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小丸子曾经说过,那些在马拉松中说好要和你一起慢慢跑到终点的人通常都是跑得最快的。而在 The Color Run 中,保证不率先攻击你的人,通常都是第一个冲你丢来粉球的。

“别退色” 是由 VICE 与 ANTA 联合推出的合作内容。我们找到一群与色彩打交道、过着缤纷生活的年轻人,记录下他们出于兴趣和热爱,在生活中制造色彩、收获乐趣的故事。正如在 The Color Run 中,不管你是小白还是大拿,都能找到自己的跑道,跑出自己的色彩斑斓,只要你不停下、不退缩,去跑,去经历。

踏上安踏 A-FLASHFOAM 跑鞋,将弹力变成一种本能,让你的每一步都能欢快起跳。保持你自己的乐趣,创造你生活的色彩 —— 别退色,就能收获人生中的五彩斑斓。

“哼哼,幼稚!” 正戴着全封闭式护目镜,用头巾裹住口鼻的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被溅到的粉色粉末,一秒之前,有人从后方向我掷来一个 “粉红炸弹”,挺直的后背肌肉轻轻的感受到了它的撞击,现在我的背上应该已经挂彩了。

我正在 The Color Run 上海站的现场,开跑还不到两分钟,我已经放慢步履了。多年来久闻大名,却一直只在朋友圈中观赛的我其实从没想过参加,因为我是个能坐车就绝不走路,能躺着就绝不动弹的运动小白。

因为几乎从来不运动,一直没入门,每次我信誓旦旦的宣布自己要锻炼身体,过后总是把豪言壮语当了放屁。不久前,我又一次在社交网络上表决心的时候,一位健身达人朋友突然留言要了我的鞋码,送了我一双跑鞋。说是看不下去我虚伪喊话的丑态,要带我一块去跑步锻炼,增强体质,还给我 The Color Run 上报了名,要让我感受一下在户外轻松快乐跑步的感觉。

1536735351621695.jpg就是这双,安踏 A-FLASHFOAM 跑鞋,超 colorful 的,连鞋底都是彩色的。

一看到跑道全程5公里这样的字眼,我的膝盖和小腿都隐隐发酸,全是看在白得的跑鞋面子上答应的。转头我就购置了全套防护装备以及跑步装备,毕竟买装备是一切运动的开始(对我来说也是结束)。

“我膝盖不太好,平时下雨下山都挺疼的,跑步不会受伤吧……”

“没事,我会教你正确的热身方式和跑步方法,让你保护好自己。”

“5公里太远了吧……真的跑的完吗?会不会摊死在跑道上啊?我最多只跑过大学体育考试要求的八百米啊……”

“就算跑不动当做散步也能散得完!”

朋友给我打了好多预防针,还保证绝对不率先向我抛撒彩粉。赛事当天早晨起床时还飘着小雨,看着湿漉漉的地面我以为活动有可能会取消,然而阳光很快就从阴云中钻了出来,一切照常举行。抱着赴死的心情,我出发了。

等领到装着墨镜和头巾的装备包时,我才发觉自己似乎有点准备过头了,怕显得矫情,一直揣着我的护目镜和防霾口罩没拿出来。朋友先带着我在场外做了几个热身运动,比如静蹲,比如行进跨步,还给我示范了跑步姿势。

13.jpg静蹲。脑袋没有靠墙,还是没做对。

1536745471404896.gif老鸟示范长跑姿势

1536765096235371.jpg来自老鸟的叮嘱,但总之就是一些看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很费劲,还有很多细节要注意的动作啊!

