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白、很稠。

最近,来自西澳大利亚 GD Pork 猪场的常务董事托本(Torben Soerensen)和他的生产经理老鄂( Henning Laue)双双被捕入狱两年,理由是二人涉嫌将丹麦猪精液伪装成洗发水走私进入澳大利亚。据悉,GD Pork 是当地最大的猪肉生产商之一,对养猪事业踌躇满志的二人正培育着一支名副其实的 “超级母猪军团”。在2009年到2017年之间,母猪们接受着来自丹麦进口洗发套装的灌溉,约199头母猪,竟日夜不息,产下了2000多头混血仔猪。

处于生物安全方面的考虑,将猪的遗传物质走私进入澳大利亚是非法的,澳方害怕这会导致猪蓝耳病的传播。不过,走私猪精的二位想法也相当简单:丹麦猪比澳大利亚猪争气多了,他们产仔数更多、瘦肉的比例更大,对于一养殖猪业的农民来说,海蓝之谜不算什么,只有丹麦猪精才是真正的液体黄金。

澳农业部在破获此件特大走私猪精案上,投入了跟追查毒品差不多的心力:他们追踪了一系列的电子邮件,发现此行动由丹麦方面与 GD Pork 股东共同精心策划,托本和老鄂负责安排在丹麦进行洗发水的装瓶,并将其混入旅客行李,接着,猪农们会使用该产品,在平贾拉的猪舍里进行人工授精。调查人员从100头 GD Pork 的猪身上获得了头发样本,并于丹麦的猪研究中心进行了遗传物质鉴定。据报道,伪装成洗发水的主意是老鄂想出来的,他们的律师在法庭上吐槽这种行为之 “愚蠢”,但也同时指出他的客户是被背后策划这些烂事的丹麦投资者当枪使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GD Pork 的混血猪的身上并未检测出携带任何疾病,他们至少能平安度过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

图片来自:PIXABAY (左),右边是我们自己的洗发水

编译: 蔡菜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