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生变成女人,我尝试过,失败过,并且最终成功学会了如何去爱。

“别的女孩” 有很多种样子。“别的女孩” 真实而理想,平凡又有趣。“别的女孩” 想要点别的生活,敢于做别的想象。这里是关于这些女孩的故事。

初夜总是充满了尴尬,对于跨性别者来说更是如此,不管是在性别转换之前还是之后。当性爱与性别纠缠在一起,特别是当你想要改变你的身体的时候,哪怕是非常积极的体验,也会让跨性别者感到困惑,感觉对方喜欢的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在我还是男生的时候,性爱对我来说简直是灾难。不仅平平淡淡、缺乏亲密感,而且一想到和我发生关系的男生把我也当成男性看待,就让我觉得没有存在感。

我在十几岁时认识的几个男同性恋觉得我没有吸引力,因为我女人味太重了。他们对我说:“我要的是一个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在他们看来,我的性别表达让人兴趣寥寥,不符合男同性恋的需求。无所谓,我本来就更喜欢直男,而且直男也比同性恋更喜欢我,就连我还是个男生的时候也是如此。

在高中的派对上,直男会看着我的眼睛,搂住我的腰,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和我言语暧昧,当然对于随后的各种临时变故也见怪不怪(我经常会碰到男生夸我长得漂亮,然后约我去看电影,结果却带上另一个朋友一起出现)。这种含糊不清的信息让我虚实难辨,我努力去探索但却找不到答案。这些男生并不是我把当女生看待,而是把我当成伪娘,他们觉得我很有女人味,这是他们喜欢的东西。或许对他们而言我不过是个玩物,想撩就撩,想甩就甩。

“我把第一次给了他,以为揭开了人生的新篇章,实际上......”

大部分时候我都是独来独往。我一直在努力思考:要想获得别人的喜爱,我究竟应该当男人还是女人。然后我遇到了我的初恋,一个与我相隔千里的直男。16岁那年,我和布兰登 (化名) 开始在 MySpace 上聊天。他比我大一岁,聪明、幽默、身材好 (他有一套搏飞健身器),而且打扮非常潮 (他会在脖子上系方巾,留着非常 indie 的发型,还玩机车。)

第一次视频聊天时,他说我长得像女孩子,还夸我长得漂亮。这样的赞美给与了我肯定,但也让我感到紧张,并且触发了我对自己太过女人味的恐惧。虽然我经常女装打扮,但对于我的女性气质我感到羞耻,因为我觉得这让我和其他人格格不入。

经过了一个夏天的网恋后,布兰登驱车数百英里来和我见面。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这都是一件既紧张又兴奋的事情。和他见面后,我终于感觉像同龄人一样,体验到了单纯、炽热的恋爱。我们一起看了《大魔域》,一起熬夜熬到睁不开眼。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互相亲吻并抚摸了对方,但终究没有上本垒。这是我的第一次性经历,在我看来,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他。我以为这揭开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但实际上,它只是画上了一个句点。布兰登和我拥抱道别,然后开车回家。自此以后,我们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再联系,我也没敢问他原因。当我终于鼓起勇气联系上他时,他很真诚地向我道歉,说他之前对我是真心,但是和我见面后,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并不是男生。我不能理解。布兰登把我梦寐以求的一切都给了我,然后又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他告诉我我的性别是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后,我变得更加困惑不解。我到底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在那之后,我把我的女装全部丢掉,决定彻底当一个男人。我在每个人面前都假扮男人,迫切想要体验年轻人的爱情,但却不敢触碰真正的自己。

许多年里,我都生活在一片迷茫之中。我依然没有死心,幻想着还能找到像布兰登那样爱我的人。好几个对我有兴趣的直男都撩过我,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止步于撩。许多年里我都没再有过性经历,而即便后来有了,也只是和在酒吧里认识的陌生人。在一次派对上,我和一个刚认识的人亲热,然后一起离开。在地铁上,他醉醺醺地告诉我千万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他觉得很丢人。我答应替他保密。

所有的这一切在我变成女性之后彻底结束。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这个过程漫长而艰辛。你只要知道,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也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性别转换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新生活的大门,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虽然我感到恐惧,但我还是勇敢地迈了出去。

在这扇大门的另一侧,我终于遇见了真正爱我的人。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当我变成戴安娜后会发生什么,但是在各个方面,戴安娜都比曾经的自己更加优秀。对于我害怕的东西,戴安娜无所畏惧,对于我自卑的地方,戴安娜充满自信。我改了名字,胸部开始变大,头发逐渐披肩,在这个过程中,戴安娜帮助我正视自己,让我不再憎恶镜子里中的那个人。我也做好了让其他人看到我的准备。 

“你们同性恋比女人的戏还多”