其实到了正式开跑的时候,这些知识我一个都没用上。因为,光是做热身运动就耗尽了我全部的力气,促使我向前跑的动力,实际上是躲避无处不在的彩粉。朋友已经撒腿奔向前方,而像我这样的单行(落单)跑者,倒不大容易招致攻击,大部分时候我都是被误伤的 —— 人们最喜欢追逐攻击自己的朋友,对陌生人还是略有忌惮。

DSC02391.jpg憋了半天劲儿都没扔着

不少 “互相追杀” 的 “塑料姐妹花” 从我身边呼啸而过,大部分人抛洒彩粉的水平都不佳,攻击不到自己的目标对象不说,还撒得路人一身都是。出汗后,彩粉在白色 T 恤上呈现出奇妙的晕染质感,怪好看的。在被喷了一腿蓝末后,我也不管不顾的抓出一包粉末,见人就撒,撒了就跑。

每行进一公里,都有一个色彩站,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会对每个经过的跑者下手,如果跑者像我这样几乎一身是白,那就围攻他让他变彩,如果跑者已经浑身是粉,那也不能放过他,得让他彩上加彩。

尽管一路跑来,那些结伴而行的朋友都在互相打闹,但到了色彩站,他们又变得齐心向外,以各种姿势抱团躲避或者以进为退的围攻工作人员。在一个保安站岗点,一对小姐妹假装打闹接近保安,到离得最近处,两人突然把手臂一齐挥向保安,给黑色的保安服留下了一抹橙色,恶作剧的两人嘻嘻哈哈的跑了,剩下站岗指路的保安又无奈又好笑 —— 身在 Color Run,谁能不挂彩呢?一路上这些嬉笑打闹的事情让时间变得很快,也让路程变得不那么遥远,等到我坚持不住开始盘算有没有捷径可走的时候,其实已经完成3公里了。

在这个站点我和停下来等我的老鸟朋友汇合了,还遇到了两个男性跑者,他们看起来和我平时在街上看见的运动健将一样,臂上裹着一个手机收纳袋,呼吸管理的非常匀称。这是他们今天第二轮跑 Color Run 了,第一遍是为了好玩儿,为了颜色,第二遍是为了里程,仅仅跑个五公里对他们长期锻炼的身体来说只是开胃菜。想到这里(再加上没有捷径可超),我喝了口水鼓励自己,“胜利在望了啊!”

1536760409193767.jpg岁月静好

快到终点的时候,拍照打卡留念点纷至沓来,彩粉站变成了泡沫站,一地的白色泡沫在阳光下涌动闪光,每一颗少女心都不会放过玩泡泡的机会。

1536760409671750.jpg

在一座塑胶颗粒地面的桥上,不少人用彩粉写出名字摆出图案,留下 “到此一跑” 的痕迹,蓝色的桥变成了一座留言桥,但最让人难忘的,还是一个写了 “世界和平” 的标语。

1536760409828363.jpg15.JPG

我的最后两公里在欣赏标语、找地方拍照留念和喊一百遍 “好累啊” 中悄然度过,虽然小白如我没能神乎其神的大爆发,又快又好的完成人生中第一个跑步类型的赛事活动,但结束以后还是觉得挺开心的。这种开心并不是来自于运动后的多巴胺(我的身体里好像只产生了乳酸),而是在于打打闹闹的氛围和少有的把自己尽情弄脏的机会,现代人都活得太干净精致了,平时随身不离衣物清洁棒的我在彩色的地上尽情打了几个滚。

来到 Color Run 的都是成群结伴呼朋唤友,甚至还有扛着学校学院大旗出征的,这条路让人们能难得有机会尽情恶作剧,互相抹彩,肆意喧闹,所以即使是像我这样的运动废柴,也可以和跑步健将的朋友一起出发,重要的并不是跑了第几名,跑到了哪里,而是能和亲密的朋友伙伴一起在路上,共度快乐的运动时光。

Be colorful, be crazy.

由安踏赞助的 The Color Run 即将在10月13日登陆武汉,想要给自己的生活挂点彩,想把朋友的脸也糊成花猫的你,也去跑跑这地球上最快乐的五公里吧,别退色,一路颜色快跑才最有样。

Photographer: Fressia Pen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