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24个小时以后才发现了我可能要去医院,应该还是要缝针的。于是我开摩托车到医院,医生什么都没问。”

注:本文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不适。

在日本黑帮,犯错的人会被切掉左手小拇指的一个关节,以示惩戒或悔过。虽然小指的功能相对薄弱,但这一刀下去也是需要极大的决心和抗疼痛能力。随着文明的进步,日本黑帮的没落,这一 “江湖道义” 已然变成了一句黑帮电影里 “谁他妈稀罕你小指” 的调侃。众多帮派人士金盆洗手,并直接提高了日本的义肢销量。

1537116670268306.jpeg电影《极恶非道》截图,要是雅库扎都这么问,那小指确实该反思了

所以听说切小指这事儿发生在2018年的中国大理,我挺慌的。幸好,这哥们儿只是个 “相当有实验精神且热衷于人体改造” 的英国人,我们可以暂且把这看作一次非常硬核的行为艺术。

Philip Osopher,26岁,今年是他离开英国四处旅行的第六个年头,目的是寻找一个新家。很显然,体验了那么多国家和城市,Philip 最终还是被云南这片神奇的土地 “抓” 住,不想离开,在这里从事手针纹身的工作。

大理很小,一来二去,Philip 认识了手工艺人 coco。在这之前,coco 已经开始制作一些和身体部位有关系的首饰,比如手指形状的钥匙扣,或是手掌状的烟灰缸。有一天,Philip 给自己的小拇指上纹了个 “拆” 字,然后走进了 coco 在大理床单厂艺术园区的店里,定做了手指的金属翻模,他让 coco 把其中的一个做成打火机形状,另一个做成小盒子,用来放截肢后的 “小指木乃伊”。

68fbf096gy1fv5dpomf7tj23vc2kwqv7.jpg改造之后,Philip 的小指变成了一只打火机。本文图片由 coco (微博 @小金寶coco ) 和 Philip 提供

Coco 觉得很好玩,但还是劝 Philip “再考虑考虑”。结果两天后,Philip 带着已经切下来的小拇指来到了店里。他一定要 coco 摸摸那个已经小了一圈的指头 —— 上面的 “拆” 字还清晰可见。

带着好奇、不解、佩服、晕血及其他各种复杂的情绪与生理反应,我和 Philip 聊了很久,有的时候他的回答让我全身冒汗。我问他小指没了是不是挺不方便的,他告诉我,“没有啊,只是我做不了 rock n' roll 的手势了。” 但他回信息的速度也太慢了,而且大部分时间会选择发语音或者表情。

所以下面这些回答如果有莫名其妙的语法错误,那是因为 Philip 是个英国人但坚持用中文回答。而我们没有修改的原因,是我们相信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1537116905197655.jpg

VICE: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Philip:其实,就我而言,这是一件特别小的事情:我切了自己的手指。有的人读这句话可能会叫我疯子,神经病,变态,诸如此类。虽然说我这些都是,甚至有更多,但或许还有一些像你一样的人问我,为什么呢?这个故事是为了您们。

佩服的表情(就那个一手握拳一手开掌的 “抱拳” 手势,Philip 很喜欢发的)

1537154258981858.jpeg

是因为一个清明梦,梦里我见到自己站在雪山之巅,身着全黑红的盔甲,手中握着龙头手杖,身后有好几万人,像个大兵团。但大家站在这里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改变世界,为了教更多的人怎么打开自己,怎么照顾世界。我问天空,“我怎么来到这里了?我不知道怎么帮助这些人。” 突然,我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说了几句话 “Darkness grows, as light comes to pass, I must burn myself to ashes, so i might rise again anew.” 然后我全身开始着火,燃烧过后,我自己还在 —— 除了我的小指。当时我能感觉到我的心快要爆炸了。但是由于我对世界的爱,黑暗变做了蓝天… 

我醒来后发现手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并记下了那几句话,我记不得自己是何时醒来写上去的。但是那一刻我知道如果真想到达那个山巅,真要让世界改好那么一点点,我需要很大的心,我需要发现自己到底能坚持多大的苦 —— 我必须要切我的手指。

WechatIMG53.jpegPhilip 不想露脸

你刚才说,清明梦?

我16岁时进了监狱,因为我打了我弟弟的爸爸。他每天只知道喝酒,酒后打我当时只有6岁的弟弟。他在医院待了一个月,而我在监狱里待了大半年。这的确是我犯了错,但我想不通为什么要怜悯这样的恶人?后来我在监狱里收到了一本书,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寄给我的,不管是谁,他拯救了我的生命。

书叫《The Tibetan Yogas of Dream and Sleep》,我从那时候开始学习如何做清明梦(The Lucid Dream)。我从中发现,不管自己肉体于何处,精神还能自由地飞得更远,后来的十年里我会把每晚的梦写下来,到现在已经有几万个了。我在梦里碰到过神,未来的自己,过去的自己,死掉了的情人,宇宙另外的面…… 有些梦醒后,我就变成了新的自己。

WechatIMG54.jpeg这是关于切手指的纹身

站在雪山之巅的梦是最特别的一个吗?

对,这是比过去所有的清明梦更 lucid 的一个。我醒后一整天都在不停回想,晚上就用手刺针在我小指上纹了个 “拆” 字,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想了几周后我发现我没办法了,只能遵循这个梦,便是去切掉手指。最开始买了个雪茄剪……

等等,你不是去医院截肢的吗?