性别转换的第一年也是我开始约会的第一年,也就是说,我是在二十多岁才体验到大部分人在青春期就体验到的东西。要找一个约会对象并不难,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喜欢我这种人。我在线上约会平台上注册后,便立刻遭到跨性别爱慕者(Transamorous)—— 也就是那些喜欢跨性别女性的直男 —— 的疯狂追求。有些人专门找我这样的女孩,有些人得知我是跨性别女性后颇为惊讶,然后更加热情地追求我。

就在那年,我终于做爱了。最初的几个男的和我在一起的理由很简单:他们觉得我很性感。以女性的身份和他们做爱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吸引力,也帮助我建立了自信。在此之前,太像女人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个诅咒,但是这些男人却对此求之不得。曾经对我造成毁灭性打击的东西获得了他们的肯定,我终于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当然,这些体验再给我带来快乐的同时也让我感到担忧。我很快明白了被性物化是一种什么感觉,作为一个跨性别女性,我的感受尤为强烈。我认识了不少自信爆棚的男人,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会因为对我有性欲而感到羞耻。有些人不敢直视我的眼睛,还有一些人直接无视我的存在;有两个男的和我在大街上接吻时,两只手塞进我的高腰紧身牛仔裤里不知所措;还有一些人拒绝和我在公共场合见面,希望直接来我住的地方见我。

其中一个男人让我印象尤其深刻。他特别性感,又高又壮,皮肤发亮。他是他们单位的领导,而且他还不到三十岁。我们在网上聊了很久见面的事情,他提出要我直接去他家里和他见面,在我拒绝他之后,他向我坦白:他不能被外人看到和我在一起,除非他先私下见我一面,看看我是否合适。他说这不是针对我,不管怎样他都会上我,但是如果我想要和他进一步发展,我就必须听他的。他反复强调自己不是渣男,也不是跨性别恐惧,他只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而且他不想毁了自己的事业。听完这番话,我告诉他我不想和他见面了,结果他说,“你们同性恋比女人的戏还多。” 被人骂了几十年的娘娘腔,现在却又被他嫌弃不够女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这些饥渴的男人要的只是我的身体,他们在我身上看不到比性别和性爱更宝贵的东西。他们只想品尝禁果的味道,满足他们隐秘的性癖,他们不敢光明正大地喜欢我们这种人,却又想要尝试和我们做爱。但因为我太渴望被爱的感觉,所以我并不排斥他们的追求。我并不反感这些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亲密的感觉,所以我享受他们的抚摸。

"跨性别爱慕者通常缺乏一个群体,没有人为他们发声"

也许寄希望于其他人从来都不是解决办法。起初我只是想要获得自信和男人的爱慕,但在这些需求获得满足后,我就不再去纠结这些问题了。在我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后,我不再为了性爱而追求性爱。如果我想要约炮,那也得按我的要求来。我不再千里迢迢跑去赴约,也拒绝第一次见面就上床。我更加关注自己的生活,享受一个人看电影或者吃饭的时光。这些都代表着一种根本性的转变,在此之前,我只是在寻求男人的认可,并没有看到自身的意义。

后来,我认识了很多公开喜欢我这种跨性别女性的男人。我很能理解他们,因为我曾经也是一个男人。我知道男子气概这种东西可以变成一种武器,强迫你遵守男性标准,否则的话你可能失去一切。但我和他们又不一样,我追求的东西超越了性爱,而他们追求的就是性爱。性别转换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是我有明确的方向。但这些人没有。跨性别爱慕者通常缺乏一个群体,没有人为他们发声,他们也不敢以牺牲自己的生活为代价公开表达自己的欲望。很多跨性别爱慕者都背负着巨大的焦虑和恐惧。他们可能对我不尊重,但至少我是自由的,而他们却被禁锢在社会机制之中,而这套同样的社会机制,也曾经因为我不是 “正常” 的男人而对我百般压迫(我不是男人,但在美国,我这种观点并不能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同)。

面对这种压制他们真实自我的社会规范,有些跨性别爱慕者成功地把自己解放了出来,这些也是我最欣赏的一群人。不管怎样,他们卸下了社会强加在他们的欲望之上的负担,更加坦然地探索自己的性欲。如此一来,这样的感情不会因为禁忌而变得扭曲,也不会朝阴暗的方向发展,而是像两个自信大方的普通人之间的感情。

和这样的男人同床共枕让我们彼此都能体验到真正的亲密感。我们的身份和人生经历都截然不不同,但因为一些共同之处而走到一起:自我否认是阻挡在我和我渴望的性爱与爱情之间的障碍。而那些掩藏自己的欲望,不懂得尊重我的人,其实也是在否认自己。 

如果说今天的我对爱情有什么了解,那就是爱情不是追求其他人的认可,而是两个人彼此坦诚相待,鼓起勇气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哪怕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编辑: 赵四

Translated by: 伽叶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