的私人健身馆 —— 汉森健身馆(Hanson Fitness)里时,我好半天才想起我马上要开始健身了。在此之前,我脑子里一直想其他事情,当然主要还是每个男人在裸体时都会在意的事情,健身的事情被我完全抛到脑后。

我估计在场的其他学员也都和我想法一样。如果你上的是一堂裸体健身课,你可能不是冲着健身来的。

因为我经常做 CrossFit,加上我是个不要脸的基佬,所以我经常光着上身,穿着被我妈斥为 “短得丢人” 的短裤健身,这种打扮对我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但是当我站在这家健身馆,看着周围其他沐浴在荧光灯和傍晚阳光中的胴体时,我才意识到 “近乎全裸” 和彻底全裸真的不是一回事。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究竟会发生什么?我充满了好奇。

健身馆老板哈利·汉森(Harry Hanson)向我保证这绝对是很正经的健身课。一周前我们电话联系时,他就告诉我,自从在一月份开设这项课程起,他已经收到来自男女性客户以及当地天体营的海量咨询,还有两家电视台在考虑给他们拍真人秀。他还表示十个名额都已经满了,但是他会给我挤个位置出来。

于是签完免责声明后,我支付了52.50美元的课程费用(以曼哈顿精品健身房的收费标准来说,这个价格都很贵了)把自己脱到只剩鞋、袜子和一条头巾。

1546849314480999.jpg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健身馆里,哈利又吹起了那个真人秀的事情。然后他说他要把灯光调暗,于是他走进里面的一间办公室。他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所有人,还有那个刷我信用卡的员工也是一样。灯光并没有调暗多少,我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另外五名学员,全是男性。两个三十出头,比我大几岁,两个四十出头,一个五十多岁。他们都打扮地干净利落,但是没有一个能像我们的教练迪米特里(Dmitri)那么肌肉健硕。迪米特里穿着一条豹纹短裤,他指挥我们分成两排,面对面站好。

我们先从 “俯卧登山” 这个动作开始,也就是以俯卧撑的姿势蹬腿跑步。做这个动作时,如果我低头看脚,就会看到自己的 JJ 摆来摆去,让我浑身不自在,可如果我抬起头,我又会看到大家的 JJ 都在摆来摆去,于是我干脆盯着地板。

一分钟后,我们开始做俯卧撑。在我把完全赤裸的身体往地上贴了几次后,我才意识到这里的地板有多脏,于是我尽量和地面保持几厘米的距离。

做了十分钟后,我们第一次休息喝水。除了迪米特里之外,所有人都不说话。于是我主动向其他学员介绍自己,我们简单地握了握手,然后继续下一组健身。这两年里,我一直在给男性杂志做健身报道,这次的健身课练的内容基本是时下流行的那一套:高强度的间歇训练法,以自重训练为主,每个动作之间几乎不留休息时间。接下来我们做了更多的俯卧登山、更多的俯卧撑,双肘平板支撑,双手平板支撑。课还没上十五分钟,我们已经汗如雨下了。而且整个过程中,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地板。

第二轮休息结束后,迪米特里叫我们抓起他给我们准备好的一组哑铃。我很清楚九磅哑铃对我来说太重了,于是我要求换个轻点的,但是那几个三十多岁的学员显然对自己过分自信,所以在二头肌弯举做到第三分钟时,他们已经弓起了背,使劲摆手才能把哑铃举起来。在做实力推时,我们都把背张得太开;在做颈前深蹲时,我们的胸全都往前塌。汉森自称这项课程的一大卖点,就是裸体健身能让教练更清楚地看到你身体的情况,但是当我们开始萎态毕现、动作越来越不规范时,迪米特里依旧一言不发。

从我的经验来看,健身馆的价格越高,教练对动作的矫正就越少。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不想让这些大客户觉得没面子。但我觉得这完全是一种浪费。如果我不知道一个动作应该怎么做,谁都看得出来我是在乱做,如果我花了将近一分钟一美元的大价钱来上课,你至少应该提供给我提供一些专业性的指导。

最重要的是,提供纠正能够打造一种集体感。如果迪米特里告诉我旁边的那个人,在深蹲时应该保持脚跟着地,我就会低头检查自己是不是做对了这个动作。如果他表扬某个学员在做平板支撑时很好地保持身体呈一条直线,那我也会努力保持直线。

进行裸体健身时,我们不能互相聊天,但是迪米特里可以鼓励我们进行互动。但事实是,我们只是各练各的。

后半个小时和前半个小时基本是一样的,只是动作变得更复杂了一点。教练叫我们做单臂抓举、哑铃俯身臂屈伸还有哑铃推举,所有人都用各自的方法做,而且姿势都很危险。然后教练要我们做更多的俯卧登山、俯卧撑和平板支撑。当我盯着地板做着这些动作时,我几乎都忘了我是和另外五个人一起在健身,更别说我们全都是裸体状态。 

几周后和哈利通电话时,他承认迪米特里确实应该给学员的动作提出更多指正,他们的课程规划也需要再完善。但他也表示,总体而言,裸体健身课的 “音乐很不错,灯光很不错,健身很不错,气氛也很不错。”

在电话上,他又提到了真人秀的问题。当我问他有没有想过鼓励学员之间展开更多交流互动时,他的态度倒很坚决:“这是健身课,好吗?这不是什么社交课,我必须维持这堂课的根本性质。” 

那天的健身课结束后,我们在更衣室里轮流使用健身馆仅有的一个浴室淋浴。换衣服的时候,大家都同意这个课 “很难”。从这里开始,大家才你一言我一语闲聊起来。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屏障并不会因为在同一个房间里光着身子流汗就神奇地消失,这依然是一堂中规中矩的健身课,没有经过事先周详的安排规划,裸体健身不过是一个噱头,它的新奇感到第二次休息喝水时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在我系鞋带的时候,最后一个学员腰上围着浴巾从淋浴间走出来。我们稍微聊了一会儿,然后他拿起短裤。但他没有脱掉浴巾再穿短裤,而是从浴巾下面把短裤穿上。

编辑: 林聪明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