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在中国站,这部歌舞剧多了一位 “天使”,还是个亚洲人。

编者按:我们之前拍过关于国内变装皇后的纪录片《自造皇后》,也一直关注着变装场景的发展(读读 这篇 和 这篇)。作为酷儿文化重度消费者,我们自然去看了《Kinky Boots》在北京的演出。当天在观众席坐着一位闪闪发光的变装皇后,在最后一幕的时候,她冲到台前带着大家欢呼和舞蹈。这篇文章会告诉你她是谁。文章来自 VICE 女性频道 “别的女孩” 的 #别的性/别# 专题。


在音乐剧《Kinky Boots》主演们的酒店房间里面,看着他们和 Juno 手忙脚乱地修容,画浮夸的眼妆,穿上紧身束腰,披上假发,踩上高跟,在脖子和手腕抹上 Gucci 香水,然后一起挺胸提臀地去泡夜店。我就知道,这是我作为直女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在讲故事之前,得先介绍一下 Juno。

Juno 是我两年前在香港看音乐节时认识的男生。音乐节之后他回广州继续学习艺术,我到了上海工作,后来又辗转搬到了北京,除了朋友圈上的互动,我们两个就再也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虽然只是有过一起在兰桂坊喝酒的一夜之缘,但 Juno 那我爱人人的性格就已经让我印象深刻。

第一次见 Juno,他在11月的香港把自己打扮成一棵发光的圣诞树(全部图片由作者提供)

《Kinky Boots》(汉语译名《长靴皇后》)是根据同名英国电影改编的音乐剧,讲述了变装皇后 Lola 和一家濒临倒闭的老字号手工皮鞋店主 Charlie 之间的一系列故事,自 2013 年演出以来,一直是百老汇最受欢迎音乐剧之一。8月下旬,《Kinky Boots》广州站演出进入尾声,Juno 有天在朋友圈发了他变装去看演出的照片。说实话我并不惊讶,作为艺术生的 Juno 在朋友圈发他各种前卫感十足的照片已经不是第一次。虽然我只接触过上海的皇后,对广州的变装群体所知不多,他这样全套武装走进公众视线还是蛮有胆的。

然而更戏剧性的发展还在后头!Juno 收到了《Kinky Boots》主办方的邀请,来北京看演出 —— 他当即订了当天的过夜火车。

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等了 Juno 三个小时后,他终于化身成 Angel 出现在我面前。这一身让他从早上9点一直弄到下午3点,花了6个小时。

1536862417998608.jpg受邀来看北京站首演的还有龙哥(对,就是 VICE 纪录片《自造皇后》里的龙哥!)和他的好朋友们,在这么豪华的阵容前,挫到爆的我自觉站到最边边

看完演出出来,Juno 说要去三里屯找那个北京限定的长靴雕像合照。这大概是我在北京几个月以来听过最刺激的一句话了 —— 这个样子去三里屯啊!然而现实远远比预想要刺激。 

1536862416959373.jpg一下出租车,优衣库方圆20米的街拍摄影师几乎全蜂拥而至。这阵仗,同时段路过的网红们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1536862416852532.jpg在拍这组照片时,我身后站了起码有100个游客

我问 Juno,这么多人看着,你会不舒服吗?

他华丽地一甩手:“我才不在乎嘞。”

后来想想也是,素颜上阵的人是我,如果被传到网上,第一时间被认出来的应该是我才对……

那天晚上我们跟演员们约好去 Destination(北京同志夜场)玩。主办方请 Juno 跟主演们住在同一个酒店,为了帮他整理妆容,于是我也跑过去帮忙。经历了白天的磨炼,我俨然成了 Juno 的专业小保姆,帮他整理假发,搭配晚上的战衣,在一片混乱中帮他找一双肉色丝袜......然而当我们手忙脚乱时,专业的演员们已经在半小时内化身成 Beyonce。

装扮好的皇后们,在我眼里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鸟,每个向前的跨步都好像在用身体展示着极致的自信。

在看完变装文化美剧《Pose》后,我对变装艺术的历史文化背景和其所阐述的对美的态度充满好奇。变装是一种能把性别流动具体化、可视化、实体化的艺术。社群有强烈的身份和性别认同感,这种认同感强化了其社群的黏性。充满幽默和能量的音乐剧《Kinky Boots》以中国观众更能共鸣的方式讲述了 “美” 和 “真我”,那么作为铁粉的 Juno 对此行又有什么感受呢?

