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在美国水火不容的帮派成员,因为慈善又走在了一起。

卢克脸上纹着花体字,永远穿帆布鞋和工装裤。这些标志源自于 Chicano —— 美籍墨西哥人。随着音乐、电影、纹身等行业的发展,Chicano 代表的文化已经进入主流视野,在柬埔寨、日本等国家也有不少信众。卢克最近活跃在亚洲 Chicano 场景中,拜访其他参与者,推动文化发展。卢克给我们讲了不少符合自己信条的见闻,这是其中之一。

印度支那战争中,美国秘密轰炸柬埔寨造成数十万人流离失所。这些人最终被美国政府接纳,在美国境内生活。他们的后代学习英语、接受美国价值观,除了一纸文件外,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美国人了。

2002年,美国政府与柬埔寨政府达成协议,将犯过重罪或即将刑满释放的柬埔寨裔美国罪犯遣返回他们从未踏上过的祖国。

1521863339617629.jpg前 Crips 成员 Yellow

其中一位叫 Tuy Kay-Kay aka KK,目前居住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他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已经从街头生活中抽身,建立舞蹈学校,免费为贫民窟的孩子提供学习机会。

1521863821556401.jpgKK 发明的手势。代表字母 “T”:Tiny Toones

KK 在父亲逃难时出生于泰国难民营,与其他孩子一起被带到洛杉矶的慈善机构,成年后获得了美国绿卡。从难民营走出来的 KK 与他的兄弟们生活在洛杉矶 Long Beach,被贫穷推上街头,加入了西海岸黑帮 Long beach Crips。他在这个时候学会了街舞。现在流行的 C-walk 其实是 Crips 帮派成员的沟通方式,他们会在抢劫前在脚上戴上涂料,用舞蹈排出字母进行沟通。

KK 13、4岁就通过抢劫、贩毒等手段过上了奢侈的生活,最终因为故意伤害、蓄意谋杀、贩卖毒品等一系列罪名被送进监狱。刑满释放后,他被遣返到柬埔寨 —— 自己从未踏上的祖国。

1521863194437462.jpg孩子们骄傲的展示着 “Tiny Toones” 的手势

第一次见到 KK,他坐在校长办公室,身穿一身蓝色运动服,正在跟 Yellow 介绍柬埔寨的情况。Yellow 也来自于 Crips,刚到柬埔寨四天。因为意大利黑手党对他的妻子无礼,他开枪打伤了这个意大利人,并被指控蓄意谋杀罪被判刑10年。

1521863367568856.jpg在舞蹈教室学习的孩子们

KK 看上去温文尔雅,很难想象这个家伙曾经是一个十恶不赦、用枪口问好的 Gangstar。他带我来到第一个舞蹈教室。这里灯光昏暗,屋顶的石棉瓦还有两个破洞,下雨的时候雨水会灌进来,他们正在想办法修复。

1521863792408466.jpg新加坡志愿者们在给孩子们上英语课

低年级学生的英语课由新加坡志愿者带领,教孩子们学习最基本的 ABCD 以及单词。教室很黑,刚走进时的我基本看不见黑板上写的东西,过了几分钟才勉强看清。

1521863120342129.jpg刚放学准备坐校车回家的孩子们

KK 告诉我、当他第一次来到金边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傻眼了 —— 满街的儿童乞丐、随处可见的街头毒贩,孩子们眼中没有一丝希望。他想到了自己,却不知道能做什么。

由于全身监狱纹身,所有人都害怕 KK,不敢雇佣他。KK 告诉我,当时他险些再次重操旧业,回到街头生活。

1521863367534764.jpg当初第一间舞蹈教室的一角

一次聚会中,KK 表演了一段街头舞蹈,大街上的孩子被吸引过来,把他围住,都说要学这样酷炫的舞步。也是这次聚会,KK 认识了另一位被遣返者,前黑帮 Asian Boyz 成员。他因为贩卖快客可卡因以及非法持有枪支而被司法系统禁锢了12年。两人都对柬埔寨街头发生的一切充满了无奈,而同样的经历更使他们一见如故。经过朋友劝说,KK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教这些孩子们跳街舞。在其他被遣返者的帮助之下,他们租下了一个简陋的房间 —— Crips 与 Asian Boyz,在美国水火不容的两个敌对帮派走到一起,建立了一个叫做 “Tiny Toones” 的舞蹈学校。

1521863194926006.jpg曾经在这里毕业的孩子如今回到学校继续教其他的小朋友

现在,“Tiny Toones” 舞蹈学校已经从一间教室发展成了八个教室、一个操场、一栋办公楼的正规学校。学校免费向贫民窟孩子提供教学,不收取任何费用。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学习英语、计算机、柬埔寨语、舞蹈、以及基础的礼义廉耻。

Tuy Kay-Kay Sobil 本人

我认为 KK 做出了天使的行为,但 KK 说:“但他们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总是喜欢通过你的外表来判断你。因为你的纹身、曾经做过的错事,他们就判断你永远不会改变。就算你在做好事,他们还是恨你。但就让他们这样去想吧,你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我真的没有时间去在乎他们的想法,因为这些孩子们需要我。”

1521863121237964.jpg与摄影师打成一片的孩子

KK 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却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伴自己的孩子,因为更多来自贫民窟的孩子们需要他。

1521863366152921.jpg我在课间为小朋友们发放免费的糖果

来到的头几天我是迷茫的,不知道可以为这里的孩子们做些什么。直到我看到一个小朋友看着小卖部里的糖果和赠送的玩具汽车。第二天我去超市买了40美金的糖果和 KK 一起拆开包装,确保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下课之前,我们坐在教室门口,等待被一帮小朋友 “围攻”。但出乎意料的是,小朋友们自发排队,每个人只拿1、2颗,还会双手合十微笑。我明白了 KK 坚持这么多年的原因。

1521863192877168.jpg男子曾经是 KK 的第一批贫民窟学生。毕业之后他选择了留在学校、帮助更多 “曾经的自己”

目前,柬埔寨有两千名左右 “被遣返者”。即使 KK 以及他的兄弟们是善良的,但另一波被遣返者已经在金边附近的城市招兵买马,打算将美国的帮派模式发展到柬埔寨。他们就像萨尔瓦多的 MS13 把 Mara 的病毒散播到了整个拉美州一样,利用未成年人犯罪、肆意杀害儿童。

就在你看到这篇文章的同时,KK 正在极力阻止他们的魔爪伸向 Tiny Toones。

1521863074624077.jpgKK 在我的要求下展示他的监狱纹身

两个星期前,Tiny Toones 被柬埔寨政府评选为全国七大慈善机构之一。目前 Tiny Toones 主要依靠社会捐款,和 KK 经营的一家餐吧。KK 已经从事了十年慈善事业,改变了无数贫民窟孩子的命运。

1521862977802308.jpg我最喜欢的一个孩子。他全身都有火灾留下的疤痕


下拉进入 Tiny Toones:


Photographer: 小鸡山鸣 U/P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