我怕 coco 不愿意帮我,就骗她是去医院,其实是我自己切的。

WechatIMG55.jpegPhilip 用来截掉自己小指的工具

最开始买了个雪茄剪,不过雪茄剪切不了一支铅笔,换了个中医切药刀,切不了一根筷子,换了一把锤子和一个凿子,可拼不起来,我只能反复去工具店…… 我每次去我都会把手指放进去试,最后老板来到我旁边,什么都没说,给了我一把断线钳,说:“你要切一个小手指的话,这就可以了。”

我觉得…… 如果这还不是,那我真不知道什么算缘分。买了。第二步是去药店买了云南白药,绷带。

嗯…… 然后就切了?

紧接着星期五到来,13日,13点13分。我于朋友家楼顶,赤身裸体,打开摄像头准备把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

这个时间有什么意义吗?

我第一个纹身,是在我13岁时,自己用颜料和缝衣针做的。那时我每次看手机,每次问朋友时间,都是 13:13,不管往哪里看,都是 13:13,一天看到好几次。我被这个数字搞疯了,想去搞懂是怎么回事,Google 有一个 “I'm Feeling Lucky” 的按钮,我点了,随便进了一个链接。

我进入了一个全白色的网站,屏幕上四个大黑色的字:13:13。我开始懵了。准备关机的时候字在我面前变成了三句话. “And these three things remain in the World; Faith, Hope and Love. And Love is the greatest of them all." 我整个身体都变冷了…… 

我当时对这句话的理解是:相信世界大家都能当好人,希望大家都会越来越好,用爱去对待一切有生命的东西。我希望自己能永远不忘记这三句话 —— 当时桌子上正好有笔和缝衣针。

我的生活便由此开始变化,到现在我身体上有1000个多自己纹的黑色小纹身,它们有关于我到现在的故事,要遵循的道理,哲学、数学、科学等等。

WechatIMG56.jpeg

神奇…… 那回到切手指的那天吧。

我坐禅,缓慢地呼吸,“Darkness grows, as light comes to pass, I must burn myself to ashes, so I might rise again anew”,我把手指放断线钳内,在一呼一吸间,心跳得超快,突然感觉万籁俱寂,我切了下去,到骨头处却切不断…… 然后我用全身力量向下按,尖叫…… 成功了,断了,血喷出来的一米多,像电影一样…… 我想起了我女朋友对我说的一句话 “苦海无边,有心是岸”,于是用自己正在喷出来的血写了一个心字,俯身致敬,谢幕。

WechatIMG57.jpeg

(看到照片晕血中)

视频我不愿意发,但是有机会见面一定给你看看哈哈哈哈哈。

好……的……

切完我加了些云南白药粉,这云南白药粉太厉害,加一点血就不喷了(云南白药公司,要用我视频来当广告联系 VICE 就行)。我缠上一个绷带,没有麻醉,因为我还不愿意用,用了麻醉还叫什么 “坚持”?

其实说白了也没那么疼,我在伤口处夹上个晾衣夹,觉得跟医生缝针也差不多。睡了个特别舒服的觉,又看到了以前的梦,但这次下山了,开始帮助人,知道了如何把所有人当成兄弟姐妹,醒来后感觉非常开心。

过了24个小时以后才发现了我可能要去医院,应该还是要缝针的。于是我开摩托车到医院,医生什么都没问,一点不唠叨,但不愿意缝针,怕感染,安排我进行输液治疗…… 可能他想再见我几次吧,哈哈哈。

WechatIMG58.png

后来伤口恢复得怎么样?

刚开始几天最辛苦,因为伤口一直有组织液渗出,粘合再撕开,每天都得去医院报到,换药,看着自己的骨头和神经都出来了(其实是我根本有点怕医生)。四天后进行创口缝合,医生说 “十指连心",必须要打麻醉… 但是我觉得打麻醉太难受,我就说我对麻醉过敏。他不相信我,说我疯了,然后就开始没有麻醉的缝针……

比我本来切手指疼多了,每次针扎进去,拉出来,我都能感觉到。于是我就坐在那里听 opera 音乐,不过还好不到五分钟就做好了!

WechatIMG59.jpeg

切了小指之后有奇怪的反应吗?

有一次,有了幻肢反应,我觉着小拇指手指头的位置有点痒,抓了它的老位置一下就好了!我是没法做 Rock n‘ roll 手势了,但是我可以给你看看我能做什么!

WechatIMG60.jpeg

Coco 发了微博之后,有很多人评论,吃惊、恶心、奚落…… 你会去看这些回复吗?

微博我不玩,反正这些我都不玩儿,我不想看大家发又吃了什么,又玩了什么,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肯定会有好多人觉得我很傻,虽然说,我应该是有点傻,应该也要加上一个 “逼”。但是,那些不了解我究竟为何要让我自己坚持辛苦的人,那些看不出来我好的一面的人,我根本觉得和他们做朋友就是没必要的事情。

请,骂我,讨厌我,哪怕你觉得该切下我的头,如果有天要我帮助,我还是会乐意帮助您。感觉我很厉害的人,我也根本就不是。人就是他们过往的结果、未来的希望和发现的想法加起来。你们应该高高兴兴地做自己,我也一定会。

68fbf096gy1fv5dpbvt9xj23vc2kwx6u.jpg

担心会有人模仿吗?

你们犯的错误别后悔,记得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努力对任何人都有爱,追求梦,应该别切自己的手指. 

(佩服的表情,因为 Philip 没有朋友圈,照片也不愿意露脸,我便顺手搜了他的 Instagram。)

对了,Philip Osopher 这个名字你可以发出来,因为这个名字是个假名字。

啊?

因为我觉得好玩,这个名字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

行!谢谢你![Salute]

1537154258481693.jpeg


关注本文作者微博 @屁王麦基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