我决定让他自己来说。

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百老汇的专业演员,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Juno:我一开始会以为他们只是一群唱歌跳舞很好的变装皇后,后来熟了之后,看到他们在演出前,无论有怎么样的私人情绪,都会在上台前处理好,到台上马上就是角色,真的很佩服他们的专业度。另外,我才发现《Pose》里舞会主持人的扮演者 Billy Porter 居然是《Kinky Boots》的第一代 Lola!!!《Pose》给了我很多灵感,当时我就觉得这部剧带给我的那股力量,从屏幕突然跳到我的面前,变得触手可及。

跟《Kinky Boots》的演员们相处了这么多天,你最珍惜的是哪一个片段?

哈哈哈太多了。我带他们去吃了一顿超贵的北京烤鸭,他们最喜欢去秀水街,那边有便宜的假货,又能很开心地砍价。这五天,除了他们的演出时间,我几乎都跟他们同步行动,每天花很长时间化妆去现场看演出,结尾的时候站起来跟着一起跳舞,他们就会从台上给我送五千万个飞吻。他们说后来在舞台下再也没有我这么疯的观众了。

《Kinky Boots》角色里面有6个“Angel”,在后台有专属的休息间 “Angels’ Room”,他们跟我说我是第一个走进那个房间的 Asian Angel。回广州前,跟大家道别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说我是《Kinky Boots》的第七个 Angel。我那几天的室友 Ernest 是个不喜欢在公共场合变装的人,但在我临走前陪我一起变装,在三里屯的长靴雕像前一起留下了合照。 

1536862416983918.jpgJuno 和 Ernest 的合照

说实话那天你走在三里屯时,面对路人和街拍摄影师,你害怕吗?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会害怕,但是我知道其实有更多的人他们因为受到世俗审美观和家庭因素的桎梏而无法做自己。我会想,这么多人比我更害怕,所以我不会害怕,我要变得勇敢,给那些在暗处看着我的人们看到。

如果有一天真的因为变装红了,你怕会被贴标签吗?

是的,我不是一个会给自己设限的人,我希望别人提起我时,不是用 “他是个变装皇后” 或者 “他是摄影师” 之类,而是 “他就是 Juno”。被贴标签是个很无奈但是又不可避免的事,如果某一天我真的被别人贴上了某个可能会撕不掉的标签的话,我可能会重新用另一个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或许不再是变装皇后,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这是个未知数。

那些对于变装的标签,最希望撕掉哪一个?

我第一个想撕掉的就是“变装就是同性恋”。这是一个偏见,变装跟性取向是无关的,有这种刻板印象是挺无奈的。我希望大家可以意识到,爱和美丽是与性别无关的。

1536862416877826.jpg

你认为变装文化在整个社会的定位是怎样的?

变装群体是 LGBTQ 社群里最张扬最突出的那一帮人。你看鲁保罗就知道了,变装文化已经对整一个美国的潮流和审美走向影响非常大了,因为他们崇尚的是这种敢于做自己的态度和宣扬个人主义至上。这种文化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很多人勇气。我亲眼见证《Pose》这部剧的力量凝聚了我和身边很多人,里面的几个角色,就算他们有竞争有小群体,在那么艰难的年代,还是想尽办法互相照顾对方。我们生活在一个利己主义至上的时代,变装文化背后所想要传达的那种为了活下去而争取共存和公平的精神是很珍贵的。这也是我个人想做的,你的热情终究会吸引和感染到一部分人。

最后用三个不限字数的词语形容一下你眼中的变装皇后吧。

勇敢的、极致华丽的、充满热情的。

1536862416259748.jpg

最后,Juno 告诉我 Angel 在9月15、16日,《Kinky Boots》北京场收官前最后两天,又会出现在天桥艺术中心。大家可以去偶遇她,欢迎各种合照。也可以关注他的社交账号(微博:橘no;Instagram:juno1027)。

我想起来在三里屯的时候,从优衣库走到长靴雕像的距离其实并不远,但因为靴跟实在太高,而且要边走边应付张牙舞爪的街拍摄影师和好奇的路人,Juno 的脚已经累坏。为了抓紧时间跑到雕像前拍照,他脱下靴子,光脚穿越人群。看着他的背影,我真的很想对他说:

如果需要一个人在你穿高跟鞋时扶着你,让你更稳更骄傲地向前走,我愿意一直做那个人。



这篇文章来自 VICE 女性频道 “别的女孩” 的专题 #别的性/别# 。想看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 biedegirls,微博 @BieDe别的女孩

编辑: 陆冉,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