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搞比特币? 还是被迫听些尖叫噪音? 你是否也曾经觉得你和爱人的兴趣不够合拍,然后试图去强行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经常得到的感情建议是 “做你自己” 和 “找到一个爱你原本样子的人”。这是因为尝试拥有一个和自身不符的性格不仅会让我们感到空虚,并且也不是长久之计。你可以为了恋爱对象假装自己是一个特别酷的女孩,狂爱羽毛球,但三个月后,你开始藏不住了,开始承认本质上自己就是一个喜欢想太多的神经病,并且也根本不怎么喜欢体育运动 。

但是同时,有的时候你确实需要使点小伎俩来接近一个人。不过正确的方法并不是直接向他们袒露你仍然在看《切尔西制造》(Made in Chelsea),而是通过假装对他们喜欢的东西感兴趣,然后让他们更喜欢你。这么说你妈妈可能会恨我把你教坏了,但有时候打动一个人并不是靠你的天性 —— 而是通过观察他们的喜好,然后巧妙地改变自己,让自己变成他们可能觉得更有趣的样子。这么说不是不太好? 诶可能吧。

不论怎样,不管是不是明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为了讨好前任做过一些特别扯淡的事。而当关系一旦结束,我们就会将这些装逼的事情抛之脑后。不过有时候可能就算分手了,以前为了他/她做的事还在继续,比如七年后我们仍然在搞侠义黑客或者护肤科学什么的。来听听下面的小伙伴为那个特别的人做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听 Grime 音乐

“我约会的这个人很喜欢听 grime。我们前八个月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约会,后来逐渐变得很亲密,但最终其实是音乐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 我们最初认定彼此竟然是因为都喜欢 UKG 和 Craig David(哈哈) 。我之前一直有关注 grime 这个音乐类型,但我有时候会故意不听,因为我有一个朋友总在车上放这种电台,我坚决不听。但是当我遇到他之后,我贱兮兮地跑回去找我之前的同学,说 ‘快点带我入坑’。

然后我就开始狂磕这些东西 —— SBTV,Rinse FM,说唱 battle,任何 grime 风格的音乐平台 —— 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 ‘懂行的人’。在那段时间里,我意识到我真心喜欢上了这种音乐。他以前可能从来不知道我不喜欢 grime。我们现在仍然是朋友,还经常互相推荐音乐。”     艾丽(Elle),25岁。

编程

“我前任对计算机和科技业了如指掌,我当时特别纠结这事儿,因为他前任的工作也与高科技有关,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而且他们以前在一起很多年了。我总是因为计算机而感到没安全感,总感觉他认为我在这方面一窍不通,这并不是因为他跟我说了什么,但我就是有这种感觉。我最终报名参加了一个编程课程,学会了编程,也开始做侠义黑客。我们在一起只有一年 —— 我们显然不合适。但我学会了编程这事儿我真的很感激,不管是不是因为他吧,反正现在我会写代码了!”    勒克斯( Lux),27岁。

考入埃克塞特大学

“我在拉拉雷达(Gaydargirls)上认识了一个女孩,我们当时完全被彼此迷住了。然后她去了西班牙伊比沙岛。我当时太黏人了,所以她故意跟我说她和另外两个女孩玩了3p(实际上她没有),为的就是可以和我分手。我当时崩溃了。她基本上就是想甩我,因为她当时要去埃克塞特大学学习体育科学,我猜她是不想搞异地恋。

所以我就觉得,好,我可以考上你的大学,我还能比你做得更好。我会有更多朋友,干更多好玩的事,我会变得非常受欢迎,我会得到更多女孩的青睐,我也能在学业上做得很好。埃克塞特是英国排名前五的大学(我认为)之一,所以这也并不完全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但这段经历确实帮助我在埃克塞特和苏塞克斯大学之间做出了选择。”     苏菲(Sophie),31岁。

1565246179152518.jpeg

看电视剧《欢乐一家亲》(Frasier)

“去年我遇到了这个男人。他基本满足了我所有的点,(真的很帅,肌肉发达,特别阳刚又多金)。 不管怎样,我完全被他迷住了,但是我们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他基本只是去健身房……还有看《欢乐一家亲》 ,他对这剧简直中毒。我们约会的时候,我们会谈论这剧好几个小时,基本就是他叙述他最喜欢的情节,而我紧紧抓住他说的每一个字不放。因为他,我最后下载了差不多七集《欢乐一家亲》。我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我觉得这剧特别矫情做作。”     安迪(Andy),25岁。

制作干花标本

“我的前任是一个注重心灵和本源的人,喜欢制作纸灯笼,施咒语,收集贝壳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我也喜欢,但是开始约会后,我变得对自然更加感兴趣了。所以有一次我压了很多干花标本,她来我家玩的时候我兴奋地向她展示 ‘看看我的标本簿,这些干花是不是很漂亮?’ 我们在一起了两年多一点,说明我的努力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     伊兹(Izzy),25岁。

买比特币

“我特么恨死比特币了!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为什么我现在有这么多比特币!三四个月前,我和一个非常喜欢比特币的人约会。他谈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什么建立一个分散的货币体系,以及如何将权力重新交回到人们手中,巴拉巴拉,我确实有一段时间被这些废话冲昏了头脑。或许我只是被他充满激情的演讲迷住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不管怎样,我投资了比特币,并且试图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然后他就离开我了。我还是不太明白比特币是什么鬼,不过,也许我正坐在一座金矿上呢?”    乔(Jo),27岁。

听噪音音乐

“我们在一起两年了,ta 是音乐系的学生,所以 ta 对奇怪的作品很感兴趣。 当时我对自我的认识很少,基本上只是接受了 ta 的兴趣。ta 喜欢的音乐充斥着尖叫,或者指甲在黑板上刮擦的声音。有一部分噪音我觉得还行,但大多时间我只是强忍着听听。我们分手的时候,我走在路上听了很多 Julia Holter 的歌并且哭个不停。我到现在还是讨厌噪音音乐。”    雷米(Remi),24岁。

Photographer: 艾米丽·鲍勒(Emily Bowler)

编辑: 大月半

Translated by: 牛油果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